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
作者:范家庆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7-7


  漂亮质朴的农村姑娘穷花,说服了观念保守的父亲,随同外出务工的表哥一起进了城,希望通过打工改变自己的人生。缺乏技能的她,只能选择保姆这个行业,没有想到的是,姣好的外表使她踏入了一个官场陷阱,一个深不见底的是非漩涡。
  炎黄银行的行长王悍东为了拉拢组织部长,为自己以后的官场生涯铺路,与组织部长的公子徐沈平交好,连自己包养的情妇颜丽都送给徐沈平玩弄。他打听到组织部长徐文俊家的保姆近期要回家结婚,就在家政公司务色了穷花,改名琼花后送进了徐家,期望博得徐公子的好感。
  组织部长徐文俊的老婆沈彩虹爱财如命,胆大包天。通过卖官敛财,徐文俊夫妇收受了巨额现金,都放在主卧室的床下。穷花在一次打扫卫生时,发现了床下的秘密,心惊胆战。她在恐慌之下,将这一切告诉了王悍东。王悍东大受启发,通过发奖金掌控了琼花,让她定期向自己汇报徐家的一切,以便搜集徐部长贪腐的证据,留作日后派上用场……

  第一章穷花想要进城挣钱
  吴穷花二十岁了。
  穷花生在老少边穷地区的土地上,老少边穷地区也就是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的简称。穷花的家乡除了不是少数民族地区外,其余的三项都占全了,但归纳起来也就贫困地区这一条最具特色。当地有一段自编的顺口溜说:“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通讯基本靠吼,娱乐基本靠手。”
  穷花的妈妈走得早,家里只有穷花她爹吴解放和挨肩儿长大的五个姐妹。吴解放给五个闺女分别起了五个好听的名字:金花、银花、桃花、梅花、穷花。吴解放给大女儿、二女儿取名金花、银花,是因为穷怕了,可随着后面的几个女儿又相继出世,如果按金、银、铜、铁、锡的顺序取下去,不仅越来越不值钱,做闺女的名字也显然不合适。吴解放灵机一动,又在“花”上做起了文章。三女儿是春天生的取名为桃花,四女儿是冬天生的取名为梅花。
  吴解放的第五个女儿取名为“穷花”,则是另有一番来历。
  吴解放的婆姨先后五次生产都是在家里分娩的,除了在生金花、银花的时候请过接生婆到家里来助产外,以后生娃儿索性连请接生婆的钱也省了。一是她自恃生孩子已经是熟门熟路,二是她怀的胎儿瘦小,不像城里的婴儿生下来都有七斤八斤的,生起来相当费事。因此,她生桃花、梅花时,都是采用自助式生产,而且这两次生产过程也十分顺当。可是她在生穷花的时候,偏偏大意失了荆州,不知道是卫生纸不干净,还是剪脐带的剪子没有彻底消毒,得了农村里称为“产后风”的产后败血症。因为家里的那点现钱实在无法鼓起他们上医院的勇气,吴解放只好让婆姨先在家里拖上几天再说,眼看她快挺不过去了,吴解放才找人帮忙把婆姨抬到乡卫生院。大夫看过病人后说,卫生院条件太简陋,药物也不齐全,要立刻转到大医院去瞧,但病人病到了这个程度才来治,恐怕大医院也回天乏力了。
  从乡卫生院回来只过了一天,吴解放的婆姨就撒手西去了。
  吴解放办完了婆姨的后事以后,看着眼前是一排溜的五个无娘的女儿,不知今后如何是好。只过了十天时间,吴解放看上去一下子就衰老了十岁。因为婆姨是生娃儿死的,所以他把最后一个一出世就没娘的娃儿取名为穷花。
  吴解放以后的日子再也没有添丁进口带来的喜悦和哀愁。他天天看到太阳从东山头升起,依旧又在西山头落下,这样一晃就过去了二十年。
  穷花就是在这样的乡镇、这样的山村、这样的家庭里,吃国家的救济粮、穿城市的捐赠衣,一直生活了二十年。
  在穷花二十年的生命历程里,确实没有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大事。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现在的穷花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一个大姑娘。穷花天然雕饰,素面朝天,不但美丽而且健康。
  所有在穷山村里长大的农家姑娘,都具有天生的健康优势,她们属于绿色环保型的:她们从小就没有见过西方称为垃圾食品的洋快餐,所以没有性早熟之忧,这是其一;其次,山区的空气里没有汽车尾气污染,因此她们不必担心自己身体里的铅含量会超标;第三,她们基本上从小吃素,从来不存在营养摄入过多的问题,因而不必像大城市里的淑女们那样,花大把的银子去减肥、花上许多气力去跳健美操……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单从健康角度去分析,穷也有穷的好处。虽然把穷的好处和穷的坏处放在一起比较,前者的好处实在是微不足道。
  这年除夕前的第三天,吴解放的堂哥吴新生的儿子大春回来了。大春在南方的大城市打工,和大春一同回来的还有他的女朋友袁桂香。
  大春不顾回家的一路鞍马劳顿,回家第二天就带着他的女朋友,一起来看望堂叔吴解放。大春送上了一整条卷烟后,向吴解放介绍了自己的女朋友:“叔,她是咱女朋友袁桂香,贵州人。她和咱在同一个小区上班。咱当保安,她做清洁工。”
  吴解放看了袁桂香一眼,这个贵州女子生得小巧了一点,皮肤黑了一些,五官生得基本端正。靠山村的小伙子只要能找上媳妇儿,不宜对媳妇儿过分挑剔。他问大春:“你俩对上象就快要结婚了,准备啥时办喜事?”
