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铁路行业的官场内幕和潜规则:《铁老大》
作者:夏业斌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重庆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8-18


  铁路是计划经济的“最后一个堡垒” !铁路改革仍任重道远,没有改革,就没有活力,没有全体铁路职工的全身心投入,就没有动力,就不会有出路!
  本书以银都铁路局为背景,通过描述局长陈六湖、基建处长牛一守等一批蛀虫侵吞国有资产的事实,浓墨重彩地刻画了同这些蛀虫进行坚决斗争的局党委书记吴郑之、纪委书记李进等一大批铁路职工的正面形象。对铁路运输企业政企不分,对乘车难、买票难、运货难等现象,对铁路企业收入分配“两极化”等行业内幕,都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和阐述,再现了计划经济最后一个堡垒的“实况”。

  引子
  银都站站前广场,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突然,广场西北角有一群人打出横幅,举着牌子,疾步向广场中央走来。长条横幅上写着:“还我公理!还我正义!”
  有的标语牌更是开宗明义,上面大书:“惩治贪官,反对腐败!”
  “公审国字第一号特大贪污犯牛一守!”
  “陈六湖要向J省人民谢罪道歉!”
  “我们要工资,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存!”
  广场上的人们呼啦一下,把这几百人的请愿队伍围了个水泄不通。观望者有之,支持者有之,看笑话、希望把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的人更有之。一开始,请愿的队伍大概也就由一二百人组成,可一下就增加到了八百……九千……二万……五万……
  广场上的人越聚越多,人们的情绪开始躁动起来。有人煽动说: “他们再不答复,我们就冲车站,拦火车,搞它个鱼死网破!”
  有的人高声大叫:“请愿不是请客吃饭!”
  有人开始尝试冲进车站。
  与此同时,在离站前广场不远处的银都局办公大楼内,常委会正在紧张进行。两种意见针锋相对,一种意见认为:广场上的骚乱,是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挑起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制造事端,要挟局领导。对这些人决不能手软,必须坚决打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另一种意见认为:广场上的骚乱,是多种诉求的人偶然凑到一起才发生的状况,事先并不一定进行了预谋。他们各自的诉求不同,问题十分复杂,不能一概而论,要区别对待,逐一解决。现在外界对叶梦琦的死因谣传很多,如果采取简单办法强行处理,后果会更严重。
  两种意见都有道理。主持会议的党委书记吴郑之一时难以定夺,经验告诉他,越是困难的时候,越需要班子的团结,越需要沉着、冷静。他略微思考了一下,把党办主任李侦叫到跟前,压低声音吩咐道:“通知公安处,所有机动警力换便衣全部进入广场,以防不测;通知银都铁路地区各站段,严禁铁路职工进入站前广场围观、逗留,铁路职工要识大体、顾大局,坚守岗位;第三,局机关所有非值班人都要进入待命状态,随时准备增援银都站;第四,给李局长打电话,请他速从北沟赶回来,关键时刻,他不能缺席一线指挥岗位。”
  李侦领命而去,会议室里气氛骤然紧张,大家发言更谨慎了。
  此时,广场上的人却越聚越多,人们一边呼喊口号,一边涌向了内广场,走在最前面的人群占据了一楼行包通道,行包房被包围了,行包运不动了;一些人挤进了售票大厅,导致售票秩序大乱;在出站口,又有一群人开始翻越栏杆,与车站工作人员发生冲突,眼看一场大骚乱迫在眉睫。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奥迪车鸣着喇叭,从大马路上直接开到了车站内广场。小车还没有停稳,车门就已经打开了,一个细高个子从汽车里钻了出来,快步走到出站口的台阶上。只见他纵身一跃,像“蜘蛛侠”一般敏捷地爬上了前面的大花坛,人们定睛一看,此人正是他们要找的人--银都局新上任的局长李进。人群“呼”的一声,立即把他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李进站在花坛上,扯开嗓门喊道:“同志们,不要再往前挤了!大家再往前挤,我就会摔下来,我摔死了不要紧,可你们也就没有办法再听我说什么了。如果你们还想听我说点什么,那就请大家安静几分钟,好不好?”
