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剩女我最大》
作者:莲花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新世界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3-30


  本书以超级剩女为题材,涵盖时下热门的剩女、小三、和暴力捆绑婚姻话题,以剩女柳苏苏和离异陈文栋感情纠葛为主线,叙述了大龄女青年对爱情的不敢碰触和对婚姻的盲目慌张,三个女人不完满的爱情与婚姻经历,尽显了爱的此岸纠结了众多无法泅渡到彼岸的因由,而三个女人对生活的坚强态度又使人欣慰和鼓舞,毕竟有些感情注定只属于曾经的刻骨铭心。
  1、笑里藏刀,寂寞伤人
  苏州这个小家碧玉的城市,在凌晨的夜里依然有彻夜的霓虹在闪烁,笼罩在夜色之下的喧嚣,穿透那些因为空虚而无聊,因为寂寞而无望的人群。
  尽管无聊的人太多,却也没有人用自己的无聊去慰藉他人的无望和悲伤。
  “谁说29岁是我的幸运年?所谓的幸运就是男人跑了,还卷走了我的私房钱?事业垮了,把别人捧上来自己下台?以后谁再和我提‘幸运’两个字,我和他死磕。”
  苏苏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悲伤得有些抓狂,落寞得有些无助,眼泪汇聚成了汪汪的河流,手里的玩具熊遭受了史无前例的非人虐待。
  年关在天桥遇到算命的,心血来潮卜了一卦,算命的说29岁是她爱情事业双丰收的幸运年,这是30岁来临之际上天对她的垂青和眷顾。
  29岁分明是一个难逃的劫数,分明是垂死挣扎的回光返照。
  “人事方面做一下调整,大家都知道主编位置缺席太久,一直是柳苏苏身兼数职,所以社里决定由……”
  由字还没说完,柳苏苏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接受即将卫冕的皇冠,想着老总朱老头子单独把她叫到办公室,亲切地说:“小柳啊,你在公司也不少年头了,怎么也算三朝元老了,考虑过跳槽没有?”苏苏一脸严肃坚毅地表决心,“朱总,公司当初不嫌我没有经验才疏学浅,我怎么能在公司成长的时候另谋他路呢,朱总,您放心,我势必与公司同呼吸共命运。”
  朱老头子笑嘻嘻地握着苏苏的手说:“公司就缺你这样的人才,踏实,努力,以后要继续发挥你的作用啊。”苏苏激动地差点敬了个礼,心里美滋滋地想着那句“继续发挥作用”的话,潜台词岂不是要重用之?
  “由编辑部的曹文辉担任主编一职,小曹勤勤恳恳……”
  接下来的话苏苏已经听得有些混沌了,幻想啊幻想,一切都是肥皂剧,净做梦了,聪明的她站起来鼓着掌,嘴里说着恭喜,佯装无事。
  早上老朱路过苏苏办公室时还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好好干,公司不会亏待你的。”原来所谓的不亏待就是将份外的工作抽回了。
  意料之外,完全是一场滑稽的游戏,一个根本不是对手的胜利者走过来和她握手,还说“以后麻烦苏苏姐协助”。看人家多会说话,说“协助”而不是帮助,更不是“关照”,适应之快令人咋舌。
  苏苏用她职业的微笑回馈新领导,说:“哪里,以后还劳烦曹主编多多关照我才是。”
  接着肥头大耳的朱总走过来说:“苏苏,公司知道你是个人才,小曹某些方面还真需要你把关协助啊。”
  尴尬和难看,苏苏恨不得抓碎自己昨晚通宵熬出来的稿子扔到老板油亮的头上,再指着鼻子骂他:“无能,有眼无珠,早晚你的小杂志社倒闭。”
  饭还要吃,工作还得做,老板还要哄,新领导还要巴结。
  “朱总,您客气了,作为公司员工您不吩咐我也得抛头颅洒热血。”说完自己都觉得恶心。
  世界就是这样的,你倾注汗水得来的东西,有些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拿走。
  昨晚也就是公元2010年2月24日,柳苏苏站在苏州最繁华的观前街,金色褶皱壁纸包装的柱子,彩色花纹修饰的围墙,美罗商城、金鹰国际、人民商场……彰显着品牌、奢侈和繁华。
  夜的风带着刺激皮肤的寒冷灌向站在路口的苏苏,她打了个哆嗦,双手环在胸前抱紧自己。风卷着塑料袋旋了个圈又卷到角落处和她一样哆嗦着,因为一期关于夜生活的杂志专题,她非冲动地跑到这个地方看看白日里热闹的场合夜晚会怎样的冷清寂静。
  这个地方居然在零点报时的时候还热闹着,有醉酒的男人,吵架的情侣,收摊的小贩,三三两两开来开去的车子,酒店、飙歌城前拉扯的男女、停放的车辆、说胡话的男人,当然还有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麦当劳。
  苏苏拿出相机拍了几个镜头,收场打道回府。这丫头前些日子独闯了酒吧、KTV、浴场这种男人寻欢作乐解决生理需求释放多余精子的地方,非写出创意,标新立异追求独一无二的完美。
  今天苏苏带着昨晚拍的照片和通宵熬出来的稿子,从衣橱里挑出一件白色连衣裙,光鲜亮丽,发髻梳得光亮,高跟鞋走起来也咔咔作响,幻想这次竞选主编非她莫属。
  当她以一个骄傲的姿态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好像走红地毯一样接受众人羡慕目光时,内心抑制不住的喜悦。然而当她站起来接受最神圣的宣告时,听到的却是别人的名字。
  “苏苏,节哀顺变,你不知道小曹是朱总的侄女吧,亲的。”
  “人家来这儿根本不是做小编的,那只是练练手。”
  “家族企业的悲哀啊,同情!”
