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二号首长》
作者:黄晓阳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重庆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5-6


  传媒王子唐小舟,在报社受到总编辑的无情打压,在家里,老婆谷瑞丹红杏出墙。自认为可以和美女记者徐雅宫发展一场轰轰烈烈的暧昧情事,却被委婉拒绝。
  正当人生处于低谷时,省委办公厅一纸调令,调他担任新任省委书记赵德良的秘书,命运曲线迅速触底反弹,总编辑的谄媚,谷瑞丹的温驯,徐雅宫的柔情,接踵而至。一幅全景式官场画卷,在他的生命中展现,而他以特殊的视角,发现官场之上,每一件小事,都闪射着政治智慧的光芒。

  01 官场中的男人: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
  唐小舟接起电话,耳边传来一声暴喝。
  赵世伦的声音沙哑尖利,每说一个字,就像挤爆了一只气球。唐小舟将手机往旁边移了移,尽可能离耳朵远一点。即使如此,赵世伦的声音仍然显得强大,穿透力超强,震得空气颤颤地抖动。他说,你懂不懂什么叫组织纪律性?省委宣传部两年前就下过文,你的脑子被泥糊住了?想找麻烦是吗,老子把你那爱往外伸的鸡巴割了,你信不信?
  面对赵世伦,唐小舟很想说,以嘴巴的尖利掩盖智慧的贫乏,是那些市井小人常干的事。你是老总,怎么能把自己定位在街头泼妇的层次?以粗俗表现智商,以低劣表现风度,以无知表现内涵,你不仅是在替党报党刊丢脸,也是在替整个新闻界丢脸。
  唐小舟接到这个电话,是在岳衡市岳衡县雍康酒业公司董事长吴三友的办公室。赵世伦骂了很多粗话,诸如狗肉上不了正席,诸如难怪老婆睡到别人的床上你连屁都没有一个,你整个一个太监,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放下电话,唐小舟表情复杂地看了一眼吴三友,知道是吴三友向赵世伦告了状,才引来这样的结果。这个吴三友,别看没读过几天书,却手眼通天,在江南省,绝对是个人物。唐小舟对徐雅宫说,报社有紧急采访任务,我们要赶回去。
  徐雅宫没有说话,立即清理面前的采访本和采访机。唐小舟将采访本往包里一扔,也不和吴三友打招呼,站起来就往外走。
  吴三友站起来,主动说,唐主任,吃了午饭再走吧,我已经叫人安排了,在新岳大酒店。
  唐小舟自然知道是假话,原想一走了之,转而一想,这家伙太嚣张了,得教训他几句,便站住,转过身,双手抱着胸前的公事包,盯着吴三友的眼睛,说,吴董事长的饭不好吃呀,我怕不留神咬断自己的舌头。
  坐上唐小舟的北京吉普,徐雅宫问,为什么不让采访?显然,她已经听到了赵世伦的话。
  这是一个很缺情商的问题。唐小舟要去雍康酒业采访纵有一万条理由,赵世伦不准唐小舟采访仅仅需要一条理由,因为他是总编辑。如果要进行类比的话,这件事,和徐雅宫进入报社工作的性质颇为相近。徐雅宫不具备当记者起码条件的理由有一万条,可她能够进入报社的理由仅仅需要一条。
  徐雅宫是去年才到报社的新人,毕业于雍州师大体育系,学的是游泳,当初招生时的毕业去向,是中学体育教师。不仅如此,徐雅宫有一个致命弱点,用记者部一些同事的说法,她老在跨栏,有一个栏,她怎么也跨不过去,在同一个栏前一再摔倒。
  这种说法比较含蓄,留有余地,实际意思是指徐雅宫的脑子里有一巨大断层,如同有的游戏玩家总也无法突破某个关卡,无论玩多少次,碰到这一卡,肯定死火。
  徐雅宫跨不过这个断层,与她的知识结构有关。她在小学二年级开始学游泳,小学四年级因为成绩优异进了省体校,不久夺得全国青少年游泳锦标赛亚军,因此进了省青年队。从那时开始,她就没正经读过一天书,也没有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被关进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她原以为将来能拿个全运会冠军甚至奥运冠军什么的,可这个梦在十五岁时破灭了,因为发育。据她自己说,刚刚进入青春期,人家还像没睡醒的荒原,她已经胸涌澎湃。膨胀的胸部在水中形成巨大阻力,严重影响了她的速度。她的教练不得不摆头,说,一般女人,做梦都希望胸大,可体育运动员拥有大胸,就成了大问题。
