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左手劈刀
作者:佰川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江苏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3-3


  被称为“剃头机器”的红军四方面军骑兵团长、擅长左手使刀的龙远鸿,因为偶然的原因,犯下死罪,他不甘引颈就戮,逃出刑场后,经历千难万难,不改忠诚。七七事变后,龙远鸿应聘为青海马家军劲旅骑兵团的战术总教官,培养了众多烈血抗战的左手劈刀的英雄,重创日军王牌。同时他作为潜伏者,同时履行着另外的使命……塞外野镇的旖旎风月、云诡波谲的傩巫法术、尔虞我诈的商战诡计、扑朔迷离的层层迷雾,流丽雄浑的战争画面、史诗般壮丽的铁血抗战;荡气回肠的军人之魂、百死不悔的崇高信仰,以及自由的心灵、美好的爱情、壮美的人生;敌中我、我中敌,子非我、我非鱼,环环相扣,万花筒一样的世界、阴差阳错的命运……
  第一章 艳神婆心动邂逅
  据神婆子夜明珠自己说,她是阴司的书记官,每月的初一十五晚上她都要到阴曹去点卯当值。她胯下的小毛驴是阎王爷送她的,为的是她过阴过阴:即跨越阴阳两界来去自如,像包龙图那样,昼审阳、夜审阴。时来去方便,该毛驴在阴间不过是阎君御座前的一只小苍蝇而已。
  坊间还流传她经常和青狐桥的土地爷下棋、和将军庙的徐达喝酒。她家的邻居也信誓旦旦地证实:曾目睹夜明珠喝醉了酒闹着玩儿,拘来八个小鬼抬轿或是脚底绑上甲马飞行,嗖一声便腾云驾雾越过黄河,从秦岭飞到祁连山,回来时顺便从穆士塔法峰上采来一朵雪莲。
  镇上的人都知道:夜明珠头上顶的正神是三十六天罡星、七十二地煞神,有时做法也邀吕洞宾、蓝采和到场,不过那纯粹是私人交情,因为夜明珠曾和八仙一起修行过,是道友。至于齐天大圣、二郎神、哪吒三太子都是她酒场上的朋友,有空的时候也能邀下界来。
  在众人眼里,夜明珠端的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一条黄河滚来滚去,滚出了十八里黄河滩万顷良田,滚出了一串串大淖沼泽,青狐桥像大淖沼泽中的一粒珍珠,静静地横卧在黄河滩上。
  青狐桥是个大镇,地处甘、青两省交界,位于黄土高原向青藏高原的过渡带上。秦岭山脉和祁连山脉的余脉在镇外隔河耸峙,古丝绸之路上的“河湟道”与“河西道”交汇于此。从完颜山上看下去,青狐桥三面环水、状如八卦,水旱两路两省通衢,实实在在得尽了老天爷的眷顾。
  由此西去西宁镇,水路百八十里、旱路百六十里;东距金城水路八十、旱路六十;往西北去,翻过乌鞘岭便是塞上江南凉州城,骑马堪堪只有一天的脚程。
  藏区的虎骨、豹皮、冬虫夏草、藏红花、砂金,西域的干果、皮货、地毯、和田玉、汗血马,中原的胡茶胡茶:即砖茶,特供草原食肉民族做酥油茶用,故有胡茶之名。、瓷器、丝绸、粮食等等都要在此交汇、分流、折返。商人中汉、回、蒙、藏、维杂然其间,驮队马帮熙熙攘攘,商船皮筏络绎不绝。青狐桥是丝路要冲上不折不扣的水旱两路大码头。
  因此,此地人的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便叵有些耐人寻味之处。像神婆子夜明珠,她的职业按当地人的叫法应该称为“马角儿”。
  马角儿脱胎于早期女真人的珊蛮教,即后来满洲的萨满教,其神职人员称为“珊蛮”。珊蛮是上天与人间的沟通大使或形象代言人,因其举行仪式时且歌且舞、念念有词,极似戏剧舞台上的“角儿”,当时人们也将珊蛮称为“蛮角儿”,老百姓不识字念转了音,慢慢地就变成了“马角儿”。
  然而,要做一个合格的“马角儿”是相当不容易的。除了能请神、驱鬼、捉妖、过阴,还要能求风、乞雨、讼卦、看阴阳观风水等等,至于上刀山、下火海、趟油锅、画符念咒、接生看病等伎俩仅仅是马角儿们必备的雕虫小技。
  有一年秋汛,黄河过大水,十几个筏子客连人带筏子扣翻在河心。当时巨浪排空,急湍甚箭,没人敢下去施救。黄河两岸的人都熟知黄河的脾性,黄河水是所谓的“开锅水”,表面的水看似向岸边滚,表层以下的暗流却是向河中央涌,极为凶险。平时也只有那些水性极好、能借表层水劲儿及河心水流冲力的艄公或筏子客敢只身下水,借巧劲一鼓作气凫到对岸。今天这种从河心捞人的事情可谓难上加难,弄不好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十八里黄河滩顿时乱成一锅粥,村村寨寨都响起了急促的锣声,十几个后生骑着快马向下游羊报峡疾驰而去。
