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女局长的绯色升迁路:《女人权码》
作者:谢德平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云南人民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7-28


  紫轩是观莱市发改局局长,凭着女人的优势和神秘人物的帮助,终于当上了观莱市副市长。
  然而风光的背后,是理想与现实的激烈碰撞,是利益与良知的内心博弈,是关系与人情的复杂纠缠……人性的多面在这个复杂而特殊的环境充分还原。
  作为副市长,作为官场中杰出的女性代表,她自然有着进一步升迁发展的渴望;作为女人,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她又渴望回归平淡是真的家庭生活。现实坚硬的棱角,让她在家庭、情感、仕途、工作中磕碰纠结,改变着她的生活状态,也让她的内心无比纠结。在官场中,性别是紫轩引人关注的理由,那么,是像男人一样去争斗,还是利用性别优势走捷径?她始终没有答案。

  第一章
  在“社会与人生”栏目上,又一个标题把紫轩的眼球再次吸引住了:《美女局长跟五个穷孩子的母子情结》。文章以刘梅梅老师和五个孩子口述的方式记述了紫轩资助五个孩子的前后经过。紫轩很不适应张范可对她作这样的报道,她资助孩子纯粹是为了真心地帮助他们,而不是想出风头,她不想别人从莫须有的角度去看自己。她很清楚,这种报道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传播她的美名,又能够刺伤她。她想打电话质问一下张范可,作这样的报道为什么不跟她商量,想想又算了,只怪当时在金家没有及时阻止他。
  权力在我家的出现,源自于那只倒霉的金甲虫。看到那只漂亮的金甲虫时,紫轩右手掌纹的前程线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条寸来长的金线。这种变化是否是病变的开始我们都没有去想,因为我们都没有朝坏的方面想的习惯和打算。紫轩兴奋得好几个晚上没睡好,她说它的出现预示着她做小科员的时代就快结束了,她被别人当枪使的时代就要结束了,她很快就要主宰自己的命运了。
  这种结束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无比的骄傲,它填补了我的家族五辈人无权无势的空白。这种填补是由我的女人来完成的,我着实眩晕了好一阵子。抱着自己的女人在床上打滚,就像抱着一团炙手可热的权力,抱着一团无法比拟的尊贵。它让我虚空的自尊心飘向了云端,我的男人的自尊心不就是可以随心所欲地驾驭高高在上的权力女人?
  在我吹嘘女人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时候,我也分明感到一种无以名状的生存危机和困难,紫轩好闻的女人体香变成了难闻的酒气,而且这种酒气几乎每天都是夜深人静时分才破门而入。我多次提醒她,然而我的提醒对于在场面上打滚的女人来说是不屑一顾的,她甚至嘲笑我的目光短浅和孤陋寡闻。在她漫不经心的嘲笑里,我只得三缄其口。毕竟,我的雄心还龟缩在女人权力的阴影里,我还没有机会去冲刺她的那种高度。在她的高度下,我好像只能做一名忠实的贴身侍者。
  我调频好自己的角色,甘做她的一片绿叶。我知道,不论她有多强悍,我这片港湾都是她的归宿。
  ——金洋手记

  今天是周六,金洋本来想扎扎实实地睡一个懒觉,这是他长期养成的习惯。为避免干扰,他一到周六就会关闭手机,但是紫轩的手机是不能关闭的,按观莱市市委和市政府的规定,部门主要领导的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通,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必须随唤随到。
  还不到七点,紫轩的手机就叫唤起来,金洋很讨厌地侧过身子,他烦够了这种声音,但是又无可奈何,只在心里咒骂道:妈了个巴子,不叫就得死呀!
  紫轩拿起手机,慵懒地问:“喂,哪位?”她随即戳了一下金洋的后背,抱怨说,“睡猪,拿去,是你的,老头子打的。”
  金洋光溜着上半身从床上坐起来,他感到刚才那句咒骂确实太唐突,忙对着话筒问:“爸,啥子事情这么早?”