  大春的回答令吴解放大跌眼镜:“啥时办喜事还没想过。不过办与不办都无所谓,咱俩三年前就住在一起了。”
  “那咋成?你们不怕别人指着你们的脊梁骨说闲话?”
  大春很耐心地向吴解放作了解释:现在时代不同了,外面的世界变化很快,越来越精彩,不但有同居的(他和袁桂香就归入同居这一类),还有试婚的。试婚中如有一方不满意,就和购物不满意可以退货一样,当即一拍两散,谁也不欠谁的。当然少数时候也有被男方甩掉的女方心理不平衡,向男方追讨青春损失费之类的纠纷,不过女方把官司打到法院也是白搭,法律不保护非法同居关系。人的身体试都试了,要点钱能补偿个屁?无非女方是想弄一点钱,下一回馆子,添两件衣服,为下一次试婚做些准备罢了。
  吴解放认为这里面有些不妥:“大姑娘和别人试过婚,还有谁会再要她?”
  “现在城市里没有多少男人在乎娶的媳妇儿是不是处女。那些二十来岁的大姑娘,如果至今还是处女身,她们自己还发急呢。这证明从来没有男人看得上她们。”
  吴解放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大春的到来,让穷花真是一惊一喜。惊的是刚才大春有关同居的一番高论,喜的是大春这次带回来一台十八英寸彩色电视机。这是城里人淘汰下来的二手货,大春只用了一百六十块钱买下的。大春说等他明天安装好电视机室外天线,再把电视机调整好后,请穷花前去试看。穷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看过电视,而且一下子跨越过黑白电视阶段,一步跨入了彩色电视时代,不由得喜笑颜开。
  大春又说农村文化生活贫乏,总不能老停留在“娱乐基本靠手”的原始水准上,这次给他爹买了台彩电,就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了。还说只要穷花和她爹想看电视,尽管随时去看。
  大春又问吴解放:“叔,穷花也不小了,找下婆家了?”
  这几年吴解放先后把四个闺女都嫁出了门,只把穷花留在身边,打算招个上门女婿为自己养老送终。大春说:“叔的想法没错。不过咱的看法是,即使招了个妹夫上门,在咱们靠山村的土里刨食,一辈子还是离不开一个‘穷’字。咱看不如让穷花出去打工,等穷花在城市里打下根基,把叔也接过去享上几年清福,不胜过大伙都死守着这个穷地方?哪里的黄土不埋人?”
  吴解放对大春的话一笑了之。他毕竟老了,又没啥见识,只知道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穷窝。他未到山穷水尽、穷途末路,是下不了决心跨出这一步的。
  可是大春的话拨动了穷花穷则思变的心弦。这一宿穷花辗转难眠,一直折腾到了天亮。
  第二天,穷花就到大春家找大春。她首先是想看看大春的彩电调试好没有,求个先睹为快;另外一个想法是想和大春聊聊她昨天晚上想了一夜的心事。
  大春刚刚安装好电视机室外天线,沿着旁边的斜土坡从窑洞顶上下来了。他看见穷花站在窑洞前,便问:“穷花,咋不进去?袁桂香在里面,咱爹也在。”
  “咱在这里看你摆弄天线来着。咱在等你下来,好一同进去看电视。”
  穷花和大春进了窑洞,吴新生正端坐在那里看电视。电视里正播放着全国模特大赛的泳装比赛,一个个女模特在小肚子左边挂着注明编号的号牌,在乐曲声中,穿着三点式泳装在T型台上走着猫步。女模特走到台前后,先搔首弄姿摆个造型,然后转身扭着屁股走向后台,一个个像走马灯似的,不厌其烦地在T型台上返来复去。
  吴新生在村上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但是,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群如此裸露的女人身体,眼睛不由得瞪得挺大,嘴也是半张半合。他不明白这群女娃儿走来走去究竟为的啥,但那一扭一扭的屁股看得心里很过瘾,可惜在此时此地,他找不到一个可以交流聊天的人,他的全部感慨只好烂在肚子里了。
  穷花进门就看见了电视上那些女模特们,她一下脸红了:“大春哥,那上面的女娃娃们怎么不穿衣服?”
  大春和袁桂香到大城市去了多年,电视上播的游泳比赛、外国电影里的外国娘儿们,都穿三点式,早已见多不怪了:“咋没穿衣服?她们穿的是比基尼泳装。”
  袁桂香做着家务也插了一句玩笑话:“这衣服省布料,买一尺布可做七八套。”
  穷花又问:“大春哥,你看到的城里女人都穿这个?穿这种衣服在咱这里还不羞死人?”
  “比基尼可不是城里人发明的衣服,是乡下先有,城里人跟着学去的。”
  “咱乡下可没见过这种见不得人的衣服。”
  “咱讲的乡下不在中国,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名叫比基尼的小岛,岛上的女人就穿这种三点式的衣服下海游泳,后来让城里的外国佬偷学去了。咱中国又从外国佬那里学来的。”大春把在城里道听途说的一点学问卖弄给了穷花。
  穷花看到有的女模特下身穿的裤子实在太小了,只有前面巴掌大小的三角形布片挡住了羞处,一根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信访干部》
    《市委书记》
    《人道》
    《机关这些事》
    《官戒》
    《官色》
    《公安局长》
    《升官》
    《权色》
    国考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