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预谋出轨》
作者:林笛儿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湖南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7-25


  陶涛是众人眼中最值得羡慕的灰姑娘。身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丈夫华烨出身名门、精明干练,他迎娶小家碧玉的陶涛令人大跌眼镜。陶涛却深知丈夫心中还记挂着前女友许沐歌。当年的不欢而散,成为华烨的心结,似乎他对爱情已经不抱幻想,之所以结婚仅仅因为母亲的压力。
  伴随许沐歌的回国与她对华烨的刻意接近,陶涛与华烨二人感情受到冲击。在与华烨的冷战中,陶涛遭遇困难的时刻,竭力帮她的反而是外人左修然。作为陶涛公司高层的左修然,似乎从一开始就有目的地接近着陶涛,他默默地展开追求,令她感收到温暖与依赖。而另一方面,许沐歌也在秘密筹划夺回昔日恋人华烨。
  最后华烨的真爱究竟是谁?陶涛与华烨的婚姻能否安然度过这场危机?左修然的最终身份是什么,他的出现是不是有一场阴谋?

  第一章 “前女友”是个可怕名词
  下午的太阳斜斜地从窗户穿进技术部的办公室内,折射出几道眩目的光影,陶涛抬起头,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离下班时间不到半小时,同事们仍埋头伏案、正襟端坐。腾跃作为国内几大中外合资的现代化轿车制造公司之一,内部管理向来规范严格,青台分公司也不例外。
  她悄然扫视了一周,开始整理桌上的资料,一边给华烨发了条短信。陶涛向来不是喜欢在文字表达上下功夫的人,一板一眼,语句简明扼要:“老公,晚上回家吃饭?”
  华烨比她还精简,只回了一个“嗯”,外加一个感叹号。典型的华氏风格。
  陶涛歪歪嘴,手上整理的速度加快,眼睛瞟了下电脑上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下班。屏幕右下角的MSN突地跳出一道橙光,点开一看,是对面技术部的谢飞飞。
  “归心似箭?”
  她探询地看过去,飞飞冲屏幕意味深长地呶呶嘴,做了个鬼脸。
  “呃?羡慕——”陶涛飞快回她,也笑了。飞飞是个活泼讨喜的女孩,陶涛跟她关系不错。
  “是呀,羡慕你好命,嫁了那一极品老公。出身名门、事业有成不算,而且还长着一张典型让人惦记的脸,古罗马雕像一样帅得冷冰冰。不过还是要当心被人抢哦。”飞飞不忘在后面加上一个奸笑表情。
  陶涛脸露讪然,她不喜欢别人拿这种事和自己开玩笑。虽然她非常自信华烨不是别人能抢就抢得走的男人,只是听着别扭。是的,只是听着别扭。陶涛在心里默默点了点头。
  一段婚姻,老人家讲最好门当户对。她和华烨的结合,虽有点偏离了灰姑娘与王子的典型路线。可是在一般人眼中,他们多少算是不登对。华烨的爷爷与父母都是军区高干,典型的书香门第、高干家庭,而她的爸爸年轻时是个木匠,妈妈做裁缝。只是后来,爸爸改卖家俱发家做了老板,别人称之为暴发户而已。当时与华烨结婚,同他一个大院长大的发小们没有一个不大跌眼镜的。用时下流行的笑话形容,那就是一个吃大蒜的跟一个喝咖啡的同桌了,怎么了得呢。
  飞飞挑了下眉,继续拍打着键盘。
  “姐妹,婚姻是一项事业,要时刻有危机紧迫感,你这只顾着下班就往家跑,仿佛那样就能永保平安似的。你得修练。”
  “修练成妖还是成仙?”陶涛噗地笑出声。飞飞比她晚一年进公司,是个话唠,开了口就没完没了。
  “切,这年头,男人娶个仙女回来不食烟火地供着,自己都得烦死,白痴呀!当然是成妖,妩媚无敌,却又保持一份神秘,让他永远对你产生一种意犹未尽的探索欲求,嗯,就象中蛊一样。”
  陶涛忍笑得双肩直颤。
  “我说真的,女人要是太透明,男人看几眼就厌倦了。爱情都用上三十六计,婚姻是一辈子,当然得七十二变。你得多多提升自己,在外好好保养打扮,在内要和他保持相同爱好,才有有共同语言呐。”
  “我估计很难。”陶涛摇头。华晔看书只看法律财经方面,听音乐只听德彪西,而这两样都让她感到超可怕。而自己向来习惯素面朝天,陶家老两口从小给她置办的名牌满屋子都装不下,她也拣最低调的穿。
  “要是容易,每个女人都能嫁到英俊多金的极品老公了。”飞飞的语气酸溜溜。
  陶涛一笑,关了电脑,用唇语示意飞飞该下班了。
  “陶涛,别忘了明天去机场接总公司研发部的工程师。”技术部的头龙啸从外面走了出来。龙啸,说得一口吴侬软语,却有着虎背熊腰的身材。常常他一张嘴,听的人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是忍俊不禁。公司里同事都称他龙头。
  陶涛翻看了下笔记本,“我知道,明天十点的飞机。头,工程师是帅哥还是美女?姓甚名谁?”
