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对局》
作者:杭贰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武汉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7-22


  普水县委副书记陈大龙被调到普安市发展改革局任副局长兼信息办常务副主任,而信息办常务副主任正好是发展改革局副局长王大鹏日思梦想的职位。于是,权力斗争在几个正副局长之间拉开了序幕。
  后来,由于某种原因陈大龙被调出了发展改革局,到县里做代理县长。上任前他意外得知,他的一系列调动是市政府换届斗争的需要。从他到发展改革局上任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成了两个副市长之间斗争的棋子……

  第一章
  早上,浓雾如纱。
  纱样的水雾柔柔的到处飘荡,笼罩着普水,安静的县城在缥缈的薄雾里显得安静和谐。
  沿河的水如怀春的少女欢快地流着,偶尔发出哗哗的欢笑声。靠近沿河不远处沿岸竖立的小红楼在水声雾气里,显得更加的神秘和庄重。
  小红楼是普水老百姓对县领导们休息的地方的尊称,其实就是一栋四层的小楼,外面是粉红色。外地来普水县工作的书记、县长、常委部长们都住在这栋看似普通的小楼上,每个领导住的房子都是两室一厅的格局,一个室是领导休息和处理工作的地方,一室是八小时之外的接待。因为里面住的都是普水县里的最高决策者们,一般人是无法进出这里的,对外就显得神秘。
  小红楼紧邻县政府招待所普水宾馆,普水宾馆内的装饰是四星级的标准,全县最高的接待场所,国家、省、市领导来普水考察调研都在此休息。
  小红楼一楼小食堂的师傅都是宾馆的厨师,他们轮流负责县里领导们的一日三餐,每天每顿都是不同的花样。当然,作为一个地方的首脑机关的最高决策者,这样的待遇也很正常。
  县委副书记陈大龙在小红楼吃早饭的时候,遇到周武。周武端着饭碗挪到陈大龙身边,小声嘀咕说:“大龙,有个事急着要处理,饭后陪我一起到市区去一趟。”
  周武是一把手县长,两个人相处多年,很多话不需要说很多,就知道后面的内容。周武这么一说,陈大龙就知道周武肯定是到市区去拜访哪一位市领导,每次拜访重要的市领导,都会叫上陈大龙。
  陈大龙和周武认识纯属偶然,那是姜心成做市政府办副主任陈大龙几个人为姜心成祝贺时,在酒席上认识周武的。周武当时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兼研究室主任。
  酒席上,周武很欣赏陈大龙开朗豁达的性格,所以周武到普水做了一把手县长后,就向县委书记包一宽建议,把陈大龙从市发展改革局要了过来。
  县委书记包一宽和周武都是市政府办出来的干部,做办事员的时候两人就很熟悉,关系不同一般,周武说工作上要个人,肯定很支持。
  于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按照县领导的要求,拿着报告专程向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做了一次汇报。一次市委常委会,陈大龙就被调整到普水任常委副县长,做了周武的助手,配合周武开展工作。
  都是干事的人,在一起很和谐,做事也很能合拍。周武在很多场合多次表示有陈大龙做了助手,工作上轻松多了,也很放心,有陈大龙在前面冲锋,没有做不成的事。
  陈大龙在周武的帮助下,进步很快,几年下来先是常务副县长,后来就是县委副书记。两个人有此特殊关系,很多事心里就很默契,陈大龙也就没有细问,也没有必要细问。
  早饭后,陈大龙就叫上司机,跟着周武一起就向市区出发。
  普安是江南省的直辖市之一,下属四个县四个区,普水在普安最大,说最大有几个数字:一是人口做多,大约140多万;二是土地最多,幅员最为广阔,资源也很丰富,特别是水资源,靠近中国第四大淡水湖洪泽湖;三是财政贡献大,每年县财政贡献都是十几个亿。
  有此优势,普水的官员都被市里的领导高看一眼,最有说服力的就是普水的县委书记,基本头上都有一个市委常委的光环。
  普水离普安市区不到100公里,也就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到了市政府大院的时候,大院的人们刚上班,如鱼一样从大门口旁边的小门拥进去,然后如树枝般分开向各栋大楼走去,来来往往,楼上楼下地跑。
  陈大龙和周武的车直接进入大院,在政府大楼前面停下,周武晃着身子从车里挤出来对陈大龙说:“我要先去拜访一下政府胡秘书长,有点事要先汇报。40分钟后一起去卫副市长办公室谈重要事情,这40分钟之内,你是陪我上楼到胡秘书长办公室坐坐,还是自由活动?”