  那边传来老头子金大寿的声音:“你们快回来,你三叔刚才抓到一条蛇!你们快回来看西洋镜。”
  金洋感到有些好笑,抓到一条蛇有啥好大惊小怪的,还夸张是啥西洋镜,这老爷子也太爱小题大做了。他拖长声音说:“爸,我跟你说过多次了,这蛇是益虫,不能乱捉的,你叫三叔把它放了吧!”
  老头子的声音显然高了两度,说:“你格老子莫多说,那些道理我懂,这条蛇不是一条普通的蛇,是一条白蛇,它通体都是雪白的,老子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蛇!”
  “是白蛇?哪来的白蛇?”金洋好奇心一下子被猛地点燃,睡意全消,声音有些发颤地再次问道,“爸,真的是白蛇?你没有骗我吧?”
  老头子说:“老子啥时候骗过你们,你们爱回来就回来,不回来就错过眼福了!”老头子说罢先挂了电话。
  金洋忙叫紫轩说:“快起来,我三叔抓到一条白蛇,我们赶快回乡下去看稀奇!”
  “抓到一条白蛇?现在稀奇古怪的事情啥没有?我才不去凑那热闹!你看现在几点了,我要到大坪乡去看看几个孩子,是上周就约好的。”紫轩说。
  金洋认真地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说:“刚好七点整。”
  紫轩从床上坐起来,边穿衣服边说:“你今天反正没事,干脆陪我一起去吧,看看乡下的那些连读书都成困难的孩子,多了解一些他们的生活状况,把你的爱心也奉献一份吧,你也是从农村滚打出来的,条件好了可不能忘本。我想把小伊也带上,让他去受受教育。”
  金洋漫不经心地说:“你奉献爱心也代表了我,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哪分彼此?再说了,你一个人就资助了五个孩子,在观莱市的科级干部中算是最多的,应该有我的份儿。”
  紫轩满不在乎地说:“那不一样,我是节省每个月的零花钱去做善事,与你不沾一点儿边,你每个月把零花钱都用在了抽烟上,根本就没有往那边想,你是忘了本了。”
  金洋笑道:“我没有你那境界高,可你那又不是真境界,你们与农村娃结帮扶对子是观莱市委市政府给你们的硬指标,不做不行,是政治资本的翻版,是在沽名钓誉。”
  紫轩不满地说:“你娃真的是忘了本,你说得不错,我们与农村孩子结成帮扶对子确实是有任务,但这种任务是软任务,可以做好,也可以敷衍了事。但是当你真正地接触到那些孩子的时候,看到他们眼中的那份期待,你就不得不从内心深处去接纳他们,真心实意地去帮助他们,让他们跟城里孩子一样有饭吃,有衣穿,有书读,有理想,有前程。”
  金洋半嘲讽半开玩笑地说:“想不到我老婆的思想境界这么高,这么有爱心,以前我是没有留意了。”
  紫轩嗔怪道:“好了金洋,我不跟你废话了,把我昨天买的五双球鞋带上,再带一千块钱,我们马上就去大坪乡。”
  一家人收拾停当,司机王胖子已把车停在了楼下。王胖子从部队转业后,就被招聘到发改局当司机,连紫轩在内,一共侍候了三位局长了。
  紫轩在车上给刘梅梅老师打了一个电话,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大坪乡,刘梅梅老师带着那五个紫轩资助的半大贫困孩子等在了约定的路边。紫轩把鞋子和钱发在五个孩子的手上,对他们说:“孩子们,你们一定要听老师的话,要努力学习,生活上和学习上有什么困难,就给阿姨打电话,阿姨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刘梅梅感激地说:“紫轩局长,已经让你很破费了,孩子们的父母都很感激你,他们委托我向你说声谢谢。”
  紫轩笑道:“刘老师,这话太客气了,帮助这几个孩子,是我应该做的,我也是从苦难中长大的,知道他们在这个时候最需要什么。对了,我今天来,就是想见见他们的家长,跟他们说说话,希望他们再穷再苦都不能委屈孩子。”