  工作中的打击在他人不经意的笑话中将她的尴尬升腾到极致,此时的苏苏好像走进一个传说,这个传说在江湖上早已闻名,而这次的闻名却是因为一件极其令人崩溃的事。
  “没关系,对女人来说,感情上的风调雨顺绝对PK得了事业上的磕磕绊绊。”她想着自己相恋七年的男友,幸福地傻笑。

  2、熬不过的“七年之痒”
  叶峰出差一个星期了,今天回来。虽然在一起七年了,苏苏还是不习惯他不在身边的日子,还是会深切地思念他。苏苏调整好心情专门跑到范思哲砸重金买了件淡粉色的衬衣调剂一下平淡的生活。
  回到家苏苏看到叶峰很疲惫地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于是打消了要把自己落选的事告诉他的念头。
  “宝贝,我回来了,好想你哦。”苏苏几乎是扑到叶峰身边,“来让我亲亲。”苏苏双手捧着叶峰的脸送到自己嘴边,狠狠地亲了几下。
  “宝贝,猜,我给你买什么了?”
  “还有什么,衣服呗。”叶峰懒洋洋地说。
  “你怎么知道?”
  “每次不是衬衣就是领带,这些不需要对尺寸做过多的要求,最重要的是实惠。”
  晚饭过后两个人躺在床上,用叶峰的话说“就算各自扒光了也没什么兴趣”,但是还要习惯性地完成作业才睡得着。
  早晨苏苏还赖在被窝里,就听见叶峰叮叮咣咣穿衣服洗脸刷牙的声音,她揉揉惺忪的睡眼,问道:“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哎,你这个女人怎么老是不带脑子,不是告诉你我的东西不要乱放吗?”叶峰翻翻衣柜又把床上的被子掀开到处找着什么,压根没听见苏苏说什么。
  “怎么了?”
  “怎么了,晚上告诉过你我今天有重要会议,要打那条红色的领带吗?”劈天盖地的指责,如果在平时或许苏苏可以把这些当做玩笑或者恋人之间的打闹,而此时却是火山爆发的导火线……
  “你知不知道我没竞选上主编的位子,昨天你爱答不理,今天大早晨就制造噪音,不要什么事都让我迁就你,来配合你的脚步,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习惯。饭你不做,碗你不洗,地不拖,而衣服永远把我当成全自动洗衣机,回到家就知道享受……”
  “你脑子进水了。”
  争吵的往往是小事,互相指责却能把小事推到高峰。
  结局是这个男人大清早夺门而出。
  苏苏一直以为这次和以前的每次一样是情侣间的小打小闹,直到下班回到家发现房间一片狼藉,以为有贼,再仔细看看,才发现但凡叶峰的东西都收拾走了,两个人共用的工资卡也不见了,里面有她的五万块钱。
  “本来就不是我的错,这次我偏偏不找你,不道歉,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一天,当做赌气。
  两天,坚持赌气。
  三天,真正没有硝烟的战争。
  四天,开始后悔和寻找,却怎么也联系不到,叶峰的电话总是“不在服务区”,一切短信均得不到回复,QQ也有气无力地灰暗着。
  五天、六天……
  时间越来越漫长,惦念和担忧铺天盖地地袭来。苏苏躲在家里不断自责,每一个夜晚神经都高度紧张,每一次听见上楼梯的脚步声都盼望是他,而每一次打开门看见的总是黑暗和空无。
  直到第七天苏苏收到一条短信:“苏苏,我们分手吧。拖了这么长时间谁都累了,何况我们并不适合。”
  苏苏打电话过去,已经是关机。
  男人的绝情往往比女人更决绝,不听任何的狡辩和解释,也不允许看到女人的泪水和楚楚可怜的脸。
  苏苏无休止地发着短信,告诉叶峰只要他回来,自己什么都可以改,再也不任性,再也不乱放东西,再也不把脏衣服堆到成小山,再也不乱消费……总之一切女人的尊严都抛下了,只想换回一个男人。
  一直到一个月后,还是没有得到叶峰的任何回复。苏苏这才明白他们七年的爱情终于走到尽头了。
  此时此刻任何的诺言和海誓山盟都死在胎中,还没来得及孕育就已经完蛋!