  陈大龙肯定不会和周武一起到政府胡秘书长办公室,他们两个人如果谈点私事,坐在旁边谈的人不能尽心,肯定大煞风景,不方便。即使周武不在意,秘书长也会不高兴。陈大龙就推辞说:“周县长,有事尽管去做,不用考虑我,在普安政府大院工作这么多年,找个地方喝杯水,说说话,休息是没有问题的。”
  周武也不再坚持,笑着和陈大龙打了个招呼,晃着圆滚滚的身体,踏着红地毯,进入市政府办公大楼。
  没有特殊的事,陈大龙就想中午回家看看,春节过后,是全市招商引资开门红的关键时间,一直带着县里的乡长书记和相关部门的头脑们走南闯北忙着招商引资,很久也没有时间回去看看。算一算,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想到家里,就想到会跑的儿子,想到年轻的老婆,想到老婆丰腴的身体,陈大龙的下面就有了突突的反应,35岁的男人,每日进入女人几次也没有问题,好久没有女人在身边,有点反应也很正常。
  司机听陈大龙说想在车里休息休息,就汇报说自己想到政府大楼下的小车班找个人有点事要处理,如果有事就打电话。司机跟着陈大龙多年,很称职,从没有出过差错,司机也是人,也有三朋四友,也有私事要处理。
  陈大龙就说:“有事就去吧,有情况会联系你的。”
  司机千恩万谢的走后,陈大龙一个人就躺在车后面的椅子上迷了一会儿。
  想着可爱的儿子,想到老婆那光滑丰满的身体,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陈大龙的梦很奇妙,梦到一个漂亮的女人,没有看清脸,没有认出是谁,但是很肉感,用力地抱着自己,硕大的乳房和光滑的身体摩擦着,自己很受用,后来就把女人按在身下,准备开始关键环节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咚咚的声音,声音很强烈,很大,阻挠陈大龙无法继续下面的动作。
  陈大龙当时就想,不管是谁,骑上去就要挥洒一番,潇洒过后再说,可是声音越来越强烈,一骨碌醒来,原来是一个奇怪的梦。
  敲车窗的声音,很真实,很强烈,不知道那个狗日的,打扰了自己梦中的好事。
  陈大龙不高兴地睁开眼,看到一个很有姿色的女人正站在车外,敲着车窗。
  梦里的情景,陈大龙就想一定是很多天没有接触女人,有了那种冲动,作为男人这也很正常,做梦都是女人,看来真的该回家看看老婆了。
  他调整好情绪,摇下车窗,原来是刘红,她笑着盯着自己。
  刘红是陈大龙在发展改革局工作时的同事,这个女人看上去还是那么风骚漂亮,特别是篮球一样的乳房似乎更大了,看着看着陈大龙就有点把握不住。
  当时两个人在一起有很多机会,假如当时自己坚持一点,也许就能进入她的身体,陈大龙想一想有点后悔,这么漂亮的有风味的女人从嘴边就这么放弃了,真可惜,如果有机会,还会放弃吗?
  “大龙,做领导了也不能有架子,要密切联系群众,宁愿一个人坐车里,也不愿意到老同事那里去坐坐。既然回来了就要和以前一样,回到发展改革局走走,看望看望老同事老部下,不要做了领导,把糟糠之友都忘记了!”
  刘红没有变,仍然是以前的口气,任何时候都很乐观,脸上布满笑意。
  “怎么能忘记呢,枕头还天天想呢,每到晚上都在想枕一次的感觉!”