  人群渐渐地安静下来了。有人递给李进一个电喇叭,李进拿起电喇叭,按下了电源开关,面向出站口方向大声道:“同志们,今天,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日子:三天前,我们舍己救人的大英雄柴兢同志去逝了;半个月前,这个站的原站长离世了;再远一点,49天前的今天,也就是上个月的7号,我们这里又发生了一起旅客列车重大责任事故,有数十名旅客罹难,今天,他们在那边度过了头一个‘七七’,大家在这个时候相约来祭祀他们,我们是理解的,也是支持的。”
  听到李进的电喇叭声,还想往前冲的人都回转了过来。人们寄希望于这个新上任的局长说点真心话,也给他们的行动一个交待。绝大多数讨要工资的人也并不想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纷纷转过身来,面向了李进。李进则趁机向大家大声建议道:“同志们,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更好的方式来追忆他们、纪念他们,来追忆和悼念我们在‘11·7’事故中牺牲的烈士和罹难的亲人?”
  有人听出了李进的弦外之音,大声呛道:“你说,用什么方式?”
  李进站在了花坛的最高处,大声道:“用我们最大的努力,搞好银都局的工作,尽快恢复北银线施工,结清大家的工资;用我们最大的努力,加快办案进度,把蜀官非、朱一之、牛一守造成的损失补回来!”
  “我们要求公审陈六湖!”人群里有人大声回道。
  “陈六湖是部管干部,”李进并没有回避,而是大声向大家解释道,“我们银都局没有权力查他的案子。不过我相信,也请大家相信,上级部门对陈六湖的案子是十分重视的,已经派了精兵强将在依法查处。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的所有罪行将公之于众,他将会受到法律严厉的制裁……”
  “你说的话,到底算不算数?”人群中有人不买账。
  “当然算数!”李进一点不含糊。
  “敢不敢画押?”又有人问。
  “有什么不敢?”李进一边反问,一边跳下花坛,爬到了停在花坛旁边的一辆拖车上。他站得更高了,突然看到广场的边上还有人举着要求“铁老大”向J省人民道歉的牌子。他灵机一动,用更宏亮的声音向广场上的人群大声疾呼道:“同志们,你们看,广场上还有人举着‘铁老大’的牌子,要‘铁老大’道歉,大家说说,我们现在还有资格被称做‘老大’吗?”
  人群中没有人吱声。
  李进把手一扬,指向了不远处的银都局办公大楼,大声道:“说实话,我们早就算不上老大了。大家看看,不远处就是我们银都局的办公大楼,这栋大楼是20世纪30年代建造的,早就是名副其实的‘危楼’了,可我们现在还在用,为什么?就是因为没钱建新楼。在银都,在J省,哪里的居住条件最差,哪里的小区设施最落后,哪里就是我们铁路职工的住宅!我们这个火车站周围的铁路住宅区,已四十年没有建设了,被人家戏称为‘贫民窟’。同志们,我们这样还算老大吗?”
  不知什么时候,一大群身穿铁路制服的铁路职工也站到了人群中。听了李进的话,大家一齐喊:“算不上了!”
  “是的,无论从哪方面讲,事实上我们早就不算老大了,民航和公路的发展比我们快,市场份额的增长也比我们快。毋庸讳言,铁路现在穷得很,我们现在是勒着裤腰带过日子。如果我们有钱,我们的一线职工不会这么困难;如果我们有钱,我们也绝不会拖欠大家的工资!”
