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官色》
作者:汪宛夫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万卷出版公司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5-13


  前任市长离奇死亡,政治局势波谲云诡,群雄逐鹿, 龙驰虎骤。进攻的号角无声地吹响,暗夜的忧伤遮掩了金鼓的喧嚣。醉里挑灯看剑,只为万里觅封侯。我为权力狂!地位、金钱、女人、荣耀……书记、市长、女副市长……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摸黑里,混乱中,到底这把手伸向了哪里……
  1
  早上八点刚过,位于綮云市政府大院北侧的市机关会堂里渐渐挤满了人。今天,全市反腐败工作暨纪检监察工作会议将在这里隆重举行。近年来,全国反腐败斗争紧锣密鼓,曾经权倾一时的人物一茬茬地落了马。党中央、国务院一重视,地方各级党委、政府也得认真起来。像今天的会议,以前只是由市纪委、监察局召集,各县市区和各部门的纪检监察负责人参加就行。可今天却不是。今天的会议,由市委、市政府主持召开,各县市区和各部门的一把手都必须亲自到场。
  綮云市是个地域面积相对较小的地级市,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会议开得非常庄重。
  今天在主席台上作大报告的,应该是市委书记陈淳安。可是,陈书记正在中央党校学习,脱不开身。于是,会议理所当然地就由市委副书记、市长李严州唱主角了。与会的头头脑脑们一个个都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怀揣着或棕或黑的真皮公文包、手握着型号新巧的手机,抱着形形色色、各不相同的心理,纷纷入座。
  八点半,会议的预定时间已到,在家的市委常委们都已入席。可是,本次会议最重要的人物市长李严州却仍然没有在主席台上出现。
  正对着麦克风的商海宁已经急得额头上快冒汗了。这位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是今天会议的主持人。从某种角度来说,今天的会议是为他而开的,要是李市长出了什么差错,今天的会议也就完全打破了预定的程序和方案。
  直到李市长的秘书小严来到身边,商书记才眼睛一亮,可是小严那狼狈的模样很快就令他失望了。只听小严急呼呼地说:“李市长的手机打过多次了,还是没能联系上。”接着,小严压低嗓门,凑到商书记耳边道:“我问了他夫人,他夫人说他昨天一个晚上都没回来!”
  商书记心里一惊,马上道:“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再去找一找。”
  商书记与主席台上的常委们通报了情况,大家都很吃惊。市府办主任董海盐站在一边不停地打手机,似乎比谁都着急。因为李市长颇有酒量,商海宁马上想起两年前自己担任市府办主任时的那次类似的遭遇:全市农业工作会议定于下午一点半召开,可是两点钟过去了,会议的主角、农业局局长孟桐乡还不见踪影。而单位里的人说他中午陪客人喝了点酒,然后就去开会,都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这可急坏了负责会务工作的商主任,商主任派出三路人马出去寻找都无结果,最后,一位干部在市政府招待所的尿槽边发现了正在打鼾的孟局长。
  想到这里,商主任忍不住笑了。直到其他常委们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的时候,他才忽然间收住了笑容。商书记想了想,不对,不能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中被别人误解,于是向身边的常委们解释了自己的想法,然后道:“李市长不可能会是酒喝多了,这一大早的,会跑到哪去呢?”
  转眼就快九点钟了,会场上响起了一片嗡嗡声。前来开会的各地各部门的大员们,显然也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市委副书记兼市人大主任纪德清、市委专职副书记黄桐庐、市纪委书记商海宁、常务副市长宋建德是主席台上排名靠前的四位常委,他们在商量是否临时变通一下,将市委副书记兼市长李严州的反腐败讲话改由黄桐庐或纪德清来做。而黄桐庐和纪德清则互相谦让,后来又要求再等一等。
  正在大家伤透脑筋的时候,市府办主任董海盐面无血色地冲到台上,把纪德清和黄桐庐拉到了台后,急呼呼地道:“刚才接到公安局的电话,说李市长已经死了。”
  主席台上庄严的面孔突然转为惊恐,大家都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尸体是在綮云二中附近一处工地的水沟里被发现的。
  该工地已经开工一个多月,后因资金问题而暂时下马。前段时间雨水较多,挖开的墙基变成了很深的水沟。李严州的尸体是被该工地的一位施工负责人路过时发现的,他对自己的工地特别关心。当公安人员接到报警电话赶到现场时,发现尸体的上半部分都浸在水里。抬出来后大家都惊呆了:这不就是天天在电视里露面的李严州市长么!