  在老同事面前,陈大龙肯定不能如县区对待下属一样板着脸,就如从前一样开着玩笑,说话时就把车门打开,从里面出来。
  陈大龙以前经常开玩笑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枕着刘红的硕大双乳睡个觉。
  “来啊,谁怕谁。”
  “好,今晚老地方,不见不散……春风吹,战鼓擂,看看到底谁怕谁。”
  两个人从没有约会过,何来老地方,不过是玩笑罢了。
  刘红后来解释说,到外面办事回来,到了政府大院的时候,看到陈大龙的车,就知道他有事回市区了,就想知道人是不是在车里面,看看正躺在后面,就想敲车窗叫起来问问,做领导了怎么能在这个地方休息,是不是到她的办公室喝杯水,中午找几个人聚聚,很久没有见面了,老王他们几个人肯定也在。
  提到老同事,陈大龙感到很亲切,从发展改革局出来快五年了,从没有回去过,虽然经常有同事打电话说,大龙,一起聚聚。
  局长也曾经打过电话说他到县区做领导了,抽个时间,班子给你送送行。陈大龙都找个理由拒绝了。
  不是不想聚聚,陈大龙知道和局长不是一个道上的人,在单位时局长和周一天等人一直都在找机会来打击自己,当然没有给他们找到任何的机会,也不怕局长等人找到机会,自己一直抓着局长和下属吕婷苟合的证据,有此法宝局长肯定投鼠忌器,不敢得罪自己。可是,如果和这些处长们经常走动,会对刘红、老王等人的仕途发展带来不利。
  作为局长,打击不到陈大龙,但是报复陈大龙身边的人,那是小菜一碟,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如拨弄蚂蚁一样的拨弄,地位的不平等,就是权力的不平等,作为下属没有背景只能默默承受领导给予的不公。
  “上午要见市长,中午肯定没有时间,如果没有特殊的事,预定在晚上,到时候联系你!”
  陈大龙看着刘红,就有了和他们聚聚的想法。
  “好,我回去通知老王等人,今晚拒绝任何人的邀请,等候大龙的召唤!”刘红看着陈大龙,很期待的眼神。
  “只要没有特殊的事,肯定赴约,和兄弟们好好聚聚,不过把老处长等人都叫上。否则,他们知道了,肯定会怪罪我们!”
  陈大龙想一想,有一个多月没有和老处长万大松联系了,陈大龙对万大松一直很感激,认为如果没有万大松在发展改革局关键几步的帮助,肯定没有自己的今天。
  “老处长是领导干部,我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只能麻烦你出面!”刘红笑着说。
  “好,你吩咐什么我就落实什么,能为你提供服务,全身都高兴!”
  “吩咐不敢,不过别忘了,到时候把你自己带上!”
  看着刘红扭着丰臀慢慢走去的身影,直到很远,陈大龙才从刘红屁股的地方拉回眼神,刘红和自己几乎同时坐上处长,刘红先是办公室主任,后是人事处处长。
  五年了,一直没有提拔的迹象。局长和刘红的丈夫做过同事,关系也很好,不知道为何这么多年,局长没有关照刘红前进一步。
  想到今晚,不管什么事都要推卸和刘红等人好好聚聚。答应了,就不能言而无信。
  陈大龙回到车内准备拨打老处长的手机,问问老处长有没有时间?老处长是陈大龙等人对万大松的称呼,虽然万大松已经做了区委书记,陈大龙等人还都这么叫。
  作为主城区的区委书记,万大松很忙,陈大龙每次和他见面,也都是说上几句话,有事就直奔主题。
  回到车内,刚坐好还没来得及给老处长打电话,手机就气壮山河地响了起来,原来是周武。他告诉陈大龙,刚才和卫副市长的秘书联系,说卫副市长有急事出了市区,下午才能回来。现在,陈大龙要么和周武一起去人事局转转,有个亲戚想调到市区找韩部长,要么陈大龙自己到哪儿去转转,下午再联系。
  陈大龙就说:“周县长,有事你去忙吧,下午再联系吧,我很久没有回家,想回家看看。”
  陈大龙想到政府大楼上去是不现实的,去了肯定出不来,被那个主任秘书长一拉,中午的酒一喝,下午就很难把握时间。再说下午醉醺醺的满身酒气到市长办公室,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下属,干事为了什么?是为赏识自己的领导干的,是为提拔推荐自己的领导干的。只有这样,赏识自己的领导才会更加赏识自己,才会推荐自己才,自己有更好的进步机会。
  陈大龙知道卫副市长很赏识自己,虽然以前的进步与他没有什么大关系,但是以后要想进步,肯定少不了卫副市长的关心帮助。所以,陈大龙知道中午回家休息是最好的。再说,生理上也应该和老婆好好的交流一次了。
  想到老婆,陈大龙就打电话给老婆,看看她现在在哪儿?打了电话,很快就通了。
  “大龙,干吗呢?”
