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老板夫人》
作者:烟雨秦楼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湖南人民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8-6


  小说借“杀人犯”郭大海(小说中的“我”,老板司机)的眼来扫描当代老板太太们的情感生活,扫描她们在风光的社会地位背后,难以言说的情感尴尬。郭大海曾先后做过三位老板的司机,第一位老板是国营企业红城酒厂党委书记翁玉善,在红城酒厂倒闭后,郭大海招聘进了私人企业银星酒店,成为银星集团总裁何蓁宁的司机。因为一场赌局,何蓁宁把司机郭大海输给了红河房产的老总谢家铭。十五年来,作为司机的郭大海目睹了三位老板与他们身边女人的情感纠葛,一方面是物质的富有填补不了一群阔太太们的情感空洞,她们在情感压抑和性压抑中拚命挣扎与试图突围;而另一方面却是以丁语蓉为代表的女人对阔太太生活的羡慕与疯狂追逐,为嫁入豪门甚至不择手段。郭大海在沦为丁语蓉情与性的奴隶后,无法自拔的做了丁语蓉的帮凶,最后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引子
  郭大海,男,35岁,红河房产公司老板司机,2008年3月28日晚11点19分,潜入红星花园九楼A座901室,向红河房产公司公关部经理丁语秋求爱,遭到丁语秋严词拒绝,遂恼羞成怒,用水果刀刺中丁语秋心脏,导致丁语秋死亡。事后郭大海投案自首,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这是警察给我作的一份口供笔录。作完这份笔录之后,我就安静地等待着行刑的日子。奇怪的是,我竟然一点儿也不害怕,对死亡还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在过去的35年里,我其实很少想到死亡这个命题,不去想是因为我活得很世俗,很现实,当然也很正常。在我看来,经常思考死亡的人,除了患者外,就只有两种情形了,要么是理想的追逐者,要么是理想的破灭者。追逐理想的人因为太过于看重死亡的意义,便急于在他们有生之年体现其生命不同寻常的价值,比如我的老板谢家铭,他的办公桌玻璃板下压着他的座右铭:“生命苦短,只争朝夕,以有限的生命,创无限的价值。”这说明他时刻在以死亡提醒自己,要加油,要奋斗,要马不停蹄朝前奔。他活着的全部意义几乎可以简化成与死亡的较真,从某个角度来看,正是死亡的警示成就了他辉煌的事业。
  如果对于追逐理想的人来说,死亡是一根鞭子的话,那么,对于理想破灭者来说,死亡便成了一种慰藉,甚至是最大的慰藉,是活下去的最后依凭。很多人正是凭借死亡这一冷冰冰的人生结果来抚慰被现实撞得千疮百孔的内心。
  我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也没有什么蓬勃的野心,换句话说,我对生的欲望从来都不是那么强烈,也致使我对死的抗拒同样不够强烈。

  1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个来看守所看我的是花染轻胭。事实上,在我待在看守所的日子里,是不允许任何人探视的,除了律师。但我不需要律师,我拒绝辩护。后来,我知道花染轻胭为了见我,动用了特殊的关系,也动用了她的特殊的身份--她是个作家,著名的情感作家。
  她还是那样弱不禁风,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眉眼间的从容恬淡,仿佛峡谷中的幽兰,宁静清新;周身散发的典雅脱俗,又如深山里的溪水,不染尘埃。不,严格意义上说她不能算特别漂亮的女人,但骨子里透出来的书卷气和女人味,总是让人有莫名的心动。这是个需要细细品方才出味道的女人。以上这些不是我的感觉,我是个肤浅的男人,看女人多数时间只停留在表相,停留在视觉的刺激上。告诉我关于这个女人的与众不同是我的老板谢家铭。当时他给我讲这些话的时候,刚从一场盛大的宴席上撤下来,送他上车的是一个与花染轻胭相貌有几分相似的女人。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多了句嘴,说,这人可真像胭姐。老板谢家铭带着五分的醉意大摇其头,说,No,No,No,没有人可以像花染轻胭,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她那样的女人了。
  我知道那个时候花染轻胭不在我们这座城市,她在北京参加她的新书签售活动,我们这座城市的《红城女报》非常隆重地报道了她的签售活动,还附有一张高清晰度的照片。照片上,花染轻胭长长的卷发蓬松地披在左肩上,显得漫不经心。她永远是这样一副随情随性的样子,仿佛对生活没有太多的欲望,但又不是完全的无欲无求,而是与某种欲求保持着恰如其分的距离,那种距离让她浑身上下散发出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味道。这张报纸我的老板谢家铭叫我买了三份,分别搁在他的办公室、办公楼休息室以及我开的这辆宝马车内。我时常看见老板谢家铭捧着报纸长久地凝视,那个时候,与其说他是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不如说他只是情场中寂寞的情种。作为男人,照理说,前者的形象更应该打动我,但往往让我特别动容的是他想念花染轻胭的时候。
  按照往常的交情,花染轻胭是不应该来看我的,我既不是她的亲朋好友,也不是她的读者粉丝。虽然我曾经多次接受老板的吩咐去接送她,也多次替老板送东西到她家里。但一直没和她有深入的交谈。她倒是很有兴趣尝试与我聊点什么,可在我看来那不过是一种职业习惯--作家总是喜欢打探他人隐私,在他人隐私中寻找创作灵感的。他们把这美其名曰关注生活,观察人生世相。所以,在花染轻胭的面前,我不敢表现得太过殷勤,我既不愿意成为她笔下可笑可叹的人物(肯定是小人物),更不愿意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一个聪明的司机应该明白,与老板的女人保持一定的距离日子会舒服点,尤其是老板特别钟爱特别宠幸的女人。
  我们对视了大约五秒,她说话了,大海,你还好吧?