  徐雅宫既漂亮又聪明,角色转换快,接受能力强,又有顽强的毅力和超人的耐力。可她的文化知识和社会经验缺失,是一个难以弥补的短板。别的不说,一篇几百字的消息,错字别字就有一大堆,更不用说语病,无论哪个编辑拿到她的稿子都摆头。以她这样的客观条件,当新闻记者实在是太勉强了。可是,别的应届生还在试用的时候,她已经成了《江南日报》的正式员工。背后的内幕,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正因为如此,记者部的同事们,对徐雅宫有一种抵触情绪,部里先后安排她跟几个老记者见习,每次时间都不长。最后,主任把她派给了唐小舟。
  唐小舟是资深记者,也是才子型记者,文章写得天马行空,洋洋洒洒,江南省几所大学的传媒专业,拿他写的文章当范文。徐雅宫读大学的时候,就曾学过他的范文,现在能跟着他跑线,自然带着一股崇拜的惊喜。
  可唐小舟的个性太强,为人太张扬,恃才傲物,在江南日报社,颇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唐小舟和其他记者不同,他不关注徐雅宫进报社的内幕,也不盯着她的弱点不放,相反,发现了她很多优点,一直在背后支持她鼓励她,使得她的进步神速。与其他人感觉不同的是,和徐雅宫接触多了,唐小舟觉得她其实挺可爱。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嘛。许久以来,唐小舟就想画这幅画,他甚至觉得,只要有机会,这幅画,肯定被自己画成了。
  唐小舟没有回答徐雅宫的问题,而是把汽车开到了衡泰酒店。
  衡泰酒店,是岳衡市惟一的五星级酒店。停好车后,唐小舟进去登记房间,徐雅宫跟在他的后面,一句话不说,就连唐小舟为什么只登记一个房间,她也没问。
  唐小舟觉得,这就是他所理解的徐雅宫,她不会问这些事的。她充分信任他,只要他所做的事,她都认为有必须的理由。唐小舟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他到岳衡县采访雍康酒业只是目的之一,还有另一个目的,想借助这一机会,将徐雅宫给办了。
  事情能不能办得成,唐小舟在心中评估过很多次,也试探过很多次。
  刚开始,他借助某种机会,轻轻地挽一下她的腰,或者两人一起过马路的时候,牵一下她的手。对此,她没有任何反感,他也就胆子更大了。两人最接近的一次,是不久前,完成了采访又在采访单位吃过饭,见时间还早,他约她去沿江风光带走一走,趁着那机会,他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揽了她的腰,见她并没有挣脱,又将整个身子往她胸前靠。他的身体,贴在她的半边乳房上,那种弹性而又饱满的感觉,让他很受用。他再一次大受鼓舞,将自己的脸贴了她的脸,并且用唇在她的脸上嘬了一下。他原以为她会推开自己,没想到,她不仅没有推开,反而转过脸来看他,结果,反倒是让她的唇碰到了他的唇。他很想将她的唇压住,并且将舌头伸进去。他刚开始有动作,她便逃了。
  有了这些经历,唐小舟觉得,他就像一个农民,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地种了一田稻子,现在已经满田的金灿,只等一个阳光明媚之日,将稻子收了。
  进入房间,关上门后,徐雅宫傻乎乎地问,既然不让采访,我们为什么不回去?
  唐小舟说,急什么?吃了午饭,休息一下,再回去也一样。
  徐雅宫看了看腕上的时装表,说,现在还早呀,才刚刚十点钟。
  唐小舟想,装什么呢?你都跟着我进房间了,难道还不清楚我心里想什么?
  他向她走近一步,趁着她的手腕放下之前,一把抓住,又往自己面前一拉。
  徐雅宫显得有点惊讶,问,师傅,你要干什么?
  他根本不回答,一把将她抱住,然后将自己的嘴贴了过去,要吻她。
  他抱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抗拒,她胸前的两团肉,便紧紧地顶住了他的胸。他的嘴即将贴上她的唇时,她就像一只电量不足的遥控器,终于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推开,说,师傅,不行的。
  他向前走一步,再次将她抱在怀里,问道,为什么不行?