  “我已经在市区准备回家,你在哪儿?”
  “今天接到通知,说最近要到省城去学习一段时间,在家里收拾东西,在市区就回来吧,等你很多天了。”
  老婆语音浓厚,一语双关地说。
  陈大龙听着老婆熟悉的声音,知道老婆需要什么。下面的家伙就突突有了反应,抖抖的,如长枪般晃动。
  挂了电话,也不通知驾驶员,陈大龙爬进驾驶室,车像风一样向家所在的方向驶去。
  回到家里,看着丰饶的老婆,陈大龙就有了想法,很强烈,两个人很快就拥抱一起,手脚就不老实起来,尽快地脱去对方的衣服,深层次的交流才是最关键的内容。
  进了黄瑶身体的时候,她长哼一声,虽竭力压抑,还是划破房间的寂静。
  陈大龙不再温柔,狂猛地冲刺,黄瑶扭着身体迎合着,双手掐着陈大龙,寻找最佳的姿势。
  陈大龙进入疯狂状态,抱住身体不停地重复相同的动作。黄瑶被刺得娇喘连连,无力地扭动。
  陈大龙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婆已经不在身边。
  到卫生间洗洗,穿上内衣,拉开窗帘,暖暖的阳光立即洒了进来,已经是中午了。
  听房间的声音,知道黄瑶是在厨房里做饭。儿子在岳父他们那儿,中午不回来。
  陈大龙看着窗外的景色就感到什么不正常,想一想是自己的手机一直没有响,作为普水的县委副书记,分管很多的事,这些事都需要自己最后拍板,手机如此的安静肯定很不正常,拿过手机,发现关了。
  陈大龙这才想到和老婆在关键的时候,有短信进来闹得进不了状态,黄瑶就抬起被陈大龙压住的身体,伸出一只手拿过手机,关了。后来就是猛烈的战斗,一直没有打开过。
  手机一开短息就如水一样挤了进来。短信提醒有20多个未接电话,有万大松的、周武的、县里同事的、县里下属的,有个短信是周武的,说大龙电话怎么打不通?干女人也不能耽误工作,下午三点在卫副市长办公室见面,已经约好卫副市长,千万不能迟到,看到信息给他回个短信。还有一个电话是郝部长的。
  郝部长是陈大龙认识的最大的官员,这种认识不是简单的点头之交,而是深层次的了解,是很亲密的朋友。
  郝部长以前做过市委组织部的干部处长、常务副部长,后来到县里做过县长、书记,现在已经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了。
  郝部长的父亲,做过普安的市委常委、秘书长,后来又提拔到省委办公室做了研究室主任兼任省委副秘书长,以郝部长的家庭背景不升官也不可能。
  以前,由于万大松和郝部长是朋友的关系,陈大龙在发展改革局做副处长时候认识郝部长的,共同的健身爱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实习书记》
    《铁老大》
    《高层饭局》
    《金鱼缸》
    《卫生局长》
    《换届》
    《退伍兵升官记》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二号首长》
    《裙带关系》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2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