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远远地爱着你》
作者:李然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作家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5-12


  阅兵方队领队、军队样板,军队医院中层领导的完美典型冷玉萱和昔日南线英雄今日房地产老总的丈夫婚姻情感陷入了危机,二人相互折磨。冷玉萱禁锢在内心的隐痛里,充满了绝望。
  医院面临整编,原有发展规划落空,被特招的人才博士林子阳随时准备出逃或改组这家医院,林子阳桀骜不驯、自由反叛,屡屡触犯军纪,医院政委把教育管理林子阳的任务交给了冷玉萱,冷玉萱却悄悄地爱上了这个政委随时准备送他上军事法庭的“狂傲另类”。经历生死考验,林子阳以他那率性纯真的爱情拯救了冷玉萱的婚姻,还有他自己。
  作品以轻快鲜活、寓庄于谐、清新感人的风格表现了一群军人在大变革时代所面对的困境和冲突,在传统军人和现代军人的对抗和较量中,散发着鲜活的时代气息,独特的人生感悟和丰厚的意蕴。

  1 “国宝”欢迎式被恶搞了
  这是一个早晨,阳光明媚。
  解放军某部268医院外科政治协理员、代理护理部主任兼外一科护士长冷玉萱努力让自己的愤怒变成温存,委屈变成谦逊,苦恼变成甜美的微笑,她小心谨慎地来到丈夫陈总面前站住,准备和他谈谈。
  怎么谈呢?你是不是有了外遇?这还用问吗?每件衬衣上领子上都印着一个口红印。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对不起我?你不应该······这种质问不是很愚蠢吗?可总不能就这么不声不响地再给洗干净熨好了,还要微笑着帮他穿好了,看着他心安理得大摇大摆地出差,说是去海南,鬼知道他去的是不是海南呢?
  陈总一边吃早饭一边看着儿子小宇的作业本,没有理会站在身边无以名状的妻子。冷玉萱看见陈总额头上沁出了汗珠,急忙看看空调的温度,摸摸粥是不是还烫,关切地问陈总要不要兑点凉的。这两天天气很热,陈总的身体有些吃不消,公司一定很忙,他回家吃顿早饭的工夫,也要对他兴师问罪吗?冷玉萱犹豫了。
  陈总突然把小宇的作业本一摔:“他娘的,三个良?小宇,过来,我一回来,你就躲起来!”
  小宇从自己房间里跑出来,急忙立正站好,惊恐地看着陈总。
  陈总黑着脸:“小宇作业你看没看?我不在家,你就这么带孩子啊?!”
  冷玉萱急忙用身体护着小宇:“我想改一下方法,尽量让他自己负责,这样孩子才······”
  “臭小子,我看你就是欠揍!去,拿尺子!” 陈总威严地命令。
  小宇看看陈总,看看冷玉萱,眼泪在眼圈里转着,冷玉萱只好冲他笑笑:“那就先抹点止疼药吧!”
  小宇被冷玉萱这句话弄得哭笑不得,只好去了。
  “臭小子不严格管教,不知道他老子是谁!那几件白衬衫怎么还不洗,我一会儿要穿!要带!” 看来今天陈总情绪很坏,他的心情总和天气相反。
  “衬衫······我没法洗。”冷玉萱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了。
  “什么叫没法洗?衬衫怎么了没法洗?”陈总竟然一脸的莫名其妙。
  冷玉萱吃惊地看着陈总:“衬衫······”
  小宇拿着尺子过来,求救地看着冷玉萱。
  陈总威严而不容质疑:“趴在椅子上,不许哭!”
  冷玉萱转身去了洗手间。
  每件衬衫上是一个口红印,冷玉萱使劲搓着口红印,使劲搓,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她在责备自己,是自己没把空调温度调好,是自己没有把粥晾凉了,总之,还是自己不够细心,不够宽容,不够尽心尽力,总之是自己不够好才让他今天早晨如此暴躁。
  冷玉萱带着微笑送小宇坐上校车,给他揉揉打疼的屁股,温柔地伏在耳边,轻描淡写地叮嘱小宇,爸爸这样是为了爱你,他经常出差,怕你把他忘了。
  送走小宇,她又飞快地为陈总收拾好旅行箱,放进一消毒包。
  “消毒包新换的,注意身体啊。”冷玉萱换上微笑,觉得今天还是必须谈谈。
  “国强,你觉得我这个妻子哪儿做得不好吗?”