  龙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帅哥美女呢,没秃顶就算不错了。我听总公司那边说他是从德国那边挖过来的精英,现在研发部挑大梁,混到这份上,没有五十,四十也好几了。哦,他叫左修然,你尊重点,称他为左老师,酒店是后勤部安排,他要在这呆三个月,你多辛苦些。”
  “娘娘腔,真受不了,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飞飞一等龙啸出去,佯装打了个冷战,撇撇嘴,凑近陶涛,“你说起来也是一大少奶奶,怎么摊上这侍候人的事?”
  “那……咱们换下?”陶涛半真半假地问。
  飞飞头摇得象拨浪鼓,“别介,已婚妇女才有安全感。在精英面前,我这种小女子估计会把持不住,到时可别坏了公司形像。”
  陶涛笑笑,默默记下了左修然的名字。走出公司,陶涛没有打车,一个人悠闲地走在遍地金黄落叶的人行道上。她的车送去保养了,这两天她总是步行回家。
  夕阳衔山,街灯耀眼,青台的黄昏风情逼人。余晖洒在路两旁参天的法国梧桐树上,叶子就象镶成了金边,光线晃得她视线有些恍惚。
  结婚以后,华烨让她不要上班,她没答应,虽然只是在公司做个小职员,被头使唤来使唤去,可是她觉得这样的日子是充实的。一忙一天就过去了,而在家等着一个人,一日如同一年。
  走过两条街道,眼前一大片辽阔的海域,靠近城市的海并不是那么蔚蓝,稍稍有点混浊,但不影响它附近的小区成为青台最炽热抢手的海景房。小区有个很诗意的名字:听海阁,是青台最近开发的高级公寓区。
  陶涛进了门,丢下包,高高绾起她波浪般的长发,扎上围裙,淘米熬粥。她并不喜炊做饭,陶家家境优越,作为独生女儿,更是被捧在掌心长大的娇娇女,婚前十指不沾阳春水,酱油瓶倒了也不扶的。刚结婚时,午餐在公司吃,早晚餐,她就在街上买点零食、喝喝牛奶应付着,最多偶尔下点面条。华烨应酬特多,很少在家吃。直到有一天,华烨喝酒喝到胃出血,半夜被救护车拉上医院,医生要他以后多吃易消化的食物,她这才把全套德国进口的厨房发挥了用武之地。
  白粥比较单调,也无味,她在粥里加些麦片、玉米片、臆仁,这样粥又稠又糯。冰箱里有冻着的包子,取出几只蒸了。等的时候把萝卜切成丝,和海蛰头一同拌了做小菜,再取出酱瓜,切成丁,滴上麻油。
  刚关上火,门铃就响了。华烨不爱用钥匙开门,回来时猛按门铃。
  她戏谑地问:“这里到底是不是你的家,你怎么象个客人似的?”
