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原创空间 >> 微型小说 >> 正文  
            ★★★ 【字体:
谁死了?
作者:田野之风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0-9

2007年10月6日13时30分,哀乐随着长长的送葬车队,由城东飘然而至,几乎弥漫了整个小城。人们纷纷猜测,谁死了?好事的人,三五成群的涌上了街头,想看个究竟。
   这是鲁北一个人均月收入不过千元的小城。逢年过节,红白喜事, 成了人们表示孝心,加深感情的时机,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凡事,人们都想凑个热闹。
    这是谁死了?看到上百辆的送葬车队,浩浩荡荡地穿过城区,围观的人纳闷的相互询问。
    一位农村妇女打扮的妇人快嘴说到:“看这架势,死的不是县长就是县委书记。”
    旁边一位中年男子,看穿着像是一位城里人,他蔑视的瞥了一眼村妇,心想,真是村里人,没见过多大的世面。
    “死的是一位农村老太太!”中年男子在村妇面前有意显摆自己的地位,于是非常肯定地说。
    “瞎说,你以为俺不懂呀。”村妇从中年男子的表情上看出他看不起自己。于是她接着说:“我们村除了村长死的时候,他儿子从城里弄了一辆轿子外,其他的顶多用拖拉机出丧。这么多的轿子出丧,一定是大官”在村妇眼里县长和县委书记就是大的官了。
    “切”中年男子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样一个字。“告诉你吧,咱们老县长死的时候,不过20几部车,而且还是县委书记要求各局和乡镇领导都参加呢。你说,这上百辆的汽车送葬,死得能是县长和县委书记吗?”
    “你说不是县长和县委书记,那也不会是农村老太太,一定是更大的官,是市长市委书记了?”村妇也不甘示弱。
    “切,人家市长市委书记到咱们这小县城来出殡?”中年男子越加感到村妇是井底之蛙。
    “噢,我明白了,死老太太的儿子肯定是大官。”村妇又想到了她们村长出丧时的情景。
    “这还靠点谱,其实老太太的儿子也算不上什么大官,就是咱们县贾副县长。”中年男子见村妇在自己的引导下有所领悟,就有了一点点成就感,说话的口气缓和了许多,也更加的耐心了。
    “还是有点想不通,为什么副县长的娘出丧比县长出丧轿子还多呢?”
    “你想啊,大家来送葬,是给谁看的?还不是给活人看的。县长死了,谁去还是不去送葬,反正他也看不到了,可副县长他娘死了,谁去还是不去送葬,副县长看的清清楚楚呀。更何况光是出车送葬面子事吗?”
    “还怎么着?”
    “据说还送钱呢。副县长能不当回事吗?”
    “大约得收这个数。”中年男子伸出五个手指头在村妇面前晃了晃。
    “5千”村妇想这么大的阵势收的钱一定不少。
    中年男子晃了晃脑袋。
    “5万”村妇不敢相信会比她们一家一年的收入还高3万多。
    中年男子的头不再晃了,而是咬牙切齿的说:“50万!”
    “谁死了?”刚刚赶过来的不知情的群众在问。
    “贾副县长他娘。”快嘴村妇说。
    “噢,怪不得这么大阵势呢。”来人似乎很熟悉这样的阵势。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惭愧得脸红
    情为何物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