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我们的师政委(一)
作者:梅雪飘飘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人民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3-12


  非典期间,M师将由“旅”级单位,升格为“师”级。Z师政治部主任司空谏,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破格提升为M师政委。他的上任,宛如一颗重磅炸弹,毁灭了众多对此职务,觊觎已久人的希望…….人地两生的司空谏,上任初始就收到了R团政治指导员孟博新的《致M师党委的一封公开信》。由此,司空谏与M师现任领导层认识上的偏差开始显现。面对M师复杂的人事关系,司空谏用其睿智、才华和人格魅力,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突发事件。同时,他又利用现任师长武鹏,因受外界的启发和震动,思想开始出现转变的契机,将M师军事训练改革和转型的帷幕拉开……
  第一章 突来的调令
  军令如山倒
  公元2002年11月,一场史无前例,突如其来的疫情——“非典”,英文缩写“SARS”,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内地出现病例,并且开始大范围流行……
  疯狂的疫情肆虐着中国大地,全军,不!乃至全国都笼罩在病患的阴霾中,人们谈“非”色变。消毒水、口罩顿时脱销,无论大小餐饮店即便贴有“本店已消毒”的告示,也难见顾客问津。大街上,所见之人无一不口罩蒙面,街道上不再有熙熙攘攘的人流,平日拥挤的公交车上,也不过是稀稀疏疏的几人,只有行色匆匆的上班族还在坚守岗位……
  就在全国上下响应党中央号召,准备打一场轰轰烈烈的抗“非典”战争之时。11月25日,Z师刚刚上任半年的政治部主任,年仅40岁的司空谏,突然接到一纸调令,命其5日内将工作移交完毕,于11月30日前到A军M师报到,任M师政治委员。
  命令之突然,不要说Z师主官倍感不解,司空谏本人更是不明就里,之前无人与他谈话,之后更无人过问,现在不是干部调整时间,如此突然调动,真让人匪夷所思……
  司空谏,1962年出生,北京人,一米七八的个子,身材修长挺拔,长国字脸,浓眉大眼,高鼻梁。由于长年坚持体育锻炼,再加上极少抽烟、喝酒,良好的生活习惯,使他的肤色看上去非常健康,泛着古铜色的光泽。
  讲着一口标准普通话的司空谏,也许是年轻时曾从事宣传工作,经常参加演出,担当节目主持人的原因,所有见过他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此人是位气质儒雅,相貌俊朗,吐字清晰且极富条理的文官。
  驻扎在某小县城的特种部队M师机关,在此次“非典”中,充分享受到了远离都市和闹区的好处,依然保持着原有的生活节奏。因此,即使在接到上级“禁止外出”通知的情况下,从表面上,几乎看不出M师机关有任何的变化。
  司空谏并不知,他的突然调任,给M师领导层已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宛若一颗重磅炸弹,毁灭了众多对M师政委一职,觊觎已久人的希望……
  众所周知,M师因任务的改变,六年前由正师级降为副师级,即从师级建制,降格成旅级。但是,由于近年来国际、国内军事格局的变革,为了实现中央军委提出的“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的战略方针”,M师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再加上新列装了很多高新技术装备,在新的形势下,其战略地位凸显。
  为此,A军党委决定,并已报相关部门批准,M师将恢复至原有的正师级建制。这就意味着,M师领导层将有重大的调整,各级人员编制将会扩大。如果不是“非典”这一突发事件,由A军军务局制定的此编制调整方案早该落实了……
  对于司空谏本人来说,因为在Z师才刚接任师政治部主任半年时间,他的精力都放在了本师政治工作建设方面,目前正在实施Z师政治部的一些改革工作,根本就没有闲暇来关心M师的建制变化,更不要说去打听谁是未来M师政委人选的事了。
  是的,面对突然而至的调令,司空谏确实备感困惑。同时,对于身处M师的相关人事来说,他的出现,更使政工口这条线上的人,不得不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可以毫不隐晦地说,一些人对他的到来,非常的不欢迎,他的上任,打乱了不知多少人的既定方案……
  M师政治部主任崔思宦,闷闷地坐在办公桌前,关于司空谏任M师政委的命令文件就放在办公桌上,他伸手拿起来,看了看,又重重地扔回桌面,他的内心有着不能对任何人述说的不解与愤怒。
  数天前,崔思宦接到A军干部处处长彭松林的电话,通报了司空谏任M师政委一事,他听到此消息的一瞬间,手中拿着电话,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至于彭松林的其他话,他是一个字也没听进,直到电话挂断,他都没缓过神。
  让崔思宦深觉颜面丢尽的是,在此之前,M师的内部人员中,恐怕没有一个人不认定,他——崔思宦是师政委的不二人选。他当政治部主任已经有5年了,老政委离任前,也给了他非常明确的暗示,自己已向军里力荐,让他接任新政委一职。而且很多与他关系很近的下级,还有那些来往很密的老乡,都已经在背后称呼他为“政委”了。
  虽然崔思宦明里不许那些人这样叫,但心里却是非常的舒坦,近一阶段的他很有点春风得意,自己都觉得往日暗黄的脸色,现在也有了血色,他现在只等着宣布命令、肩上闪耀着四颗星的那一天了。
  可不要小看政治部主任和政委这一级之差,在M师谁都清楚,除了一个是部门领导,一个是师主官的区分外。就M师的现状,政治部主任的最高军衔是上校,最高级别是正团级。师政委最高军衔是大校,最高级别是副师级,这不过是一个没有明说的旅级编制。但对编制调整后的M师来说,师政委可就是名副其实的正师级,其最高级别将成为正师。