  她说,不行就是不行。
  他说,我喜欢你。
  她说,你有老婆。
  他说,别提那只母老虎。说完又要亲她。
  她用手顶住他的嘴,说,师傅,真的不行。她一直不叫他老师,而叫他师傅。
  他以为她只是做出一种姿态,一把将她抱起,走到床边,将她放倒在床上,自己压了下去,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胸。他颇为吃惊,她的胸真够大的,他的手放在那里,显得太小了。唐小舟的老婆谷瑞丹,也有一对很大的奶子,为此她特别得意,唐小舟多少也有些满足,今天才知道,与徐雅宫比起来,谷瑞丹的那对奶子,只能算是中等。
  唐小舟加强动作,徐雅宫不从,拼命地挣扎,用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到底是运动员出身,她的双手极其有力,唐小舟挣了几次,竟然没有挣脱。
  唐小舟并不相信她真的拒绝,以为仅仅是一种过程。但很快,他有了新的看法,她是真的不愿意。
  她说,师傅,真的对不起,我只把你当老师看,从来没有想过别的。
  他说,那你现在想也不迟。
  她很坚决地说,我不会想的。我求你,放过我,好吗?
  唐小舟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屈辱巨大的伤害。
  在单位,没有人喜欢他,说他智商超人,情商为零。在家里,他也没有半点地位,老婆常常骂他是个书呆子,没用的蠢货,除了会写点文章,什么用都没有。长期以来,他生活在极度的压抑之中,原以为徐雅宫对他不一样,便以为荒漠般的心灵深处,总算还有一片绿洲。现在才知道,连徐雅宫也一样看不起他。一股巨大的挫败感攫住了他,他再也没有了冲动,从徐雅宫身上爬起来,拿起自己的包,转身出了门。
  坐上车后,徐雅宫问,师傅,你不高兴了?
  唐小舟想,老子当然不高兴。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看不起我,连你也看不起我,我能高兴得起来吗?这话自然不能说,只是言不由衷地说,没有呀。又说,反正我受的打击够多,再多受一次,小事一桩。
  徐雅宫说,对不起。
  唐小舟自嘲地笑笑,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是命运对不起我。便启动了汽车。
  闹了一圈,午饭都还没吃上。他想,回去下点面条什么的对付一下,然后睡一觉。
  他在报社有一套很小很旧的房子。尽管他的资历很深,毕竟职位不高,又没有人脉,报社修了几幢新楼,分房子的时候,弄一套别人轮换了几次的旧房子,就把他打发了。好在老婆混得不错,是省公安厅宣传处的第二副处长。现在这套三室一厅,就是谷瑞丹分的。
  这个中午,他之所以回来,是因为谷瑞丹不在家,参加雍州市公安局的一个活动去了。通常这一类活动,中午肯定会在一起吃饭,而这餐饭,也一定会吃上好几个小时,不当场醉倒几个,肯定收不了场。
  回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钥匙根本转不动锁。他想,是不是自己走错了门?再仔细看一看,没错,六零一室,正是自己的家,门口那出入平安的贴画,是过春节的时候,他和女儿一起贴上的。既然房间没错,那是钥匙错了?抽出来仔细看一看,没有错。再插进锁孔试一试,仍然转不动。难道小花睡午觉把门反锁了?这种可能是完全存在的。
  他掏出手机,拨家里的电话,刚拨了两个号码,突然觉得今天中午的情况十分特殊,他甚至闻到了某种阴谋的气味。
  他将这两个号码销掉,拨打保姆小花的手机。
  小花虽然是保姆,但在家里的地位,比唐小舟还高。谷瑞丹常常能收到别人送的手机或充值卡之类,唐小舟也会偶尔遇到这样的机会。拿到这些手机,谷瑞丹首先是满足自己,换下来的旧手机也卖不了几个钱,又有充值卡,顺手给了保姆小花。整个公安厅大院,有很多小保姆,小花是第一个拥有手机的保姆。
  唐小舟甚至觉得,谷瑞丹这样干,就是想让他明白,在这个家里,连小花的地位,都比他高。
  小花接起电话,倒也客气,问道,唐叔叔,有什么事吗?
  唐小舟问,你在哪里?
  小花说,我在外面。
  唐小舟再问,谁在家?
  小花显得十分警惕,问道,你在哪里?
  唐小舟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端倪,便撒谎,说,我在岳衡,谁在家里?电话一直占线。
  小花说,谷阿姨在家,可能是她在用电话吧。
  唐小舟已经明白了一切,仍不甘心,继续追问了一句,她不是去市局开会吗?
  小花说,会已经开完了。
  一切昭然若揭,谷瑞丹在家,并且不是一个人,她应该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早在几年前,公安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实习书记》
    《铁老大》
    《翻译官》
    《高层饭局》
    《金鱼缸》
    《预谋出轨》
    《对局》
    《换届》
    《退伍兵升官记》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2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