  刘梅梅为难地说:“实话说吧,由于家里太穷,他们的父母亲都出去打工了。这样吧,有些话你可以跟我说,我在电话中转告他们。”
  紫轩想了想说:“刘老师,这些孩子的父母走了,他们成了留守孩子,你就是他们最亲的人,学习和生活不便的地方更多,我拜托你好好地照顾他们,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会尽力而为的。同时你要多跟这些孩子的父母电话联系,让他们多给孩子们打打电话、写写信,告诉他们再穷再苦也不能忘了对孩子的教育责任。”
  刘梅梅点点头说:“我记住了,一定把你的话转达到,至于这些孩子,我一直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你放心好了。”
  紫轩微笑道:“有你这句我就放心了。我跟这几个孩子算是有缘,我会时时牵挂他们的。好了,刘老师,既然他们的父母不在家,我该说的话都说了,我就先告辞了。”
  刘梅梅忙说:“紫轩局长,我们王校长正从观莱往这儿赶来陪你,他叫我一定要留住你,今天中午就在大坪吃午饭,请你尝尝我们大坪土鸡土鸭土鱼,正宗的绿色环保无污染食品。”
  紫轩婉言拒绝道:“刘老师,不劳你们王校长费心了,你替我谢谢他的好意,我还有事回金洋的老家去一趟。”她转向金洋笑着说,“我想看着你发扬一回风格。”
  金洋磨磨蹭蹭地从黑色皮夹里掏出五百元钱交给紫轩,紫轩把钱顺手塞到刘梅梅手里说:“麻烦你今天中午带孩子们到大坪乡的餐馆里好好吃一顿,给他们改善一下生活,剩下的钱就给他们买一些必须的学习用品或者水果之类的,春节的时候我再来看他们。”
  刘梅梅无比感动地说:“紫轩局长,你对孩子们的这份情义我不会忘记,孩子们也不会忘记,我再次替他们的父母谢谢你了!”刘梅梅说着向紫轩深深地鞠了一躬。
  紫轩拉着她的手说:“其实你做的比我多多了,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以后你有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
  紫轩说完蹲下身子,分别抱了抱那五个孩子,然后叫上金洋和小伊上车。坐到车上,紫轩说对金洋说:“你好久没有回老家了,今天老爷子又打了电话,我们还是回去看一下,顺便看看老爷子说的西洋镜。”
  到了金家,并没有预想的那么热闹。在金家的院门口只稀稀拉拉地站着三五个人,紫轩眼尖,一眼就看到《明宇晚报》的记者张范可。张范可到观莱市发改局来采访过几次,跟紫轩有过两次接触,还在一起喝过酒,算是熟人了。
  紫轩笑着跟张范可打招呼:“张记,你鼻子还真管用,安装了啥子先进的进口仪器,让你闻出啥味道来了,比我们还跑得快?”
  张范可看到紫轩,惊讶道:“紫轩局长,你也不简单呀,嗅觉比我的还灵敏,也是来凑热闹的?”
  金洋指了指老头子金大寿插话说:“这是我家,他是我老爸。”
  张范可坏笑道:“我就奇了怪了,这芝麻大的事还把美女局长惊动了,原来是你们的家,你们这金家大院就要出风头了,我保证今天我所看到的事会弄出一篇好稿子出来,晚上在晚报的社会‘万花筒’栏目上发头条!到时候全明宇市的人都会知道在这儿有一个金家,金家惊现一条白蛇,还出产了一位美女局长!”
  紫轩笑骂道:“你小子又贫嘴了,这也不怪你,都说你们狗仔队嘴里长着毛,肯定吐不出象牙来的!”
  金洋怕他们说话都呛着,忙岔开话题问老头子道:“爸,你说的白蛇在哪里?我跟紫轩专门回来看西洋镜的。”
  老头子说:“是你三叔抓住的,放了,谁让你们不早点儿回来。”
  “放了?是谁放的?”金洋有些怅然若失。
  老头子说:“是你三叔放的。张记者说交给明宇市动物研究所,但你三叔不同意,他说怕坏了咱金家的风水,就放了。”
  “唉!”金洋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紫轩数落金洋说:“放了就对了,充其量一条蛇,有啥好叹气的?”
