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婚规则》
作者:周爱华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华夏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7-13


  她是一个幸福的主妇。丈夫却突然向她提出离婚。
  她像侦探一样追查第三者是谁,结果却几乎让她致命。
  为了拯救自己的婚姻,她一边与朋友合伙开办女神会所,以教女会员如何勾引男人而谋取暴利;一边费尽心机,使出各种招术,拯救婚姻。在这个过程中,她不停地挣扎,不停地毁灭。
  而她,曾经是一名职业情妇,也是女神会所的大老板,十八岁遭遇致命打击,初恋男友见死不救,逃之夭夭。因此,她游戏男人,游戏爱情。
  当她再次遇到初恋男友,她会如何进行报复?
  在深深的黑暗中,她们最终找回自己的灵魂,重获新生。

  1、家庭主妇
  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这样认为。
  我自己也这样认为。
  对于一个快满三十六岁的女人来说,守着一份稳定的婚姻,一个稳定的家,家里有一个事业有成的丈夫和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儿,这便是最大的幸福,也是所有女人向往的幸福。
  清晨起来,发现卧室阳台上的紫荆花开了,深紫色,一丛丛的,开得无比热闹,两只小白蝴蝶在上面翩翩起舞,白色点点,衬得实在是美极了。看来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心情无比舒畅。
  回到卧室,大浩已经醒来,靠在床头愣怔在那儿,陷入沉思的模样。我叫了他两声,他才缓缓回过神来。他昨晚又去应酬了,差不多三点钟才回家,睡眠不足,双眼浮肿。毕竟四十岁的人,那种不为人察的沧桑已经在他脸上悄然而至,不过却令他生出一股令人敬畏的气势,同时也给他增加了一种成熟稳重之美。
  “初六。”他忽然叫住我。
  “怎么了?”我问道。
  “我们结婚多少年了?”
  “有十五年了吧。稀里糊涂的,一眨眼就过去了。”
  “哦。”他低下头。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你觉得我们这十五年婚姻过得如何?
  “非常好,幸福美满。”
  他不说话,脸色阴沉。
  “你怎么了?”
  “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说吧。”
  他看着我,嘴蠕动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只是干干地咽了一口唾液。
  “大浩,你有什么事快点说吧,我马上要出去帮南风搬家。”
  “唉。”他叹了一口气,“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算了,你先去帮南风搬家,晚上回来再说。”
  “那好吧。”
  我去卫生间洗漱完后,坐在梳妆桌前化妆,镜子里的那张脸看上去还算年轻,但不再鲜嫩,如同在冰箱里放了好几天的苹果,看上去色泽鲜艳,但总归是走掉了水分,有了不易觉察的细纹,不那么水灵可人。等我化好妆,那张脸立即变得润泽光鲜起来,我一下子有了自信。
  我拉开衣柜的橱门,用手指轻轻划拉着里面悬挂的衣服,思忖着穿哪一件。我的身材很好,腰间没有一点赘肉。这也是我敢在大浩面前宽衣解带的原因。大多数像我这个年龄的女人,身材都有些发福,显得笨拙、臃肿、凝重,脱掉衣服展现出得无非是覆水难收的残败局面。
  现在大浩的事业越做越大,像他这样会赚钱,年纪又不大,长相还过得去的男人,不知道多少年轻女人像恶狼一样盯着他。
  现在这个时代,世风日下,许多女人都想直接从别的女人手里抢一个已经打磨好的现成丈夫,都想过那种不经过培植直接摘果的生活。
  更可怕的是,现在的婊子们心理素质好得很,个个都是那么的真诚大方、智勇双全、深谋远虑。早些年,第三者见不得光,奸情都在地下进行,见了大婆更是绕道走,如同老鼠见了猫,战战兢兢,惶惶不安。如今完全不同,那些第三者嚣张得很。有些第三者,目标明确,一定要挤走元配,她们要么卧薪尝胆、忍辱负重,要么直接去别人家大吵大闹,嘲笑别人的妻子是黄脸婆、丑八怪,甚至还把自己和别人丈夫恋爱的事写在博克上,有多肉麻就写多肉麻,弄得像黄色小说似的,还打电话邀请男人的妻子去看。她们如此凶猛,简直就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还有些第三者压根儿就不想把元配挤走,她们就想跟元配一起分享那个男人,她们无怨言、不打闹、不奢望,简直就是默默无闻的英雄。