  我还好?笑话,我怎么会好?一个被收押的杀人犯还能用好与不好来界定?你就讽刺我吧。这些话我没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溜达,却引发我排山倒海的疼痛。这疼痛让我好生奇怪,我拒绝辩护,安静地等待宣判与行刑,这说明我去意已决,对尘世了无牵挂。但此时,面对一个女人的发问,为什么还会感觉疼痛?
  我默默地看着我的老板谢家铭深爱的女人,她的脸略显苍白,细长的眼睛里有隐隐的血丝,我猜她肯定又熬夜了。花染轻胭经常熬夜,不,应该说她几乎天天都熬夜。每次坐上我的车,老板谢家铭就会对她说,注意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革命的本钱比革命重要啊,我的胭胭同学。其实老板谢家铭完全没有必要说这些不会起任何作用的话,因为绝大多数作家都喜欢颠倒黑白,昼伏夜出。我敢打赌,人类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文学作品都诞生在月黑风高抑或月朗星稀的夜晚。我有时候会想,写作是不是也像做爱一样,是一项不太适合于光天化日之下的运动,唯有在柔和暧昧的灯光下才会有激情与高潮的体验?
  花染轻胭是个作家,准确说是位情感专栏作家,据说她的文字既大胆性感,又不乏细腻柔情。在这个情感世界困厄重重、爱情天地愁云惨雾、婚姻发展举步维艰的时代,她的出现就像在停电的黑夜里点燃了一支蜡烛,那摇曳的光影,既具有某种导航的作用,又充满了某种神秘的诱惑。因而拥有大批的崇拜者、仰慕者,于她来说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然,我是个司机,属于粗人系列,对所有关乎风花雪月的文学都不感兴趣,自然也就包括花染轻胭的文学。不过,从她出道以来,我先后经历的几任女友无一例外都是她狂热的拥蹇者,无一例外都有过深更半夜揪着我的耳朵,强行逼我听她们朗读的经历。有一次,我告诉花染轻胭这事,她快乐地笑起来,说,是不是很难受啊?要是难受的话,就告诉你女朋友,说作者规定不许朗读出声,只准心里默念。
  那可不敢,她们还不把我的耳朵给拧下来。说真的,胭姐,我可没敢告诉任何人我认识您,还有幸常有机会接送您。就连女朋友也没说过。您是名人,老板也是公众人物,保护你们是我的职责。我嘴上说着这些话,心里却在想,倘若我的女朋友们知道我常常能够如此近距离接触花染轻胭,不知道在她们的眼里,我的身价会不会有所提高?
  花染轻胭脸上的笑意便隐去了,眼里有淡淡的忧郁浮上来。她说,谢谢你,你真是善解人意,真是个好人。
  我默认了花染轻胭的评价--好人。那个时候,我的确认为我至少不是个坏人。现在想来,对一个人最准确的评价,毫无疑问应该盖棺后再说。
  不过,有一次,我差点就找花染轻胭索要签名书了。某个春天,刘德华被邀请来我们这座城市义演,我的第三任女友听演唱会的欲望像吃了春药一样无法遏止。我在卖票窗口徘徊了又徘徊,终究舍不得半个月的工资。女友自然与我吵到要翻天,把细小到某次我比她多吃了一枚鸡蛋、某次我买的衬衫比她买的裙子多五块八毛钱的事都搬出来展览,展览的目的无非两个,一个是证明我抠得不像个男人,另一个说明我无能得不配做个男人。可是,要我无限度地奉献钱财去证明自己像个男人,这事他妈的我就是做不来。不过,我倒是可以做一件证明自己配做个男人的事情。于是,我打算找花染轻胭索要一本签名书。这想法折磨了我一天一夜,当我终于决定将想法落实到行动时,我的老板谢家铭像无所不能的仁慈的上帝,送给了我一张演唱会的门票。感谢那张门票,让男人的名号得以继续戴在我的头上。我的女友暂时收回了对我的强烈鄙视,并报我以热烈的拥抱与亲吻。
  坦白说,我真是不明白那些追星族,怎么就那么狂热呢?其实名人真的没什么,他们头上的光环不过是我们局外人给加上去的,你摘掉了,他们就成了和你一样的普通人。比如花染轻胭,在我的眼里,很多时候她不过就是个寂寞的离婚女人。
  这个寂寞的离婚女人此时正用探究式的眼光看着我,在等待着我回答好还是不好。我依然不说话,继续盯着她看,揣摸着她来探视我的真实用意。我一向是个喜欢揣摸别人的人,不知道这是不是与我的职业有关。人说伴君如伴虎。虽然我只是个司机,但我身边坐着的是老板,而且是大老板。一个公司就是一个王国,一个老板就是一个国君,尤其是一个大公司的大老板。我得时时小心谨慎,把老板侍候满意了,我就可以睡个囫囵觉了。又或者说与我的空余时间多得没法填充有关,把老板送到目的地后,我空出来的时间时常只能用来坐在车内打盹,有时是真睡,有时是假寐。睡不着的时候就非得拿点无伤大脑的事情来琢磨,比如手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左手亲情右手爱
    《当家主妇》
    或许,与爱无关
    《秋色连波》
    《非常错爱》
    《三十不嫁》
    《幸福阶梯》
    《婚后无战事》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
    《牛胆神偷》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