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原创空间 >> 微型小说 >> 正文  
            ★★★ 【字体:
一夜情未了
作者:田野之风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6-15

    折腾只为电话中的一句“我去看你,她说来吧。”便匆匆地登上了远行的列车。
    那是午夜两点钟的火车,折腾在拥挤的车厢里折腾了半天也没找到站脚的地方,心里直嘟囔,深更半夜的一个个不好好在家呆着,出来折腾什么?转念一想,这不是在说自己吗?心里一阵窃笑。
    不得已再次来到车厢连接处,点燃了一棵香烟,一是为了提神,再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思索的空间。
    列车在华北平原上高速的奔驰着,窗外的景物被夜幕笼罩着,几乎看不到一点光亮,只有自己的身影和那只忽明忽暗的香烟通过车窗玻璃反射到折腾的脑海里。折腾的思绪便随着车轮的“咯哒”声飘向了蹦蹬所在的城市。那是个陌生的小城市,只因为城里有个蹦蹬,折腾的脑海里才有了那个城市的轮廓,才开始关心起那个城市的一切,根据当地的天气他就能想象得出蹦蹬的穿着和心情。
    要不是怕打扰了她的梦境,他真想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来了。
    天亮之后,折腾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对不起,对方已关机。”折腾开始琢磨,大白天的她怎么会一直不开机呢?莫非她后悔了,不想见自己了。但凭着两年来的了解,折腾感到她不会不留个话就这样拒他于千里的。发条短信是万全之策,只要她开机就能知道我来了。
    果然,在还有一个小时就到站的时候,他兴奋地接到了她的电话:“你真的来了?现在在那?”她一直以为折腾在跟她说笑,收到短信的时候,她依然不敢确信他真的来了。
    当他明确地告诉她还有一个小时就到站的时候,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我这就去给你定房间,一会联系。”
    下午六点钟列车准时到达了小城,他按照她说的方向和特征很容易地看到了坐落在车站附近的旅馆。他想,她要么在旅馆门口,要么在旅馆大厅,要么就在房间等他,于是,他的视线一边在旅馆门口搜索,一边大步流星地向旅馆走去。
    路上的行人被他一个个甩在了身后,突然,一位素装打扮的女士站在了他的身旁,一言不发地和他并肩一起往前走着,折腾本能地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女士,见她双手拎着挎包于身前,微低着头,脸上荡漾着羞答答的笑容。不认识,折腾想,可能是位和自己一样正在赶路的人吧。于是,折腾继续向着自己的目标奔走。
    当蹦蹬几乎以小跑的速度紧跟着他快速的脚步时,折腾终于明白,身旁的她一定和自己有关系,而在这个城市里和自己有关系的人只有蹦蹬。
    于是,他停住脚步,转身面对着她仔细地打量起来。一身牛仔装勾画出她活泼的轮廓,刚刚过肩的头发被风吹的挡住了半拉脸,但却挡不住她“咯咯”的笑声,一副度数不高的近视眼镜后面闪动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他努力将面前的她和想象中的蹦蹬做着比较,如果不是在这个城市,又在这个时间,他无法把她和蹦蹬联系起来。他试探着问她:“莫非你是……?”她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依旧带着笑声说:“你一出站,我就认出你了,你和我想象中的折腾一样。”
    对于他们来说,在网上相遇,相识,相知,相恋,只是缘的开始,他无法回避“见光死”的客观现象。
     刚才,她简单的一句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使他一直悬浮的心踏实了下来。
    “别愣着了,房间在三楼,315室。”说完,她便上前一步挽起他的胳膊一起走进了宾馆。

