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原创空间 >> 短篇小说 >> 正文  
             【字体:
情为何物
作者:田野之风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7-17
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以独特的自然景观吸引着海内外的旅游观光客。李文娟和她刚满七岁的女儿丽丽乘坐的火车于2003年5月1日下午5时15分正点到达了桂林火车站,她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旅游观光,而是为了见一个人,一个熟悉得能在混杂的环境中听出他的声音,陌生得就算站在她的对面都不敢冒失的去认的人。    

 他叫王胜,24岁,东方航空公司飞行员,4月底来到桂林疗养院没几天,就在电话中向她发出了邀请:“这里气候宜人,景色优美,你带着丽丽来玩几天吧。”见她有些犹豫,他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心里话:“其实。。。。。。”她知道他请她游玩是假,想见见她是真,但她就是想听到从他嘴里说出这句话,即使此时脸上乐开了花,依然沉稳地说:“其实什么?”这个时候的女人是最傻的女人,明明知道男人的心事,却偏偏让人家说出口才算,即便是口是心非的话在女人看来也是金玉良言,只不过是满足那一点点虚荣的心里罢了。所以有人说,男人的花言巧语是被女人逼出来的。“其实。。。其实我想见见丽丽。”王胜的喉咙里象是卡了个什么东西,结结巴巴的,本来想说,想见见你,可到最关键的时候还是拐了个弯子。没有得到预想的答案,她自然不会罢休,但又不失成熟女性的体面和幽默,“那好吧,等五一那天我把她送上车,你记着接她就是了。”“不,不,丽丽还小,这样太危险了,再说我还想见见丽丽她妈。”王胜被逼得还是说了实话,但依然保持着男人的尊严。                                         

 牵着丽丽的小手走下火车的李文娟顿时感到一阵清风掠过,似乎预示着这将是一个温馨而浪漫的旅程。可不是吗,从相识,相知到相爱,以至于到这次匆忙的来到桂林,都被一份浪漫的色彩笼罩着。她自己也弄不清楚,那颗随丈夫去了天堂,早已过了浪漫季节的心,不知怎么在遇到他之后变得越来越不安分起来,理智曾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和他,我们是不可能的。可是已经燃烧起来的火焰,又怎能轻易地扑灭呢,她曾口是心非地推卸责任说,都怨你招惹我。   

 对于她的埋怨他从来都不生气,只会憨憨的笑,他知道自己自从认识她以后,就已经离不开她了,哪怕一天没有她的消息,他都会心神不宁,坐立不安,他曾责骂自己没出息,也试着控制自己的情感,强迫自己不去想她,不跟她联系。可每次都熬不过两天,最终还是在第二天的午夜给她打了电话。他说:“我睡不着。”她理解他的心情,又心疼他打电话花太多的钱,于是,她说:“咱们到网上去吧。”房间里那两个只有他们自己认识的名字后面的小电话,一直黑到他们认为能够睡着觉的时候。                                                             

“妈!你看。”女儿丽丽一下车就按照妈妈的吩咐,开始在人海中寻找那个穿蓝色西装,扎银黄色领带,手拿《女友》杂志的叔叔。                        

 顺着女儿手指的方向,她看到一位穿着跟电话里描绘的一摸一样的小伙子,正从车厢的另一头穿过不断下车的人群,闪转腾挪地向她们奔来。                

 他提前一个多小时来到了火车站,看时间还早,便在靠近检票口的座椅上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我已到车站,你到哪了?”的短信。透过检票口的玻璃窗他开始想象她到站后见面的情形。握手显得太见外了,关系发展到今天已无需客套,虽然拥抱是非常渴望的动作,又是这种情感最合适的表达方式,但是毕竟我们国情不允许,更何况丽丽在场。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你说我们见面的时候,是握手还是拥抱呢?”平时他常常以开玩笑的方式提出这些暧昧的问题让她回答,她的回答往往简单的只有两个字:“臭美!”或是“讨厌!”或是“挨打!”尽管每次收到的都是预想的到的答案,可每次他都会看着这两个字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

 为了打发后面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起身在售货窗口卖了一本《女友》杂志,他从不看这类的刊物,不知怎么,今天第一眼就看上了它,也许是“女友”两个字和这次接站有某些相同的意义吧。

 汽笛一声长鸣,火车进站了。他几乎是第一个冲过的检票口,站在六号车厢服务员的身后密切注视着每一个下车的旅客,对带小孩的旅客特别关注。车上的旅客几乎下完了,他还没有见到要接的人,忽然想起,她们有可能从七号车厢下车,当他转脸看到她们的时候,她们也正在四处张望找他呢,虽然不敢百分百确认是她们娘俩,但他想,应该是她们,于是,便朝她们跑去。当跑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他看到她娘俩正面对他来的方向打手机,“喂!是你吗?”,“是我”,“我看到你了”,“我也看到你们了”。

 他走过来和她四目相对,彼此微微笑了笑,然后,伏身摸了一下丽丽的小脸蛋,亲切地说:“是丽丽吧?”丽丽也礼貌地叫了声叔叔。他起身对她说:“我已安排好住处,咱们走吧。”说完便右手提着行李,左手牵着丽丽的右手,而丽丽的左手被妈妈牵着,三人一字排开边走边说着话向出站口走去。虽然彼此的相貌和想象中的不同,声音也和网上、电话里的不一样,但彼此没有一点陌生感,无论动作行为,还是说话语言,都宛如重逢时的一家人。    

[1] [2] [3] [4] [5] [6] 下一页

 
文章录入:田野之风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惭愧得脸红
    谁死了?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