  华烨愣了愣,“你不来开,我就自己开了。”
  陶涛觉得自己挺没骨气,每次门铃一响,她就按捺不住地跳起来,冲过去开门。
  在她二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他,就被秒杀。她对他,没任何抵抗力。
  “老公!”她娇嗔地看着他,接过他手中的包。
  华晔高而挺拔,皮肤微黑,双目有神,英俊的眉宇间流露出沉静的气息,不难看得出是一个自信心与自制力都很强的男人。而这种男人穿西装,帅得令人屏息之余,油然而生一种在上者的威仪。
  “很累吗?”她看着他的脸上挂着几丝疲倦。
  他淡淡瞄了她一眼,松开领带,“有点。”声音也哑哑的。
  “那你快去洗手,马上吃饭。”
  她把他推进洗手间,快手快脚地盛粥、摆菜。她坐下等了一会,他还没过来。她跑过去,看见华烨对着镜子发呆,眼中浮现出一丝痛楚。
  “怎么了?”她担忧地问。
  “没什么。”华烨也没看她,擦净手,越过她,走向餐厅。
  陶涛眨巴眨巴眼,有些失神。
  吃饭时,华烨的眉一直蹙着,有两次筷子停留在半空中,不落下也不收回,她看出他有点心不在焉。
  喝下两碗粥,华烨推开碗,往书房走去。
  “老公,”她站起来拽着他的胳膊,撒娇地闭了下眼,“我今天也累,不想洗碗,你洗好不好?”她不喜欢他整天除了案子还是案子,明明都那么累,应该放松下。
  “不想洗就别洗,扔着。”华烨冷然的语调,不带有一点感情色彩。
  “我不爱看碗堆在水池里,很脏哎。老公,这个家是我们两个人的,家务要公平分担,饭是我做的,碗你来洗。”陶涛上前环住身前人精瘦的腰,玩着他胸前的钮扣。
  “我现在没空。你要是不想做,明天可以去家政公司找钟点工。”华烨的神情里显露出一丝不耐。
  陶涛瞪大了眼,撅起小嘴,“这一样吗?钟点工做事是一份工作,我做是出于对你的爱意,你做是回应了我的爱,老公,对吗?”家里有钟点工,一周来一次,打扫屋子,洗洗厚重的衣服。平时细碎的家务,也不耽误多少时间,她就承担下来了。而为华烨熨衬衫、洗洗内衣、袜子,她更觉着是一种夫妻间的亲密。
  华烨拧拧眉,对她的眼神象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那你扔水池里,我忙好了出来洗。”
  陶涛撅起嘴,嘀咕道:“等于没说,你忙完都几点啦?人家不是一定要你洗碗,就是想和你说会话,都一天没见了,又不会耽误你几分钟。吃好饭坐着不动,容易有大肚腩。”
  华烨定定地看了她几秒,陶涛的心也慢慢地皱起来,拧成一团。他最终拿开她的手,“以后再陪你说话,我今天真的很忙。”说完,“啪”地一下关上书房门,挡住了她的视线。
  “我……”她看着自己还张着的两只手臂,自嘲地耸了下肩,笑容从脸上褪去,心一下沉了。
  书房是属于他的独立空间,当门关上时,不允许她打扰。
  她认命地去洗碗,又把家整理了下,自己洗澡、洗头,然后回到卧室,拧开台灯,床头柜上放着一本《张爱玲选集》。
  工作后重看张爱玲的书,是受李安《色戒》的魅惑。近两个小时的电影,原著不过几千字,细处深发,远处钩沉,硬生生将一个除奸的蓝本演绎成三流情感剧。陶涛对编剧本事佩服之至。
  昨天,她看的是《红玫瑰与白玫瑰》,刚看了个头。她翻开,找到那一页。突然想起还没给他准备明天穿的衫衣和袜子,下床拉开抽屉,一愣,放安全套的盒子空了。
  家里的一切用品,都是她采购,唯独安全套归他管。好像一结婚,两个人就心照不宣的开始避孕。她觉得自己才二十五岁,还不太能胜任做妈妈。华烨怎么想,她没问,偷着多享几年自由。座机响起来的时候,把她吓了一跳。定了定神,才去拿话筒。一个俐落带有点中性的女声,是华烨开酒吧的朋友经艺。
  “他在书房,你打他手机!”他圈子里的朋友,她都认识,可只是认识,聚会时,很少搭话。
  “不必了,和你说也一样。沐歌明天从巴黎回来,大家约了后天一块到我酒吧聚聚,让华烨不要迟到。”
  她握着话筒的手颤了下,“她先生也一块过来了?”