  张范可说他还有事,要到大坪乡去作一个采访,是大坪乡中心校的王校长约他去的,说是有一位观莱市领导要到学校资助五名贫困学生,王校长希望张范可一定要好好地写写这位领导,作为对她的报答。
  紫轩暗笑,张范可所说的那位领导八成是自己,自己已经从大坪乡出来了,还有啥好采访的。她不好明说,任由他去吧,让他白跑一趟好了。
  张范可走后,小伊被毛崽叫去捏泥人,紫轩坐在一角胡思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一点儿不理会金洋在帮着父亲忙些什么。
  “妈,周叔叔来了。”小伊手里拿着一个泥人站在紫轩的面前,他后面跟着两个男人。
  紫轩站起来,她才注意到门口的马路边上又停了一辆小车,那是周子恒的,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周子恒拿出一包中华烟,挨个地散烟。紫轩好奇地问:“你们怎么摸到这儿来了?”
  周子恒诡谲地一笑:“老同学,你们可以来,我为什么不可以来?我是闻着味儿来的。”
  紫轩打趣着问:“周董,你狗鼻子呀,又闻着了啥子味儿?”
  周子恒邪邪地一笑说:“我是什么人?我当然是闻着你的味儿过来的。在观莱市这十多年,我一直是闻着你的味儿上蹿下跳的。”
  紫轩用脚轻轻踢了周子恒一下警告说:“在这儿说话你检点一些,小心金家的人用篾刀把你小子劈成太监。”
  周子恒感觉在金家开这种玩笑是有些不妥,话归正题说:“确实有一股特别的味儿把我勾到这儿来的,听说你们金家大院捉到一条白蛇,这可是天大的好事,我一听说,就带着老庄过来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老庄,他对易经八卦、阴阳风水很有研究。”周子恒指了指身旁一个六十多岁的精瘦老者向紫轩介绍说。
  紫轩跟老庄客气地打过招呼,说:“金家大院确实抓到一条蛇,是金洋他三叔抓到的,可惜你们来晚了,那条蛇被他们放了,我们都没有看到,你们也只能失望而回了。”
  周子恒诧异道:“放了?太可惜了!早晓得他们要放,我就早些提点儿银子过来把它买下来,然后到观莱市,到明宇市办展览,一张门票收五元钱,一天就算一千人来参观,你算算,有多大的利润?你们把它放了,这些本来就应该有的利润不就泡汤了?”遗憾之情溢于言表。
  紫轩说:“你是大款,还用挣这昧心钱?不是我泼你冷水,你小子银子再多,金家也不会卖给你的,你就别做梦了。退一万步说,就是你阴谋得逞,在你招摇过市的时候,说不定你就大祸临头了,没有血光之灾,至少也得倾家荡产!”
  周子恒阴着脸着说:“紫轩,我们是老同学,你就这样阴着我损着我呀,我可没有招惹你!”
  紫轩说:“你这个地地道道的财迷精,还用招惹我吗?”
  周子恒不自然地说:“紫轩,我不跟你打嘴仗,我打嘴仗从来都不是你的对手,你就嘴上多留些情吧。”他转向老庄说,“老庄,我们今天来可不能白来,你给算一卦,这蛇是该放还是不该放?”
  老庄掐指算了一阵,大声说:“放得好!放得好!”
  周子恒不解地问:“我们白跑一趟,你还说放得好,有什么说法,说来听听。”
  老庄不理会周子恒,他自顾自地在金家大院转了一圈,时而用罗盘测测方向,时而又打打卦,从阴爻和阳爻的卦位变化中进行推算。
  紫轩不满地对周子恒说:“你呀,总是小题大做,这蛇放与不放是金家大院的事,与你何干?你姓周,又不姓金。”
  周子恒诡谲地一笑说:“我不是想为自己算一卦,而是想为你算一卦。”
  紫轩笑道:“我是无神论者,我才不信这一套把戏,你不要给我故弄玄虚,更何况,这条蛇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权套》
    《“合理”出轨》
    《金领们的夜店生活》
    《文化局长》
    《公务员》
    《城市的月光》(折翅的蝴蝶)
    《嫁给房子》
    《出局》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2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