  市委书记陈淳安在中央党校接到了报告,立即指示公安局尽快查清事实真相。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史苍南当然不敢马虎,但是尸体检验结果表明,李严州生前并无被害痕迹,身边的公文包以及手机、现金等都一样不少,只是死前喝过酒,而且数量不少。
  这处工地因为北面劈了一个小山坡,砌上石块后,看上去就成了又高又陡的悬崖一般。而北面的高处是一片民房,包工头就在民房前面做了一排临时护栏。但是有一处已经损坏,不幸的是,李市长偏偏就是在路过那里时跌了下来,丢了性命。
  不慎跌落致死是解释得通的,只是有一点,李市长为什么会在深夜十二时左右在偏僻的民房前面走动,而且不带任何随从呢?
  公安局的调查工作非常困难,但在对那片民房的几十户房主的调查中发现了一点线索:有位独身的邱大妈将空房租给了一位二十岁上下的小姐。这位小姐长得如花似玉,但并不经常来住。她住在这儿的时候,就有一位中年男子来陪过她。但这位中年男子白天从来不来,可能总是深更半夜来,什么时候离开也不知道。邱大妈好像偶尔看到过他几次,但并没有完全看清他的脸。公安人员将李严州的照片给她看,邱大妈说很像,特别是那只大肚皮,就更像了。
  公安人员要求邱大妈看到那位漂亮的女房客后,马上报告公安局。但是,自从李严州死后,邱大妈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位小姐。显然,她是再也不会来了。
  李严州的妻子水嘉善对丈夫的死像是有过预感。当公安人员希望从她口里得到有价值的线索而向她询问时,她说丈夫今年以来运气不佳,似乎已经有一些不祥之兆。
  水嘉善说,今年以来,李严州时常出现神不守舍的情况,半夜里常做噩梦,醒来时就说有人在追杀他。有时还会出一身的冷汗。在外面工作回来,不是忘了公文包,就是忘了手机放哪里了。有一次,他给一个亲戚写了个纸条,在纸条里要亲戚去找妻子水嘉善,可是他竟然连水嘉善的“嘉”字都忘了,最后就写了个“佳”字!
  水嘉善说,最倒霉的是两个月前的一个星期天,李严州亲自开着轿车去打保龄球,没想到,在医院附近的拐弯口,被一辆货车撞翻了车,差点送命。好在他系了保险带,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也就没事了。可自从那次事故以后,李严州更是胆小怕事,晚上是噩梦连连,白天更是丢三落四。他经常是久久地盯着心爱的书架对妻子说:“唉,我这个市长难当啊,看来我是不会长寿的。”
  水嘉善认为丈夫工作压力大,运气不佳。但事实上,有一件事情更令她倒霉。市林业局的职工林文成为了爱人胡兰溪工作调动的事去找他早年就熟悉的老领导李严州。李对他的事很关心,特别是在林文成将爱人胡兰溪带到市长办公室里去过后,就更加热心了。李市长又是批条子,又是打电话,很快就将胡兰溪从某乡镇调到了市林业局下属的木柴公司工作。在李市长的帮助下,胡兰溪很快当上了公司财务科长。而这个胡兰溪呢,据说不仅帮助亲朋办成了好多难办的事,还让林文成坐上了市林业局企管处处长的交椅。林文成整日洋洋得意,以为自己工作能力强,果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直到有一天收到了一盒什么东西,他才翻然醒悟,悔恨不已。要知道,胡兰溪是当时学校里有名的校花,他凭着自己英俊的模样和同班同学的身份,加上几年来的心血和汗水,才将她追到手。自从结婚以来,他对妻子是说不尽的体贴疼爱,为了她真可以说是愿意献出自己的一切。可是没想到,这个人面兽心的李严州,竟然夺人所爱,干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林文成找李严州吵了几次,还写举报信寄给了省市领导。
  省纪委派信访室的同志来綮云市查了几天,结论是查无实据。最后仅仅给了李严州一个批评教育的意见。真是不痛不痒。
