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原创空间 >> 微型小说 >> 正文  
            ★★★ 【字体:
惭愧得脸红
作者:田野之风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0-9

2007年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也就是10月7日,我从鲁北老家返回北京的途中,发生了一件至今回想起来都令我脸红的事情。
    10月7日下午3点22分,济南开往北京的298次列车缓缓地驶进了站台,由于列车严重超载,我几乎是被身后的旅客塞进的车厢。
    站在车厢门口就能闻到一股从车厢内窜出的令人作呕的气味,有点经验的人都能判断出这是醉酒后呕吐物散发出来的味道。心想,醉酒的人千万别在我的座位117号旁边,否则,往后的六个小时不知该如何度过。
    经过大约20分钟艰难挪动终于找到了117号座位,不幸的是醉汉正坐在紧靠117号座位的过道上,额头枕在由两腿支撑的两小臂上,并还在不停地往地板上,一口一口地吐着,赃物从他脚下顺着地板流到了117号座位的下边。瞬间,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要不是车厢内连个放脚的地方都没有,我宁愿让117号座位上人一直坐下去,而我到离他较远的地方站着去。
    待我放好行李,小心地坐下之后,再扭头看那个人,见他仍然在不停的呕吐,他的衣裤内侧、鞋子上,以及双手已经沾满粘糊糊的赃物。我真的担心他会不小心把赃物弄到我的身上,于是,我赶紧起身从包内拿出一包餐巾纸,一张一张的地给了他,希望他能把手擦得干净些,他连声道谢。在他抬头接纸的瞬间,我看到他满脸的汗水。于是,我有了打发他离开这里的主意。
    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便装出一副关心他的姿态对周围的旅客说:“他要是光这样吐,问题还不大,要是酒喝得过多怕是有生命危险?”周围的旅客都说,是,却没一个人提出解决的办法。我想,大家可能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作怪吧。
    可我不甘心他这样继续留在我身旁呕吐,我准备做最后的努力。
    我用手指轻轻地推了推他的头,示意他我在跟他说话:“你身体感觉怎么样?不行的话我们帮你找列车员!”真希望他身体支撑不住了,找列车员把他弄到合适的地方治疗。
    他摇摇头,从流淌着胃液的口中挤出两个字:“没--事。”
    车厢里挤满了人,可以说是水泄不通,别说找列车员了,就是上厕所也得先跟里面的人商量,请他们先出来委屈一会,并保证决不沾他们的位置,他们才不情愿的让出厕所。
    见此情景,我真的有些绝望了,可我又真的担心他会弄脏我的衣服。怎么办呢?我灵机一动,身体向里挪动了一点,腾出20公分宽的座位,希望找一堵“墙”把我和他隔开,我伸手拉了一把旁边站着的一位看上去像是经常出门跑业务的中年旅客,“来,出门都不容易,就将就着坐吧。”
    这位旅客也许没有理解我的真正用意,也许真的站累了就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说了声谢谢,便一屁股坐在了我和醉汉中间。我的身体被挤得有些委屈,但心里却踏实了许多。
    中年旅客对我让给他座位所感动,他主动和我交流:“你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我想,我的所作所为和我的职业有些不配,因此,我不想说出我的职业,我愣了一下反问他:“你看我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他毫不犹豫地说:“你是教师!”
    我真的不愿意告诉他我的职业,我就顺着杆往上爬,以一种默认的口味说:“你怎么看出我是教师呢?”
    他以为自己猜对了,面带骄傲的神情说:“我走南闯北多年了,从你刚才的言行中,就可以猜得出你是受人尊敬的教师。”
    顿时,我的脸感觉到火辣辣的发烫,心想,师傅哎,你只看到了表面现象,可不知我内心的真实反映。
    我心里感觉惭愧的同时,也为教师们感到自豪。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谁死了?
    情为何物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