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人道》(第7页)
作者:李天岑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河南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6-9

尽是那些拐胳膊拉腿流鼻涕涎水的老头子老太太……一出来海阔天空,看见的是一座座新兴的工业城市,碧波连天的大海,仿佛走到了另一个崭新的世界。与那些县长、局长搅和在一起也挺开心的。平时他们在家都是周吴郑王的,出门在外都变了,都是有说有笑,可能是他们在家时做着父母官就要时时刻刻保持着父母官的威严,出了门就可以自由地释放着天性,在车上尽说些酸话和荤段子,还比着看谁说的酸说的黄。
  这一天,旅行途中,潭池县的县长向东方跑来坐到马里红旁边的座位上。这小子三十五六岁,健谈,荤段子素段子装了一肚子,车上的人都忽悠着让他讲。他拍拍马里红的胳膊。马里红不吭声,向东方又说:“我给你说个谜语你猜猜:掰开你的,塞上我的;掰开你的,掏出我的——打一生活动作。”一车人看着马里红,马里红不吭,突然她恼怒地喊道:“啥县长啊?低级趣味,没水平。”一车人都吓得不敢吭声了。向东方看着路副专员沉着脸不吭声,怕专员心里不高兴,忙解释说,听似下流,其实不下流,很简单,很文明。先是扣衣服扣子,后是解衣服扣子。说破了,满车人也都笑了。晚上到了住地,这个找她要治胃药的,那个找她要治感冒药的,还有说睡眠不好弄点啥安神镇定药的。凡要药的人见她都很客气,赔着笑脸,有的还问她要电话号码,邀请她以后到县里去玩,也有个别的睡不着觉夜深了还往她房间里打电话打情骂俏的,这一切让她感到这一趟来得真好。不仅认识了各路领导,而且和他们都建立了感情和友谊,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哩。她觉得以后再有这样的差事决不能放弃。唯一不合适的是那天给向东方县长弄得挺尴尬,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让路专员觉得我马里红是个很正经的女人。
  路上每到一处,她都给路副专员联系,问他身体情况怎么样,要不要测量血压。路副专员很忙,因为这些随团的领导平时在家都难得有机会找路专员畅谈,就利用这机会找专员汇报谈话,路安韬来者不拒,也就顾不上测量血压,而且他自己感觉很正常也不需要,所以一次也没有测量过。
  这天,从泉州到温州行程八百公里,沿途上多处修路,几次堵车,走了整整十五个小时,到温州已是夜里十点多钟,大家都显得十分疲惫。但大家都知道温州是个很开放的地方,便不顾旅途的疲劳,去看夜景,吃夜宵,想感觉感觉这个开放的城市,几个县长还弄了酒围着路专员吆五喝六地喝了几瓶,晕晕乎乎地回到了宾馆。马里红知道男人最容易进攻的时候就是喝醉的时候。回到房间,她从住宿一览表上查到了路安韬的房间号,往房间打了电话。路安韬说正在同一位县长谈话。待谈话完之后给她来电话。她等到将近十二点的时候,路专员的电话来了,她便带上血压计,并带上一瓶适宜路专员服用的海捷亚降压药片,去到了路安韬的房间。她这样做既是想着路专员喝酒了量量血压怎么样,也是为了一旦碰上人做个样子。既然带了血压计,路安韬还是让她量了量血压,经过测量,血压还是正常,保持在85、125。路专员很高兴,要她坐一会儿。
  这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路安韬拿起话筒,是一位小姐的声音,温柔而又甜蜜:“先生,需要按摩服务吗?”
  “不需要!”路安韬厉声喝道,“啪”地放下电话。
  “怎么了?”马里红问。
  “服务小姐找着按摩的。”路安韬回答。
  马里红笑笑:“按按也是可以嘛,放松放松。”
  “开什么玩笑!”路安韬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地方有的是打着按摩的幌子,弄不好就是色情服务。”
  “小心也好。”马里红点点头,然后说道,“要不我给你按一按?”
  “你会按摩?”路安韬不大相信地看着她问。
  “俺稍微通一点,捏捏头了、按按背了还可以。”马里红说着站了起来,扎了个要给他按摩的架势。
  路安韬犹豫了一下,说:“那就简单地捏捏头部。”
  马里红让他躺在床上,开始给他捏头。她的两手先用扫散法梳活头皮部气血,约一分钟左右,用一指样推法自上星穴、头维穴,经百会穴、四神聪穴循环推至风池穴、风地穴,继而又用蝴蝶双飞法,在每个穴位又按了半分钟。这个时候,路安韬已有了舒服感,闭上了眼睛。接着,马里红又用双手十指轻巧地点抓头部,手法柔和,交替而作,如行云流水,遍及整个头皮部……此时,路安韬带着酒意已处于似睡非睡状态。马里红让他脱掉上衣,按背部。路安韬就像一个乖孩子一样脱掉上衣。马里红双手在他背部采取揉捏法按了一阵,又让他翻过来摁前胸。她顺手从他的人迎穴缓缓地运行到乳中部,到乳中部轻轻地盘旋着、盘旋着……路安韬感觉浑身痒痒的,麻酥酥的,从未感受过的舒服。马里红的双手在两个乳中穴盘旋了一阵后,开始下滑到乳根穴,经过期门穴,又直下章门穴。路安韬两手抓住马里红的手,示意她返回到乳中穴。马里红看见他浑身已经开始躁动,尤其是下部更为不安。她有意把双手在他的乳中穴上揉着,揉得更轻更轻……此时,马里红有意识地将自己的头发垂下来在路安韬的脸上、胸部撩来撩去,就像春天的柳枝一样摇动。弄得路安韬身子轻飘飘的,简直是像飞到了半空云里,他睁着眼睛朝马里红笑笑,马里红会意地在他的额上吻了一下。路安韬微笑了,马里红将嘴对住了路安韬的嘴,仅仅十几秒钟,马里红停住按摩,双手刷地脱掉那紫蓝色的连衣裙,躺在床上与路安韬抱在了一起。
  路安韬用手弹弹马里红乳房上的那颗黑痣。
  “那天晚上在你的办公室我就发现你的双眼不停地看这个,是吧?”马里红嗲着说。
  路安韬一笑:“没有。”
  “没有?那是我自作多情?”马里红知道他是假话,故作不悦。
  “也许。”接着路安韬反问,“你喜欢我什么呀?”
