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两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一生的守候:《坚守》
作者:李明宇 周焱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作家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5-11


  一个明知道爱人早已牺牲,却依然用一生来守候他的女人;两个明知道她心有所系,却仍然坚定不移地守候她一生的男人……在几十年的如水光阴中,他们相濡以沫,无私无求,直至生命终结……
  二十一世纪初,在某市郊区的一座荣军院中,生活着一群从战场上走下来的退伍老兵,他们为了祖国付出过鲜血,甚至是生命。时至和平年代,他们依然保持着当兵时的习惯:听起床号起床,列队操练,按部就班地吃饭、种地……
  曾任副团长的雷声大是这个小院里的最高首长,他责无旁贷地认为自己就是这个小院的“家长”,始终肩负着照顾所有老兵的责任。
  小院里唯一的女兵孙红梅身患绝症,身体日渐羸弱,雷声大想给她找个保姆。同样军人出身的市长周波得知此事后,为了让“下一代”受受教育,就把自己的女儿周小好派了过去。周小好逐渐发现了这些老兵身上的可爱之处,和“巾帼英雄”孙红梅成了忘年交,还结识了荣军院长大的烈士遗孤于浩天。在共同照顾这些老人的过程中,两人情愫暗生。

  第一章
  (一)
  啪——
  一声脆响。
  是枪声吗?
  在黑夜中,一个身材颀长的身影迅捷地从杂草丛中趟过,身前身后是晃得如灯炬般肆无忌惮的一道道白光,寒得象匕首,恨不能刀刀切在人的身上。那身影尽管敏捷,却仍然不敌,一溜烟地钻进薅草丛中,身后是一连串紧密扫射子弹的突突声……
  突然,警报尖鸣,敌人的堡垒处喊嘶声一片,随即,砰的一声,一团火光冲天而腾,绚烂、缤纷,好大一团火红的花火,映红天边……
  嘣的一声,堡垒被炸开了花,然后是一条条奇怪的手臂和大腿四散着向外发射出去,带着被烤焦的肉味……
  这是一个梦,真实,却遥远。
  梦里那个身影,颀长的身影,如刀刻在心间,这辈子是忘不了了罢!
  雷声大一头的汗水,他顾不得擦,一骨碌爬了起来,顺手从桌子上撸过一个茶缸子,也不管有水没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个满怀。似乎终于填饱了哆里哆嗦的心脏和紧连着心脏的胃,他这才用大手一撸满是汗珠子的大脸,咣当一声再次躺倒在自己那张冰寒的单人床上。
  雷声大纳了闷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几十年都过去了,很多事情都成了那种叫做云烟的东西了,怎么这个梦倒象是秋后算账似的,接连着好几天来频繁造访。他铁定是睡不着了,睡不着就睡不着吧,瞪着两个大眼珠子一望望到了天花板的内里,有钢筋混凝土、有钉子还有大木头横梁子……这么想着,雷声大倒不觉得哆嗦了,他摸索着坐了起来,搭了件衣裳走了出去。
  院子里的月光挺好,踩着小石子路的感觉让他颇为受用,似乎就走在了自己最熟悉不过的乡间小道上,咯吱咯吱的声响听着是那么的舒服。
  隔壁的房间里还亮着微黄的灯,窗里的女人仍在用心地踩着织布机,吭哧吭哧,这声音在夜里听起来倒也不难听呢。
  雷声大看着那剪影,竟看出了神。多少个夜晚,那女人就这样坐在固定的位置上,做着固定的动作,吭哧吭哧……他想起了多年前见她的样子,她还戴着洗得发白的绿军帽,她还虎着一张嫩嫩的漂亮的小脸,她还故作严肃地说道:“报告!18军战地卫生员孙红梅前来报到!”
  孙红梅,孙红梅!一个只属于那个年代的美丽的名字。一个只属于她的漂亮的年轻的笑脸。
  (二)
  雷声大最近比较烦,一是老做那个梦,一梦就能把自己惊醒,这个年龄段的人尤其觉轻,醒了就很难再入睡,便只能披着件衣服来回地走,倒象个执勤兵了,挨屋探班。再有一个,就是给孙红梅找个保姆。话说回来,保姆这个事还不能跟孙红梅说透了,依孙红梅的脾气漫说是找保姆,就说是给她找个说话的伴儿她都不干,她这辈子刚强惯了,只她照顾别人,什么时候别人照顾过她。
  但眼下这情况,只雷声大知道,其实孙红梅的日子剩得已经不多了,她必须有个伴儿,必须身边得有个女人照应着。但这女人不能老了,老了,心思不敏捷,突发个事件也照顾不好;也不能太年轻,年轻了瞒不过孙红梅去,准准的得问为啥给我找人?是不是我出啥事了?