  说到这里,李进把头一昂,话锋一转,又大声说道:“可是,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他们却还想当‘老大’!我们的一些所谓的大站长、大段长、大处长,还有所谓的大局长,以为自己是老大,老子天下第一,老虎屁股摸不得。他们为党纪国法所不容,他们不是真老大,是假老大,是一群为非作歹的老大,他们不能代表铁路职工的大多数!”
  “哗--”人群沉默了30秒后,掌声就雷鸣般地响了起来。
  李进又接着道:“一个蜀官非,让银都局少建了几栋楼;一个牛一守,让北银线丢掉了几个亿;一个朱一之,更让我们体无完肤。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我们会主动出击,我们会让他们把吞食的劳动成果再吐出来!同志们,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我就辞职谢罪,我就从这个车站的钟楼上跳下来。请大家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内,我向大家保证,恢复北银线的正常施工,把拖欠的工资悉数发给大家。大家说,好不好?”
  “好!”人群中有人大声叫道,随后又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广场上对立的情绪似乎也在这掌声中慢慢消融了,瓦解了。
  “同志们,”李进伸出双手,用力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再安静,人群又渐渐安静了下来,李进继续道,“我们现在确实没有退路了,我们只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不这样做,我们就无颜面对银都局的十几万职工,我们就更没有办法为广大的旅客货主服务好,我们在运输市场的份额还会继续萎缩下去。我宣布,从今天起,银都局要坚决摒弃唯我独尊的老大思想,坚持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一心一意为旅客货主服务,一心一意为一线职工服务。今后,谁还要世袭老大的思想,谁的老虎屁股还摸不得,我们就一起行动起来,打倒他……”
  “哗--哗--哗--”广场上雷鸣般的掌声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足足响了三分钟!
  ……
  一场危机化解了,倪思源见证了这一刻。他庆幸银都局终于有了位好带头人,这个局有希望了!他心头一热,两眼湿润了。一年来,这里发生的一幕幕大事小事,又像电影“蒙太奇”般不断浮现在眼前……

  第一章 车站出事啦
  倪思源还在三楼的走廊上时,就听到四楼自己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叮铃铃响个不停。他立即加快脚步,一边跑一边掏钥匙,大门一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话仍然像炒豆子一样地爆响着。
  “喂,思源吗?”
  倪思源抓起电话,还没等放到耳边,听筒中秀美的女中音就炸响了。倪思源一听,绷紧的神经马上就松弛下来了,对着话筒嘻笑道:“叶大站长,是你啊,我以为是总编又来催命了呢!”
  “是么?总编的电话你接,叶姐的电话你就不接了?”话筒里,叶梦琦高声叫道。
  “哪敢啊!”倪思源也打趣道,“你叶大站长的电话不接,我还敢在银都局待下去啊?”
  “算了,你别贫了。”叶梦琦的高八度也随之降了下来,柔声问道,“听说部里要从北方抽调800名警察,坐飞机来银都打击炒票,你知道这事吗?”
  跑步上楼,又是跑步进屋,倪思源平常没有大运动量的锻炼,额角早已渗出一层麻麻汗。他用手擦了一把汗,顺势换了一下握听筒的姿势,随口道:“人家无偿支援,来帮你维护秩序,这还不是好事吗?”
  “嗨!”叶梦琦的声音一下又高了两三度,把倪思源的耳膜都震麻了,“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把这么多人弄到银都来,不要说管吃管喝,就是让他们一人吐口唾沫,不也把银都站给淹了,我们还怎么工作啊!”
  “那怎么办?”倪思源直言道,“这是上面定的,又不是银都局定的,你还能左右得了?”
  “我当然左右不了,”叶梦琦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我想请你帮点忙,你有时间吗?”
  “我又不管打击票贩子,能帮你什么忙啊?”倪思源不解地问。
  “你不管打击票贩子,就不能帮我出点主意了?我要跳楼,你也见死不救啊?”叶梦琦话不择言,急了。
  “这……”倪思源犹豫了。
  见倪思源还不答应,叶梦琦又央求道:“过来一下吧,就算叶姐求你了,还不行吗?”