    她走了车站附近的几家旅馆,最后选择了这家24小时供应热水澡的旅馆。并在315房间实地考察了一番后,径直来到了隔壁超市的门前。这里可以毫无遮掩地看清每一位出站的旅客,她不想告诉他见面的地点和暗号,她想先见到他,并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看他惊讶的神态。此时,挽着他胳膊的她依然陶醉在自导自演的戏剧之中。
    当315室的房门“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刻,房间内的空气陡然凝固了,全然没有了先前宾馆外细细的清风之凉爽,两人不知所措的呆站在那里,就像一对被媒婆刚刚拉倒一起的青年男女,她垂头玩弄着手提包上的拉锁,而他例行公事似的环视着房间内的设施,嘴巴反复地重复着:“不错,不错。”
    这样尴尬的局面相持了将近30秒钟,但对他们来说确是很久,几乎让他们有些窒息了。
   “谢谢你帮我安排这么舒适的房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折腾就是折腾,他用一句内涵非常丰富而又略带调皮的话语,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并表达了自己愿以各种方式表示谢意的意愿。
    “谢什么呀?你千里迢迢来看我,我还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呢。”她轻盈地把踢过去的皮球又踢了回来。
     他们彼此心领神会地嘿嘿一笑,气氛随之轻松了起来。
    “那这样吧!我请你吃饭。”他由衷的发出了邀请。
    “你坐了那么久的火车,现在一定也累了,不如这样吧,你先洗个澡,我去弄点吃的,一会,咱们就在房间里凑合一顿吧。”她从他眼中的血丝中看出他的疲倦,因此,她不希望他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饭店里。

    一瓶红酒,一瓶雪碧让两个人喝了将近三个小时,不胜酒力的他有些醉意,心中那团烈火燃烧得喉咙有些干渴,他踉跄着站起身。
    “来,让我拉拉你的手吧。”他想,拉他手的时候,顺势一拽就可以将她揽入怀中,以滋润久干的心田。
    “不给”不知她早有准备,还是有些羞怯,身体往后一仰,把双手藏到了身后,使他伸过来的手在空中晾晒了许久。
    他有些失望,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瘫坐在了床上,茶几上的酒瓶子差一点被他的手碰倒,第一次攻势就这样被她的太极神功击退了。
    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中央台的晚间新闻报道,他眼盯着电视,脑子里却在谋划着下一个攻势。他要改变策略,变主动进攻为防守反击。
    他高高地抬起左手,夸张地看了看手表,“噢,十点多了,你该回去了,不然家人该不放心了。”
    “没事,我给他们说我晚点回去,而且告诉他们你会送我回去。”说这话的时候,她有些自豪,当她看到他的手收回去的时候,她就认定她没有看错人。
    她主动地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生活上,兴趣上,她蹦蹬的个性又展现了出来,眉飞色舞地说着笑着。他有一打无一打的随意迎合着,心里却在想着下一步的行动。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到了12:30,见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她看看表说:“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见她已起身挎上了挎包,他不情愿的站起身,走向她轻轻地又吞吞吐吐地说:“我想。。。。。。”她及时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清楚你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这正是吸引我的地方,你是想说送我回去,对吗?”
    又一个太极神掌把他欲说的话挡了回去,他只好点点头说了声:“嗯,是的。”
    “明天一早我来送你。”说着她便主动地拉上他的手走出了房门。

    七点钟的火车,她五点半就提着一兜子水果来到了315房间,帮他整理完行李之后,站在房中央对他轻轻地说了一句令他意想不到的话。
    “抱抱我吧!”她昨天晚上差一点说出这样的话,是理智在紧要的关头制止了她。
    语调之温柔,语言之缠绵,令他心猿意马,浮想联翩。折腾激动的把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被一夜的露水打湿了的火焰再次燃烧了起来,他亲吻了她的额,鼻,当他的嘴滑向她的唇的时候,她没有回避,而是抬起头迎了上去。这给了他莫大的勇气,长吻之后,他伏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我想要你。”
    她也伏在他的耳边深情地说:“我知道有责任感的男人只是在嘴上说说而已,即便我愿意给,他都没有胆量要的,所以,我要把最宝贵的东西,留到我们结婚的时候完整的奉献给他,相信那时将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一声长笛,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却在这一夜里酿造得更加的醇厚而缠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何时明月照汉关
    项链(续)
    春梦
    今生与你无缘
    爱怎么就这么难说出口
    黑白世界
    自作伤悲
    夏去秋来的告白
    愤世不是真正英雄
    血仍未冷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