  “她离婚了。”
  经艺和她没话讲,说完就挂了。
  她慢慢搁好话筒,上了床,书摊开在膝上,直直地对着那一页,一动不动。
  她满脑子都在回荡经艺的话:许沐歌回来了,离婚了……
  不久之前,她还听说许沐歌与一个法国指挥家一见钟情,决定定居巴黎,听着就象一部浪漫而又唯美的电影。
  “怎么还不睡?”卧房的门开了,华烨穿着浴袍走了进来。
  她看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真快!
  “你把头发擦下。”她看着他头发湿湿的,上面还沾着小水珠,想下来帮他拿毛巾。
  “我自己来。”他阻止了她,复又走了出去。回来时,她还保持着刚才的坐姿。
  他淡淡地闭了下眼,上了床。
  “老公……”她看着华烨俊朗的侧面,嘴张了张,想问他知道不知道沐歌的事,可喉咙象被什么哽着,她说不出话。
  “嗯。”他打开电视,调到国际频道。电视里正在播放一组纪录片,介绍的是巴黎街头的几家有特色的咖啡馆,也是巴黎多姿的风情之一。
  “我……”她曲起手指,低下头,密密的长发都把眼睛遮住了。
  他扭过头看她,拧了拧眉,把电视关了,手突地伸向她睡衣的钮扣,眸色异样的深,“今天是安全期吗?”
  “呃?”她一愣,随即明白他在问什么,脸哗地红了,推开他探入衣内的手,“不是。”
  他扭头去拉抽屉,她拉住他,摇摇头。
  他眨了下眼,“那我先睡了。”他把他那边的床头灯拧灭,转过身去。
  不一会,她就听到他发出睡熟的酣声。
  她抬手把书页折好,放回床头柜,拧灭灯,也慢慢躺下来,在黑暗里睁着眼睛。
  其实,他们结婚还没到半年。
  如果心真的象诗人歌颂的,象一朵花,那么此刻,这朵娇弱的花,夜来风雨中,已是落红一地。
  早上闹钟响起,陶涛极不情愿地睁开眼,头重脚轻。她扭头看向枕边人,饱满的额头,高高的鼻梁,方正的下巴,薄薄的嘴唇抿得很紧,头发稍有些蓬乱,腮边冒出几根胡渣,可她还是觉得他很帅。
  婆婆季萌茵说他和公公象一个模子铸出来的。季萌茵现在是军区文工团的团长,常年带团在外演出,回青台时,她就独自住部队大院。在季萌茵二十七岁时,军区参谋长,也是她老公,坐直升机去基层部队视察,没想到,途中天气恶变,直升机被雷电击中,坠落在海里,机上无一人生还。季萌茵当时正怀有六个月的身孕,三个月后,生下了华烨。
  这件事,陶涛是听父亲说的。陶江海与季萌茵老家是同一个县。季萌茵是小县城第一个女兵,又做到大校,又为丈夫守节几十年,在父亲那一辈人的眼中,不亚于一个女神般。
  女神很少笑,除非是接待宾客时或看到华烨时,嘴角才会稍微弯一下。在她的卧室里,有一张放大的华烨父亲的照片。当她凝视那张照片时,陶涛在她眼中看到一丝属于女人的柔弱。
  陶涛对季萌茵是敬畏的。当季萌茵同意他们结婚后住到外面时,她偷偷松了口气。
  说实话,她真的不知道与这样德高望重的婆婆怎么相处。好像近也不是,远也不是,只能也当女神一样膜拜。
  华烨还没醒,这有点异常了。他在部队大院长大,有晨练的习惯。小区里有健身房,他通常和她一同起床,她做早饭,他去跑步或者游个泳。
  “华烨!”她推推他。
  他蹙了下眉,翻过身去,将背对着她。“知道了,我一会就起来。”原来他醒着。
  她笑了笑,起床梳洗了下,去厨房热牛奶、烤面包、煎鸡蛋。华烨的早餐一向西化,她跟着入乡随俗。
  华烨穿了件咖啡色的睡袍,腰带系得紧紧的,他依着厨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实习书记》
    《双城生活》
    《AA制婚姻》
    《翻译官》
    《谁可相依》
    《二号首长》
    《浮世浮城》
    《剩女我最大》
    《老公的秘密》
    都市女性暗地里风情万种:《闷骚》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2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