  面对这些凶猛高调的英雄和默默无闻的英雄,做妻子的简直就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
  不过,我可不像一般的家庭主妇那样麻木、麻痹,我决不会让第三者有机可趁。我把我们的家打理得温馨浪漫,我把孩子教育的乖巧可爱。我美容化妆,跟大浩一起出去时,容光焕发,给他长足面子。我不充许自己的体重超过一百斤,前段时间我的体重达到一百零五斤,我趁着大浩外地出差五天,每天不吃饭,只吃苹果,硬是减了五斤。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的身材都管理不好,她又有什么能力管理好她的婚姻呢?我和大浩结婚十五年,始终恩爱如初,想来也是因为我的身材始终婀娜多姿。
  我穿上乳白色的风衣,蹬上一双红色高跟鞋。这双鞋很漂亮,鞋跟镶了水钻,很华丽,是大浩年前从香港给我买的新年礼物。镜子里的我像一朵鲜花,带着一些清新,一些芳香,一些妖艳。我对大浩说:“我出去了。”
  大浩说:“记得早点回来,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我回头,冲他妩媚一笑,“好的。”

  2、职业情妇
  赶到银湖山庄的一栋别墅,南风早已在等候我,精心化了妆,穿银灰色上衣,黑色紧身裤,银色高跟鞋,戴钻石耳坠,大波浪的披肩发用摩丝经心打造出了形状。
  即使在这么落魄的时候,她依然保持最靓丽的状态。
  她见我来了,笑了笑,那笑容分明苦涩又疲乏。
  今日的结局,她早就知道,做她这一行,其实最终还是要被男人扫地出门,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会来得这么快,这么急,这么狠,这么措首不及。对她而言像一场台风,瞬间刮过,留下一片狼藉。
  南风是一名职业情妇。
  尽管打死她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职业情妇。
  但这些年来,她一直与不同的有钱男人同居,然后按月领取生活费。不过我也能理解她。深圳美女多,被埋没的美女更多,模特、芭蕾舞演员、歌手、选美大赛没入前三名的……没有聪明和才干,最终只能在公司做个文员,起早贪黑,为了交房租混口饭吃而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午夜梦回时,叹息红颜薄命。这样的生活,就连普通女人都不甘心,何况如南风这种天生丽质的女人。
  南风是我的老乡,我们在湖南省一个叫桂阳的县城长到十八岁,然后一起结伴来闯深圳。
  南风家很穷,父亲是下岗工人,母亲每天拖着一台旧板车走街窜户卖卫生纸,她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一家四口挤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不过,不管多穷,她父母都咬紧牙关供她读书,他们知道有文化才能改变命运,他们指望她有一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南风小小年纪就背负起改变家族命运的重担,读书非常用功,成绩一直很好。
  念到高三时,老师断定她考上重点大学没问题。她自己也觉得考上重点大学没问题。她相信只要考上大学,从此她的生活一帆风顺了,鸟语花香了,四平八稳了,春光灿烂了。她会像大多数人一样,该参加工作时参加工作,该结婚时结婚,该生子时生子,该退休时退休。她一直认为跟随大流的生活才是最正常的生活,最安全的生活,最美丽的生活。
  可是,还没等到高考,她就被人轮jian奸了,她的生活瞬间风起云涌,浮沉不定,许多苦恼,许多委屈,许多忧伤,像海水一样袭来,却又无法诉说。
  当时,她被人轮jian奸的事成了我们县城最轰动的新闻,大家谈论着,情绪是那样的热烈和高涨。她明显感到一切都变得不对头,每个人都用一种好奇而陌生的眼光看她,好像她是异类,好像她赤身裸体,尽管她穿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她在县城再也呆不下去,只有逃。
  那时我养母刚死,为了给养母治病借了别人不少钱,我没有能力还。债主说如果我还不了钱就要嫁给她的儿子,我不想嫁给她的儿子,只好选择逃。于是我和南风一起逃到了深圳。