  “好,都好,就是一跟你来那个,就象个木乃伊!”陈总说完,已经站在门口,准备开门。
  冷玉萱的笑容立即变成不可名状的羞愤:“那都是······因为、因为······你!”
  陈总没有理会冷玉萱的怨愤,拎起包,拿出一张银行卡。
  “去,买个车,别骑自行车上班了,我现在可是地产界数一数二的人物,别给我丢人。”陈总说完走了,门重重地关上。冷玉萱心头汹涌着恼怒、委屈。必须谈,必须谈,他不可以这样对待自己,她打开门,正要喊陈总,屋里的电话疯狂地响起来。
  陈总开着他的黑色大奔绝尘而去,冷玉萱沮丧又绝望地站在门口。
  电话是刘主任打来的。说医院特招的留美博士、副主任今天要来报到,让她早点到科里,准备一个欢迎仪式,要隆重热烈,要列队欢迎,要请院领导参加等等。
  冷玉萱听着刘主任以做报告的激情和口气絮叨了好久,总之就是要以空前绝后的规模欢迎“国宝”。冷玉萱深深吸一口气,放下刚才的一切,准备上班。
  冷玉萱骑着自行车,周围到处都是施工的工地。冷玉萱本来是住着军区大院的,离医院不远,中间还有一段林荫路,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那是一种享受,可是陈总近两年做房地产忽然发了,不管冷玉萱同不同意,大张旗鼓地搬到这个还没有建好的高档别墅区,别墅是住上了,可是每天都要忍受建筑工地的噪音。到处都在施工,象要把这个城市掀翻一样。她的心情也象着被掀翻的路,尘土飞扬。
  冷玉萱刚要拐弯,一辆摩托车从她身边飞快地擦过,冷玉萱急忙下车,差点摔倒。司机扭头骂着:“臭当兵的,眼睛瞎了,没看见红灯啊,你,他妈的······”摩托车飞快地摔下一堆脏话,绝尘而去,冷玉萱站在那儿,望着背影,咬着嘴唇,使劲忍着眼泪。
  被外一科欢迎的国宝级人物林子阳正开着他那辆满是尘土的越野吉普车在机场路上“飙车”。后面还有警察跟着,一路上演着好莱坞火热的警匪追逐。林子阳浑然不觉警察在跟着他。他的车技是一流的,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开往美国的航班起飞前1小时到达机场。3个月的军训生活让他吃尽了苦头,也充满了游戏和对抗,而今他以独特方式摆脱了教条而野蛮的大学军训营。当然,这个终结是他“一厢情愿”,不过他还是有纪律观念的,临走前还给军训营留下了假条。可是,大学生军训队张营长不买账,视察的首长一走,就带着几个纠察,风尘仆仆、杀气腾腾地追过来。
  “国宝”欢迎式的总策划是外一科刘主任,他是工农兵大学生,医院特招了来了洋博士,他心理着实有点紧张,为了表示尊重人才和掩饰某种危机,就策划了空前绝后的仪式来欢迎洋博士。此刻刘主任被政治处干事全副武装一翻,肩上挂着金黄色的绣带,胸前别着各种奖章,再挂上大红花。刘主任掩饰着激动,努力让自己即配合又谦虚。他和秦副主任弄了好几年的一个成果被军区评为科技进步三等奖,这可是268历史上最高的奖,这足以让他扬眉吐气。医院政委赵长城带领着政治处正在为他筹备隆重热烈的表彰大会,这是医院全体会,这么隆重的全体会是很少召开的,刘主任觉得自己的人生到了最辉煌的时刻。
  赵政委特别兴奋,他准备了无比豪迈的总结讲话,改了好几稿,研讨了好几次。政委因为爱人的关系,两年前,被迫从作战部队调到这家医院,他当过基层连队主官,一直迷恋作战部队雷厉风行令行禁止的作风,可是在医院,他却始终被边缘被冷落。而今医院要升格建总医院,他要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抓抓医院的军事作风建设,为了保证表彰会庄严隆重,组织严密,政委还安排了彩排,要求一定要把表彰照片拍好。
  院长忧心忡忡地走进268医院礼堂,看着意气风发的政委亲自指挥政治处干事和战士布置礼堂。政委叉着腰神气活现地喊着:“高点高点,再高点!”