  “男人是最不可靠的动物,就像女人不可靠一样。”这是好友蓝颜的经典名句。
  “那什么可靠?”当时的苏苏还笑蓝颜的幼稚。她不就是可靠的女人,叶峰不就是可靠的男人吗?
  “有时候我们自己都不可靠,还指望什么可靠?”
  “所以你就成了爱无能,放在身边一堆优良品种就是无动于衷?”奚落蓝颜用这句话正中要害。
  “大概可能好像是吧!”习惯了苏苏说自己“爱无能”,此刻也不需要辩解什么,何况现实确实这样。
  当时的苏苏不相信蓝颜的幼稚言论,现在一切成了谶语,那个男人果然不可靠,消失的速度赶上2009年12月某一天精子和卵子结合的速度,让人来不及猜想更来不及接受,而那次自己联合那个男人一手摧毁了一个生命。

  3、“贱”字当头,意外怀孕
  真正意识到失恋的时候,苏苏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我跟了他七年,七年啊,我们差点就结婚了,颜颜你知道吗?我以为这辈子就跟定这个男人了,我那么爱他,没有他我会死。我每天都在不停地回忆,回忆快把我杀死了,我想恨他,可是恨不起来。我没出息,就是爱他,依赖他,迷恋他身上的味道甚至他说话的表情……”
  “想哭就哭出来,我替你诅咒叶峰这个王八蛋,我诅咒他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打光棍。”
  苏苏扑哧笑了:“不许你诅咒他,万一他还回来,我还要他。”
  “携你的五万元巨款潜逃了,你不报110通缉他,还在这痴心妄想他能回心转意,一个字。”
  “什么。”
  “J-I-A-N贱。”
  呜呜,苏苏又哭起来了。
  “我的傻姐姐,平时聪明伶俐,怎么遇到爱情成脑瘫了。”
  “我难过,难过。”苏苏痛苦地呐喊着,拿起啤酒咕咕嘟嘟又是一瓶。
  蓝颜夺下她手中的啤酒瓶:“苏苏,别喝了,你不知道酒精对你没有作用啊,顶多促进新陈代谢跑几次厕所而已。”
  “我难过,就想喝醉,为什么我都喝不醉。”
  “你那酒量东北男人都害怕,治疗失恋不管用,要不咱购物去。”
  “花钱的事我不干。”
  “还挺理智,那就是没事。”
  作为苏苏最好的朋友兼大学同学蓝颜义无反顾地承担起苏苏倾诉的对象。
  苏苏回忆起过往情节,曾经撕心裂肺的疼痛又一次袭击了她脆弱的心脏。关于这件事蓝颜也是第一次听她讲起。
  “嗯?你大姨妈怎么还没来?”叶峰突然问起来。
  “不会吧,只是几次没有防护措施,而且都是安全期。”苏苏不太相信自己有这么“好”的运气。
  第二天买了试纸检测,结果关键那条线半明显地躺在那里,若隐若现。听说这叫“弱阳性”,中奖的可能性极大。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好像有谁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苏苏看着叶峰,叶峰说:“不太可能,还是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再说吧。”
  “如果有呢?”自己这个不大不小的年龄,有着不轻不重的工作,两个人的关系不紧不慢,物质基础不多不少,精神享受若有若无,是生还是不生?
  “还是不要了吧!”虽然叶峰说出这样的结论也是自己所想,“未婚先有子在老家是不允许的。”但是从深爱的男人口中这样没有商量地说出来,还是无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都市女性暗地里风情万种:《闷骚》
    《我本纯良》
    《出租爸爸》
    《下套儿》
    《幸福阶梯》
    《我愿意》
    《别动我的男人》
    《冬约,夏至》
    《权路》
    《捕婚时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0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