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原创空间 >> 微型小说 >> 正文  
            ★★★ 【字体:
谎 言
作者:田野之风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21

        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母亲,并没有放松对孩子的管教,对我们要求最严格的一点就是不许撒谎。然而,自母亲生病,到母亲离世,我都没有把她的病情真相告诉过她。七年了,每当想起母亲,都会感到无比的内疚,每当此时,我都会默默地对母亲说:“妈妈,对不起!”
       那是七年前的一个夏日,我带着身体不适的母亲到医院做检查,医生悄悄告诉我,你妈妈得的是食道癌,已是晚期,基本上失去了做手术的机会。癌!就像一声霹雳把我震惊了,怎么会呢?母亲刚刚53岁,虽不年轻了,但也还不老呀!怎么能呢?母亲为我们操劳了半辈子,幸福的生活刚刚开始,老天怎么这么无情呀!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怀疑医生的诊断,可从医生凝重和严肃的表情上看出,这分明是真的。我该怎么办?该怎样向连孩子们生病打针都怕的母亲解释,她能经受住这样的打击吗?
        我强忍着心中的绞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可能使自己的表情自然一些,可母亲还是从我的脸上看出了病情的严重性。当她问我是不是那病(癌)的时候,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把脸部的肌肉提了提,笑呵呵地,若无其事地对她说:“哪里呀!是胃溃疡。”说是笑呵呵,其实我自己都感觉声音有些颤抖,并且不敢正视母亲的眼睛,生怕病情真相通过不会说谎的眼睛泄漏出去。这是有生以来对母亲说的第一句假话,再加之难以抑制的悲痛的心情,母亲看出了一点破绽,她以非常平静的语气说:“如果真是那病的话,不如我想吃什么,你就给我买些什么,我想去哪儿看看,你就带我到哪儿转转;妈妈知道,别说咱了,就是毛主席、周总理不也是没办法治吗?妈妈理解你==儿呀。”“妈啊,不是的,只是溃疡面大了一点,深了一些,需要住院治疗几天,没事的,你不是最信任儿子了吗。”
       我带母亲来到了北京,住进了空军总医院,手术后的化疗、放疗使母亲开始怀疑我说话的真实性。一天,她问我,还记得你三岁时的事情吗?我知道母亲在想什么,于是我说:记得,还记得很清楚呢。不知她是否听到了我的回答。她不紧不慢地,象是对我说,又象是对自己说:“三岁的孙子,不知将来还记不记得奶奶。”
       我知道母亲已经清楚自己得的什么病了,但我还是报着一丝幻想,坚决予以否认,致使母亲自始至终也不敢确信自己的病是真是假。就这样,我和母亲在谎言中度过了她最后的八个月的时光,甚至在面对她临终前渴望了解病因真相的眼神的时候,我一边拿着氧气袋,一边带着哭腔依然对母亲说着谎话:“妈啊,你一定要挺住,过去这一关就会好的。。。。。。”,当母亲轻轻地闭上眼睛的时候,方才意识到,我已失去了向母亲承认错误的机会。
        妈妈走了,带着牵挂,带着遗憾,甚至带着对儿子的不满,走了。
        妈妈!你走了,但你没有带走儿子永久的思念,没有带走儿子内心深深的愧疚。
        妈妈!我好想对你说:“儿子无能,儿子不孝啊!”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何时明月照汉关
    项链(续)
    春梦
    今生与你无缘
    爱怎么就这么难说出口
    黑白世界
    自作伤悲
    夏去秋来的告白
    愤世不是真正英雄
    血仍未冷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