  倪思源平生最怕人家说软话,被叶梦琦这一急一求,不好再回绝了,只得连连道:“行行行,我来,我来,我就来。”
  “那好,”叶梦琦犹豫了一下,又道,“我现在还有一个会,脱不得身,你10点半到紫金8号,我们在那里见面,好不好?”
  “10点半?”倪思源下意识地瞄了一眼对面墙上的挂钟,现在才8点过5分,心里又有点不高兴了,但嘴上不好说,便调侃道:“你呀,你是大老板当惯了,一大早就发号施令!”
  “我哪是什么大老板啊,我就是一个花瓶,摆在车站,是供人出气的。”叶梦琦发完了牢骚,又加重语气道,“说定了,紫金8号,10点半,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倪思源叹了一口气,放下电话,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一下调动800名警察专赴银都打击票贩子,这不是一件小事,可先前怎么没听到一点风声呢?倪思源知道,在这样的问题上,报社始终是后知后觉的。在这个时候,叶梦琦要自己去帮什么忙呢?难道她是想趁打击炒票的大队人马还未到,先在报纸上做点什么宣传?眼下,这类的活动搞溜了,工作也就程式化了,往往是一项活动还没开始,组织者自己的体会文章就出来了,说白了,就是“忽悠”。可是,这是一项什么活动呀?800名警察赴银都,这是你叶梦琦敢“忽悠”的吗?不可能,叶梦琦不会这么傻。
  是车站又发生了什么捅天冒尖的事?去年春运,银都站曾发生了一起购票过程中的猝死事件,受到媒体的好一阵声讨。后来,经法医鉴定,证实死者直接的死因是因为心脏病突发,纯粹是一起偶发事故,这虽然缓解了车站的部分责任,但还是引来了网上的一片骂声。正因为这个原因,春运结束后,银都局即拨出巨款,对银都站售票大厅进行了重新改造,增加了售票窗口,扩展了售票空间,增设了中央空调。难道今年又遇到了与去年同样的事?倪思源摇了摇头,觉得不大可能。今年,售票大厅里的售票环境、秩序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叶梦琦在电话里也没提这事,应该不会是这方面的问题。
  银都火车站是中国南方铁路的一个重要枢纽,又是银都铁路局下辖的一个特等客运大站,处在J省省会的中心。虽然它不沿海、不靠边,但它承东启西、交南贯北,每天南来北往的旅客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大宗货物通江达海,不经过这里,插翅也难飞过,因此,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因为客流量大,人多车多, “黄牛”自然也特别多。可这些票贩子到底和车站工作人员有没有关系,不懂行的人说不清、道不明,但上面下了决心,派这么多警察来打击票贩子,这就不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了。诚如叶梦琦所说,把这么多警察摆在银都站,什么事都不干,一人吐一口唾沫,也能把银都站给淹了。如果银都站真有什么问题,真跟票贩子有什么关系,你还想玩点小花样躲过这一劫?恐怕也是不可能了,人家800名警察不会这么傻!
  经过这一折腾,稿子没法写了,材料也没法看了。好不容易挨到10点钟,倪思源抓起桌上的采访包,往里放了一支笔、一个采访本、一个录音机,再加一个小照相机,夹着包出了大门,直奔紫金8号而去。
  紫金8号是银都市的一块风水宝地。这里有山有水,山水相连,山上绿树成荫,湖中碧波荡漾,右边紧邻J省省委大院,左边则是省政府机关所在地,与J省最大的城市公园--盘龙公园隔湖相望。银都市规划部门原本计划在这里再建一个绿化风光带,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块地被一个房地产大亨买走了,之后便盖起了一大片风格迥异、错落有致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实习书记》
    《高层饭局》
    《金鱼缸》
    《对局》
    《换届》
    《退伍兵升官记》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二号首长》
    《裙带关系》
    《拿下》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2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