  几个战士在挂横幅,上面写着:表彰大会暨建设三甲总医院动员大会。
  院长把政委拉到旁边,小声地说:“老赵,我看还是把这后边的‘暨建设三甲总医院动员’去掉吧。我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
  政委不以为然地:“小道消息能信吗?这个会半年月前就策划好了,能随便改吗?”
  “大形势不好啊。后勤改革要······”
  政委打断院长:“整编整编,改革改革都嚷嚷着好几年了,没那么快,怎么改,上面还是听下面的意见。咱们得积极争取,大造声势。部长对建总院很上心的,你又是部长的大红人,能轻易把你废了吗?你自己怎么会没信心了呢?”
  院长:“听说,后勤改革要快速推进了。”
  “还是等正式通知,这一变军心不稳。”看着院长依然不放心,政委只好扫兴地说:“李干事,在横幅里加上“争取”,争取建设三甲总医院?”
  院长:“还是你有办法。我把讲话也改改。”
  政委命令旁边的干事:“气氛要隆重热烈,通知各科要整队入场,要拉歌,要喊口号,会场气氛要象个军营的样子。谁穿白大褂来开会,处分谁!”
  院长转身离去,走到礼堂门口,电话忽然响起来,是后勤部于部长的秘书打来的,让院长立即去见他,什么事这么急,莫非医院真的······院长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小道消息已经传到刘嫂耳朵里了,消息是某首长的爱人的妹妹发布的。“小声点,小声点,别嚷嚷,首长家的······说的。说不定全部下岗,保密,保密。动摇军心哪!”
  刘嫂听到这个消息就急了。
  “医院要被裁了,那我们家那三居······”
  首长的小姨子急忙嘱咐:“你们家上次不是排第一吗?赶紧催着拿钥匙,夜长梦多啊!”
  刘嫂是跟随外一科刘主任随军来的,年轻时在大队当过会计、妇女主任,可是一嫁给刘主任就跟他到处搬家,失业,搬家,最后只能在街头摆报摊,268医院在城市边缘,路上没多少人,也赚不了几个钱。医院分两居房子,被刘主任发扬风格让给了秦副主任。刘主任在医院在后勤在军区那可是出了名的学雷锋标兵、优秀、先进,刘嫂是又光荣又郁闷。而今听说要分三居了,竟然得到了医院要被撤编的消息。
  刘嫂正在气急败坏,儿子军徽又跑过来:“妈、爸,给我点钱买酒。三叔又来了。”
  刘嫂:“你奶奶又病了?”
  军徽:“不是病了,听三叔的意思是要把奶奶送来。三叔还想住这打工。”
  刘嫂:“这回拎啥来了?”
  军徽:“老母鸡!”
  刘嫂愤懑地唠叨着:“上个月四叔拿来一瓶香油,换走我一千块买化肥。上上个月你小姑姑拿来一筐花生,换走我两千块看病,这老母鸡不知道又得给多少。他们老刘家可真会做生意!”
  军徽:“妈,我要住校,老来人,影响我学习。我快崩溃了。”
  刘嫂:“住校太贵了!等你妈发财的。”
  刘嫂边掏钱边数落:“你们家幸亏哥5个,这要是十个八个的,要砸锅卖铁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林子阳的越野吉普车显示没油了,林子阳四处打听着加油站,有人告诉他前方268医院的对面,林子阳急迫地看看表,拿出手机给已经在飞机场等待安检的女朋友打电话。
  “我已经到市中心了。我要立即加油,旁边就是268医院,院长答应我所有条件,那是有理想有作为的院长,那家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合理”出轨》
    《藏婚2》
    《抹黄》
    《婆媳一家欢》
    《三生有性》
    《离婚真相》
    《幸福旋转门》
    《冷暴力婚姻》
    亿万富姐
    《我拿婚姻赌明天》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