  说的更直白点,就是说,如果谁在编制调整前接任了副师级政委一职,那么编制调整后,就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级别从副师升为正师,这不仅大大缩短了调级时间,最主要的是提前了正师级的任职年限,于“苦熬”年头的个人来说,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崔思宦很清楚M师的目前编制,全师除了有高级技术职称的技术干部外,能上副师级这道门槛的行政干部,就只有师长和政委两个编制。要知道,有可能调整为M师政委的并非他一人,全A军任正团级,同时届满的政工口子的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过,按照以往的惯例,此次政委人选应是从M师的内部产生,这有两点好处:从人事安排角度来说,M师政工这条线上的干部,依此顺延,便可调整一批,缓解了正团级政工干部任职年限较长的积压问题;从工作角度来说,这些人对M师的情况熟悉,进入政委的角色会相对较快。
  私下里,崔思宦将全师正团级政工干部逐一筛过,怎么想,都只有自己最合适。师副政委古月祥明年就到了退休的年纪,不可能再让他当政委。下面几个团的政委,只有R团政委白展平与自己有一拼,可他终究不如自己近水楼台。再则,上级领导一般都很重视主官的推荐。现如今,M师的军、政主官都是力荐自己接任政委,从方方面面来说,军里是不会不考虑他们的意见,毕竟这中间还牵扯到与现任师长武鹏搭班子的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司空谏能横插一手?成为M师的政委,他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的背后又是什么人为其后台?自己和他从未谋面,只是半年前听说Z师新上任的政治部主任,是一位年轻的硕士研究生,名叫司空谏,当时在A军就着实引起了不小的振动。
  这次,崔思宦所知道的诸多竞争对手中,压根就没有司空谏这个名字,况且按照惯例,这种年轻,又是刚调整为副师的人,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破格提拔为主官,又是到将升格为正师级的单位来当主官。然而事实是,现在他就是来了,并且就在近日上任,如此不正常的任职,司空谏可是A军开天辟地第一人。司空谏——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让崔思宦想不通,他不明白,这其中包含了什么潜台词……

  树树秋声
  下午,姜歆刚开完支委会回到通信站,值班员小牛,一个快言快语的小女兵,一见到她回来,就从值班室追着她进了机房里……
  这是一间很大的机房,厚厚的玻璃隔断将其分为两部分,大的那一半是装有机器的设备机房,外面这间小的,则摆放着一排微机,也就是主控室。姜歆平时就在这里看书和处理事情。由于新的指挥控制综合大楼,就在原通信站所在的地方重新建设。所以,通信站近期也要搬迁到临时机房了。
  身为通信站的主管工程师,姜歆最近特别忙,她要汇总通信站所有机房的资料,还要制订设备搬迁技术方案,更要参加机关相关部门和科室没完没了的为这次机房搬迁而召开的各种技术准备会议,每天晚上她都要熬到很晚才能休息,人憔悴了很多……
  小牛看姜歆坐在了微机桌前,这才笑嘻嘻地说:“姜工,司空主任刚才打电话找你了”。
  “是吗?主任说什么了?”姜歆打开了微机桌上锁着的抽屉,将笔记本放进去后,这才回过头,口气非常平缓地问。
  “主任说,让你开完会一回来,就给他的办公室回电话”小牛笑笑说,他们都知道,司空主任与姜工之间经常通电话,俩人关系特别好。他们也曾好奇地问过姜工,她总是笑着回答:“司空主任是我的第一任指导员,老战友了!他也是咱连的老指导员。咋了?你们小年轻的可以有战友?我们有,就不行了?”
  “行吧!”姜歆挥了挥手,示意小牛可以出去了。
  “指导员,你找我了?”
  姜歆喝了几口水,又稍微休息了一下,让呼吸平和后,这才拨通了司空谏办公室的电话。她与司空谏虽都在Z师机关大院工作,但因司空谏平时工作太忙,反而很少见面。好在,他们经常通过电话联络,彼此倒也没疏远。
  说来也难得,20多年了,司空谏因工作原因,换了很多单位。如今的职务也到了Z师的领导层,姜歆也是技术9级的通信站主管工程师。但他们间的战友之情不但没变淡,反倒更深了。只是姜歆总改不了对司空谏的称呼,她觉得那样更亲,司空谏让她在私下里叫自己的名字就行了,可最终还是没有拗过她,也只好随她了。
  “姜歆啊!开会回来了?过几分钟我再打过去,现在手头正有点事。”
  司空谏很快的说完,接着就放下了电话。姜歆特别喜欢听司空谏的声音,很好听的男中音,极富磁性。年轻时,她曾开玩笑让司空谏去考广电,认为凭他的实力,再加上堂堂仪表,定能在此行业成大腕。
  姜歆知道司空谏此时一定很忙,否则不会这样话语匆匆,她也放下了电话,站起身,走到了窗前……
  通信站前是一条围绕师部机关大院的环形水泥路,离通信站远的路那边,有一排长的已很高的梧桐树,再往里就是一个不大的花园,但花的种类却很多,花园紧邻通信站的这一边,种了很多腊梅树、石榴树、丁香树等,穿过花园,就是师机关的办公大楼了。
  这几日的天气不是太好,阴阴的,总好像要下雨似的,却又像是被厚厚的云托住,这雨是怎么也下不来。不过,按说,这倒也不是下雨的季节。那些梧桐树上的叶子早已落光,11月底的天,还真是秋风瑟瑟,姜歆轻轻地叹了口气,心想:“此情此景,怎么倒有点南朝范云《别诗》的意境?真可谓‘树树秋声,山山寒色’了。”
  “铃……”电话铃响起,姜歆条件反射的转过身,这是她的职业病,只要听到电话铃声,就会不自觉地去接。姜歆快步走到桌前,一看是司空谏办公室的电话,这才放缓了动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我们的师政委(二)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
    《预警》
    《军婚》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