  雷声大太明白孙红梅的脾气,那样的话,他们的小院非被炸飞了不可。孙红梅那脾气点火就着,一着就能烧半拉月。这半拉月还不得把雷声大给逼疯了?
  雷声大晃着自己两片大脚丫子,啪啪地走,他不打算告诉任何一个人他要干吗去,就连大山子来他也不说。
  大山子是他的勤务兵,在他眼里,大山子到八十了也还是生瓜蛋子,很多事情他是做不得商量的,越商量越乱。大清早的,大山子进了院,忙活完该忙活的,雷声大就踱出了院,手里抓了把花生,一边嚼着一边朝城里走去。
  雷声大原想到市场去一趟,他想给大郭买个围裙,每天做饭的围裙早就油黑了,也就“大锅”那脏老头子不想干净才扎着在院子里晃来晃去见天地给他添堵,他一见那围裙就来气,一来气就忍不住骂:“奶奶个熊,你就不能扯块布围上?老子再见你这样就让你写检查!”检查倒是没让他写,可第二天大郭真就在孙红梅那儿扯了五尺布,把自己的腰五花大绑了好几圈,象缠着绷带似地就进了厨房上了灶台,那天,大郭围裙是围上了,菜却炒糊了,他说自己去拿瓶瓶罐罐的佐料时围裙开了花了,把他撂倒了,腿上摔出老大个包。
  雷声大气得又骂了他,大郭一声没敢吭,愣是在灶台那儿罚了半天站。
  雷声大气是气得够呛,但他到底还是有胸怀的人,他气哼哼地踱出院子,准备切实地给大郭解决一个围裙。这围裙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围裙,而是代表了一个概念性的意识问题:当兵的就得有素质,围裙就是围裙,不可以是一个五尺长的白布就能替代的!这是钉子和钉子的问题,不是钉子和螺丝扣的问题。雷声大绝对不能忽略这样的问题。
  雷声大就这样来了市场,他看中了一块军绿色的围裙,这围裙色儿正,满市场也就一份,他打算把他买下来,问了价钱,8块钱,他一听,不干了,说一个围裙也就5块钱,你凭啥要8块。老板急了,说5块的那料是这料吗?5块的那是缩水的,咱这用两年都不带缩水的,你放心使着看吧!雷声大一听这话更不干了,说凭啥5块钱的就缩水?那我们那时候一毛钱的布料够使一辈子的,扯个两米五做件大褂子,一穿穿一辈子,凭啥现在5块钱的就缩水?凭啥?老板一看说不通,连卖都不想卖了,说你老还是别家看看去吧,别家有5块的你别买我这8块的,8块的贵,5块的便宜,买5块的去吧!雷声大啪的一拍桌子,骂道:“奶奶个熊!老子非买你这的,就5块,多一分都不行!”老板也急了,喊道:“买不起就别买!你个老棒碎,我就不卖你!”俩人就这么着为了个围裙掐起来了。
  雷声大是什么人物?他撸胳膊挽袖子就要给那老板上思想政治教育课。
  他说:“你个龟儿子,老子杀敌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要没有老子你能有今天?老子今天就替你老子教训教训你!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
  雷声大抓起个围裙就砸了过去,可那围裙轻飘飘的,象搂着哥们似的就搭在了那老板的肩膀头上。那老板急了眼了,上来就要搡雷声大,却被一只大手一把钝住了,老板只觉得自己的虎口快涨裂了血管般难受,他啊啊地大叫了起来,那大手啪的一松,老板这就哗啦一声一踉跄,满桌子的围裙都倒在了地上。雷声大来不及管那老板,一眼看到军绿色的围裙掉到了地上,急忙弯腰把它拣了起来,爱惜地用手掸掸上面的土,心疼地直哎呀。
  老板缩了手,看看那人。那人五官周正,浓眉大眼,鼻直口正,穿一身干净的平常衣服。老板看不出对方的底细,便乍着胆子喊道:“你们干啥?凭啥欺负人?那老头子……”
  “兄弟!老头子不是你叫的!记住!你家里也有老的,你早晚也得成老的,嘴里要积德!”那人说着话,把8块钱拍到他面前,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转身去拉雷声大的胳膊,“老首长,咱家去!”
  雷声大不依不饶地:“你咋给他8块钱?他不值!”
  那人笑哈哈地拽着他就走,边走边在他耳边叨咕:“你这么大一首长,为这不让人笑话?走走走,我请你喝酒去!”
  雷声大还想着要教训教训这老板,却禁不住那人连拖带拽,俩人拉拉搡搡地走了。
  老板憋屈得不行,把那8块钱往钱盒子里一扔,“倒霉!”
  旁边一个人却是眼尖,道:“我咋瞅那人忒眼熟呢?”