  不过,只有李严州清楚此事对自己的伤害有多大。因为,由于近年来政绩突出,他已被列为中管后备领导干部。只要接下去平平稳稳地干,干到副省级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次被举报信一搅和,副省级的位置明显受到了很大影响。有人说,即便是现在坐的这个市长职位,能不能继续保住也值得怀疑。
  这件事在綮云市党政机关已经是个半公开的秘密,但李严州的妻子水嘉善却至今还蒙在鼓里。

  2
  都快半年过去了,李严州的死因仍然不明。
  市长虽然死了,但全市的工作不能因为市长之死而停止运转。綮云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宋建德主持市政府工作已经数月,可以说,对于政府这块工作的确是轻车熟路。但是,在省委、省政府领导眼里,綮云市市长的候选人并非宋建德一个。
  他们都清楚,现任市委专职副书记黄桐庐也是出色人选。从最近两年全省地市级政府一把手的提拔情况来看,从常务副市长和从专职副书记的位置提拔上来担任政府正职的,都占有一定的比例。关键就看哪一个更加成熟一些。
  黄桐庐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因为,省委组织部的部长苏嵊泗是他党校一位同学的表哥,在他这位同学的介绍下,他已经与苏部长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当时,黄桐庐还是市委常委兼市公安局的局长。在公安局长这个位置上,一般来说上去是比较困难的。最多年纪大的时候,搞个人大、政协的副职干干。但这些都是闲职,没有什么大名堂。黄桐庐非常清楚这些路线关系。因此,对这位当时还是副部长的苏嵊泗做了很深的感情投资。特别是在党校学习那三个月时间里,他简直就成了苏家的常客。从党校学习回来后,一起进修的其他同学一个个都高升了,他却没有什么动静。只是到了半年以后,苏嵊泗副部长的职位前面省略了个副字,黄桐庐便也得以将市委常委兼市公安局长的头衔换成了市委专职副书记,坐上了綮云市的第四把交椅,成为一名响当当的实权派人物。
  这次李严州一死,黄桐庐顿觉机会降临。就在反腐败会议召开的当天晚上,他把这消息喜洋洋地告诉了他的娇妻。他妻子一看他的脸色,便也乐滋滋地揭露道:“这回你可以弄个市长干干了吧?我知道,你呀,早就巴不得李严州死了!”黄桐庐见她玩笑开得有些狠,便也干脆笑道:“年纪大的不死,年纪轻的怎么上得去呢?”他妻子道:“我看,要是李严州还不死,说不准你还会派人干掉他呢!”黄桐庐马上故做镇静道:“哟,你也把我想得太毒了吧?嘻嘻。”
  李严州死后,黄桐庐一有机会便往省城楠州跑。说白了,是往苏部长家跑。市公安局是黄桐庐的大本营,他经营了多年,下面的干部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各方面的开支,也都由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报销。这段时间,他便搬出最好的“武器”,一个劲地往苏部长家狂轰滥炸。当然,更重要的是投其所好,否则,只会是一相情愿。至于这方面的事,他黄书记显然并不外行。
  苏部长本来就是个老好人,对于黄桐庐这样一个年纪轻并且有“孝心”的干部,他当然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的。对于綮云市市长的人选问题,苏部长认真地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人道》
    《机关这些事》
    《官戒》
    《公安局长》
    《升官》
    《权色》
    国考
    教育局长
    亿万富姐
    《秘书们》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