  我们应聘到一家酒楼做服务员,工资很低,有时月初忍不住去逛街买了件新衣服,到了月底就连卫生巾都买不起。更可怕的是有一次,她病得很严重,医生要她住院,住院费要三千元,我们俩把所有的钱掏出来都不够,最后她只拿了一点便宜药回到兼价的出租屋,生不如死地煎熬着。她躺在床上,想自己来这个城市究竟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日复一日没有止境的辛劳吗?为了终日惶惶不安、居无定所、遭人白眼?为了一套名牌衣服、一双漂亮鞋子、一套化妆品?还是为了月经不调、性冷淡、早衰、重病、提前闭经、孤独、寂寞、郁郁寡欢?谁能给我美好的生活?我能靠谁?自己,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病好后,她完全变了一个人,学会了化妆,学会了在男食客面前温声细语地说话,以及不动声色地给他们抛媚眼。慢慢地有一个男人开始注意她,那男人四十多岁,矮个子,黑皮肤,是个香港人,在香港旺角有两间门面出租,生活很富足,只可惜老婆有心脏病,几乎不能过性生活。他观察她几个月后,终于有一天,约她去红树林的海边散步,坐在草地上,看着夕阳的余辉将海水染成了金红,熔铁一般。男人问她愿不愿意跟他,给她在皇岗村租间房,每月给她五千元生活费。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是她渴望的出路。电视小说中经常出现这样的场景,男人拿钱引诱女主角,女主角气愤地、委屈地、大义凛然地拒绝,而生活中恰恰相反,多少女人恨不得把自己的肉体和灵魂一起打包买个好价格。可惜大多数女人的肉体和灵魂都不值钱,无奈之下她们只好显得很道德很高尚。
  跟着香港男人,她见了些世面,知道凭自己的姿色,好好包装一下,不愁找到更大的主。为了让自己气质出众,她订阅了许多时尚杂志,了解流行驱势,研究适合自己的着装打扮。她还看了许多心理学方面的书藉,研究两性沟通的技巧。
  她喜欢观察那些受男人欢迎的女人,分析她们为何会受男人欢迎。她想法子跟这种女人成为朋友,向她们取经。她慢慢发现,她们之所以受男人的欢迎是她们在跟男人互动时,根本不在乎男人如何看待自己。普通女人,如果面对一个条件很好的男人,会紧张,要么会不停地说一些废话来掩饰自己的紧张,要么不敢多说话怕自己说错话表错情,而影响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其实这都是一种想去讨好对方的行为。而那种受男人欢迎的女人,她们才不管男人如何看自己,她们只顾自己开心,有时她们会滔滔不绝,流露出伶俐的气质,有时不想说话,就看着某处发呆,才不去担心冷场的问题。
  她只要有空就跑到五星级宾馆的大堂闲坐,不带一分钱,穿简单的衣服。五星级宾馆的服务员来来往往见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份量。起初,他们看她的眼神是嫌恶的,有些门童甚至不让她进去,或者她刚坐下,就有人跑来赶她走。她知道那是因为自己骨子里的不自信,全都写在了脸上,散发出一种与五星级宾馆完全不同的廉价气质,才会被别人驱逐。其实所谓的贵气,不是高高在上的气势,而是不管在何时何地遇见何人都能从容镇定。
  经过一年出入五星级宾馆的训练,她终于脱胎换骨,即使穿着在东门买来的五元钱的廉价T恤,进五星级宾馆也如同出入自家厕所。她的自信写在脸上、身上、一颦一笑之间,一抬头一举手之间,谁也不敢轻待她。
  后来,包养她的香港男人移民去了加拿大,她就跟另一个香港男人混在了一起,那些年许多香港男人都在深圳包二奶,她不愁没有出路。她像篮球一样从一个男人手里传到另一个男人手里。
  我曾经劝她,要她老老实实找个男人安个家,其实那时向她求婚的男人也不少,而且条件也不错。她说:“普通人所拥有的波澜不惊的婚恋故事太没意思了,我没兴趣,轰轰烈烈地活着才算没白来世上走一遭。”我说:“你这样的生活也太出格了。”她说:“如果人的一生从来不干一些出格的事,那又有什么意思呢?做了许多糟糕而混帐的事,这才叫年轻,这才叫有趣有味的人生,以后回忆起来,也有故事。佛家说孽大慧大,造得孽越多,智慧也就会越高。你不觉得我现在越来越有智慧了吗?”我说:“我觉得你越来越自以为是。”
  前些年也只有港澳台同胞有足够的闲钱去养情妇。风水轮流转,这些年港澳台经济有些萎缩,大陆经济却越来越繁荣,大陆富豪慢慢成了深圳情妇的消费主力军。南风在去年和一个香港男人闹崩了,因为香港男人给的生活费越来越少,还经常拖欠。她傍上了一个深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结婚五年 亲爱的,我们离婚吧》
    《谁可相依》
    《嫁入豪门》
    《“合理”出轨》
    《离婚真相》
    《婚姻保卫战》
    《空城》
    《红尘未醒》
    《离婚女人》
    《要婚姻干吗》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2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