  另一人接口道:“我也瞅着是呢?昨儿我看新闻来着……哎呀,想起来了,他不是咱市长周波吗?”
  “啊呀?妈呀!”老板大眼珠子一下突得老高,呆愣愣地,再也没回过神来。
  (三)
  周波今天原想着亲自下厨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做早餐,女儿周小好刚大学毕业没几天,正赖在家里跟她妈起腻。她说自己23岁了,爹妈就没一天说是好好地照顾过她,从记事起,老爹不是开会就是出差,早上天不亮人就走了,晚上睡仨来回觉了也不见老爹回,就妈还能好些,除了夜里医院当班,其他日子好歹还能朝个面,周小好说到委屈处,竟也就挤出好几滴眼泪来,说:“你们看看,说是我这挺好,有个当市长的爸爸,有个当院长的妈妈,可你们自己说,我这过的是什么日子?跟孤儿有什么区别吧?你们说吧!”院长妈妈搂过周小好,“对对对,我女儿说的对,我们亏了你了!今天你爸给你买菜去,亲自下厨给你做饭,将功补过吧,行吗?”周小好嘴一撅,“二十年的事儿,一天能换得回来?”妈又说了,“那你想怎么着?合着我们这当爹当妈的还得给你鞠躬行大礼赔罪?”
  周小好:“那倒不用!”说到这,周小好想了想,把挤下来的那两滴眼泪用力地擦了擦,故意还就不擦对正地方,那眼泪还在脸上挂着呢。周小好凑着妈妈往身边靠了靠,“你们要真觉得对不住我,叫我爸给我跟他那些战友说说,我们同学哪个没好工作?就我……”周小好话说到这就不往下说了,她跟某些成熟的社会人学了一招——话说一半留一半,这才叫欲说还休、欲擒故纵,更有杀伤力。
  “这事,”妈妈王娟顿了顿,犹豫了一下,道:“等你爸回来!”
  周小好嘴角一咧,“就知道是这样!你这辈子尽听我爸的,没一回当家作主的!我就不信,你说东了我爸偏说西!”
  妈妈笑了,拍了拍她的小脸,只说了四个字:“挑拨离间!”
  周小好笑了,道:“那有什么奖励没?”
  “奖励你一会儿洗碗!”
  周小好:“啊?天啊!我要你买白金项链贿赂我!”
  母女俩正闹到这儿的时候,周波带着雷声大进了屋。雷声大一见王娟就咋呼了起来,他吼着叫道:“王娟,王娟,你管管你家周波,太不像话太不像话,是家里钱多烧的慌还是咋?5块钱的东西他给人8块,有这么过日子的吗?你管管他!”
  王娟笑了,看了一眼周波,发现他手上空空的,别说菜,就连菜叶都没见一根。王娟没声响地瞪了他一眼,却还是笑呵呵地迎上了雷声大的话茬,“可不,他这毛病没一辈子也有半辈子了,我管他,老首长别生气。快,坐!”
  雷声大大剌剌地往客厅一坐,也不管地板不地板,穿着绿胶鞋,鞋底带着土,啪啪地两溜大鞋印子,咣当一声坐到了屋子中央。“渴死我了!水!”雷声大没容王娟客套,见桌子上有一储水的印着花的漂亮玻璃瓶子,端起来仰脖子就胡噜灌进了肚子。站门边的周小好一见可不乐意了,不由得小嘴又是一撇,满眼的不舒服。可老爹周波却高兴得了不得,也一屁股坐了过去,大手一挥,道:“娟,弄俩菜去,我和老首长今儿喝两盅,好容易碰上了!哈哈!”
  王娟心说你这家伙,叫你出去买菜,你一根菜苗都没弄回来,现在让我做菜我拿你做去?但嘴上愣没漏出来,笑着说:“行,我这就弄!你们俩唠着,马上就好!小好,过来,陪妈摘菜去!”
  周小好应了一声,不情不愿地正要过去,却被雷声大的大嗓门给拦了一下。
  “这是丫头吧?长这大了?”
  “是!”周波笑哈哈地应道:“可不,一晃20多年了,瞧瞧,我这也满头白发了!不是岁月催人老啊,是女儿催咱老!哈哈!小好,叫雷首长!”
  “嗨,叫啥首长,叫大爷!雷大爷!雷大爷亲切!”雷声大吼着大嗓门哈哈笑道。
  周小好硬挤出点笑模样,低了八个音调,叫了声:“雷大爷好!”
  “哎,好好!”雷声大应了声,立马又把一条腿盘了起来,鞋底上的土粘了自己一膝盖腿,他似乎瞧见了,大手象征性地拍了拍,转过身去又跟周波亲热地聊了起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我的风尘岁月》
    《迷乱之年》
    《男人本性》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2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