  “我喜欢你的副专员。”马里红“哧哧”笑着说。
  突然,就像踩了急刹车,路安韬的情绪霎时全没了,燥热的身子凉了下来,坚硬的东西也变蔫了,这是因为马里红的话使他突然回想到他刚提拔副县长的时候。那时候他刚三十岁出头,风华正茂,人们都说他前途无量。他自己也知道照此往前肯定仕途辉煌。那时候他的头脑也很清醒,就是如何保证在前进的道路上不栽跟头。为了找到这个答案,他钻到县委组织部档案室里,用了整整一天时间翻阅了县里一些受过处分的干部档案。那些受过处分的干部,无非就是两种情况,一类是因为女人,一类因为贪污。他从那时候就告诫自己,要当好一个干部就不能闯这些禁区。
  马里红怔住了:“你,怎么了?”
  路安韬已坐了起来,没吱声。
  “咋?我说错话了?”马里红见他的情绪非同一般,忙解释说,“开个玩笑,你就当真!俺们老家有句土话,说男人找女人是看脸的,女人找男人是看人物头的!……我这话是赞扬你的!”
  路安韬一脸郑重地说:“感谢你一句话提醒了我。把衣服穿上吧!”他边说边穿衣服。
  马里红几乎要哭:“你这是咋回事啊?我衣服都脱了。”
  “就是脱了才要穿上。”路安韬表情依然很严肃。
  “一个女人的衣服能随便脱随便穿的吗?”马里红几乎用质问的口气。
  路安韬情绪平稳下来,劝解道:“刚才是我喝了酒,晕乎了,这阵清醒过来了。我们不能这样……我们得刹车,能随时刹车才能控制住,失控时是最危险的!”
  马里红“呜呜”哭起来:“你不要给我讲这些大道理,我知道你这大专员看不上我,我没有杨某人漂亮,要是杨某人,你就不会这样对待!她姓杨的不比我强多少,想找漂亮的,我就给你找个年轻的护士……”
  “你说的什么话呀!”路安韬明白她指的是杨晓静,更加心烦,但他强压着自己的激动情绪,坐到沙发上坚定地说,“你不要瞎想,谁也不可能。”
  马里红还在“呜呜”地哭着:“你这叫我咋见人?”
  “你小声点,小声点!”路安韬生怕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被人听见,忙劝解着,“就你,就我,还有谁知道?再说,我们也没做什么!”
  “人家衣服都脱了,还没做什么?你让我以后咋见你?”马里红放低了声音,擦着眼泪。
  “以前你怎么见我,以后你还怎么见我,我量血压还找你!”路安韬拿出面巾纸给她擦着眼泪,尽力与她缓和,“我们不做什么事最好,如果那样了,心理有障碍,反而不便见了。”
  马里红气冲冲地穿上衣服,然后坐到沙发上,问:“那我以后有什么事求你,你见不见啊?”
  路安韬急于让她离开房间,又不便催得太急,只怕催得太急,她反而不走,就委婉地说:“快回房间吧,万一有人找你。”
  “深更半夜谁找我呀?找不到就让他到你这里来。”马里红仍是怒冲冲的。
  路安韬干笑着说:“这是小孩子的话。别说了,别耽搁时间了,已凌晨一点了。”
  马里红瞥他一眼:“我问的话你还没有回答呢!”
  “什么话呀?”
  “如果我以后有什么事求你了,你见不见啊?”马里红又重复一遍,而且语气更重。
  “肯定会见的,我们还是朋友。那时候你找我,我心里反倒会更踏实,脸不红,心不跳。”路安韬循循善诱着。
  “这可是你说的啊!”马里红冷笑一声开门走了。
  路安韬关上门,拍拍自己的脑袋,长叹一声。
  就要返回樱山的前一天晚上,马里红事前没打电话,直接来敲开了路安韬的房门。
  路安韬一见打了个冷战。马里红笑笑:“不必紧张,我来给你量血压的。”
  “不量了,不用量。”路安韬手扶着门,随时都想关上。
  马里红没管他,趄着身子进了屋,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套男装一套女装说:“我知道你也没有时间去购物。这套西服是你的,那身花格子套装是给唐老师的,回去你也好请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多谢多谢!”路安韬不知所措,手往衣兜里摸着说,“多少钱?”
  “谁要你的钱哪!”马里红白他一眼,丢下衣服就走了。
  10
  晚上,杨晓静下班回到家里,见勇之才弄了一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铁老大》
    《高层饭局》
    《金鱼缸》
    《对局》
    《卫生局长》
    《换届》
    《退伍兵升官记》
    《女市委书记的男秘书》
    《二号首长》
    《裙带关系》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10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