  羊报峡两岸铸有铁柱、挂有钢索,人们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羊报峡,如果在那里拦不住落水的筏子客们,人一旦被冲入峡口便凶多吉少,几无生还之理。
  羊报峡幽深狭长,两岸山崖壁立万仞。黄河流经这里的时候被两岸的山崖束成窄窄一绺,河面止有三四丈宽,十几里长的峡谷纵向落差竟达十几丈。因此,水速在峡中骤然加快,势如奔马、雷霆万钧,离开峡口老远你就可以听见峡内呜呜的水声,仿佛千万条公牛卧在水底怒吼一样。
  当地有句老话:羊报峡、阴阳界,鹅毛浮不起,鱼儿不敢越。这是句实话。以羊报峡为界,羊报峡以上水域有著名的黄河裸鲤,而过了羊报峡,渔夫们从未在黄河里打上过一条这种鱼。
  落水者在河中央浮萍一样若隐若现、艰难地挣扎着,岸上的人追着跑,焦急万分地喊叫不已。
  正当人们束手无策的时刻,夜明珠出现了。只见她脚踩八只葫芦,稳稳向落水者靠近,如同漂在水面上一般。夜明珠白衣白裙、腰缠一条极长极宽的红绸腰带,大袖飘飘、红绸飞舞,俨然御风而行,一派仙风道骨。用现在已经不太时髦的话讲,那背影简直酷毙了、帅呆了。
  临近落水的筏子客时,夜明珠解下腰带,原来是一条十几丈长的绸条。她把绸条依次递给那些落水者,然后转身向岸边飘来。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毫不怠骞迟滞。
  岸上的人沸腾了。他们忙不迭地接过夜明珠手中的绸条,一齐用力将落水者拉上岸来。落水的十二个筏子客一个不少。
  获救的筏子客及亲戚朋友几百号人跪在了黄河滩上,夜明珠呵呵笑道:“别谢我,我到阴司查过了,你们几个还有几十年的阳寿哩,命不当绝。”说罢扬长而去。当众人再抬起头时,已不见了夜明珠的踪影,远处的岸柳丛中只留下一连串驴铃的脆响。
  从此,她的名声在黄河两岸叫破了天,神秘而令人敬畏,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恐惧。脚夫、船夫们的腿长,今天在青狐桥,明天兴许就到了西宁、迪化,后天说不定就去了加尔各答、新德里。这些人爱吹、善吹,经过他们的极力渲染和加工,夜明珠就成了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神仙了。名头大,业务自然繁忙。飘然而来、倏然而去,夜明珠几乎一年四季不沾家。
  一大早,青海磐安镇的张大户给孙子过满月办汤饼会,特邀活神仙夜明珠到场给孩子挂长命锁。如此一来,夜明珠自然便成了该孩子的干娘(这种干娘有点类似欧美国家给孩子认的教母)。这是喜事,事情办完后自然要留下来吃酒,五簋八碗十三花的流水席一直吃到了月上柳梢头,酒足饭饱的夜明珠于是便解下驴缰与主人话别。
  虽已是半夜三更,张大户也不客套虚留。他知道夜明珠的脾气和排场,在这方圆百八十里的地界上,那些剪径劫道的绺子、打闷棍套白狼的蟊贼没有不知夜明珠名头的,谁也不敢拦她的驾。虽然夜明珠是个年轻寡妇,虽然她生得修眉凤目、艳若桃李,但她不是人,她——是活神神。
  月光如银,万里一碧。黄河上游的大凌汛早已经过去了,只剩下岸边浅滩上的小浮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慢慢挣脱河岸浅滩的束缚,努力向河心缓缓移去。
  夜明珠偏腿骑在驴背上,沿着黄河岸边的草堤悠然向青狐桥驰去。驴铃清脆悠扬、在寂静的夜空中借着河面的水音穿出去老远。二更天不到,青狐桥已遥遥在望,识途的毛驴发出一连串兴奋的叫声。
  驴声方歇,前面黑魃魃的柳林里忽然传出一阵马嘶,紧接着一匹马打着响鼻冲出柳林,定定挡在道中央。
  吁——夜明珠一把勒住了驴缰。她的目力极佳,一眼便认出眼前这匹马身上的鞍鞯辔头都是制式的,这应该是一匹军马。就在她正在错愕沉凝时,那马忽然用一只前蹄急促地刨起地来,马头有节奏地一点一点,似在向她求助。
  她暗自沉吟道:这绝不是遇见劫匪了。以前她也遇见过劫道的土匪蟊贼,那些人一听她报上万儿,二话不说便乖乖拱手放行。他们一般不敢劫马角儿,主要是怕马角儿作法报复。后来夜明珠名声大振,人人都知道她是阴司的书记官,她出行时必有牛头马面护法、文武小鬼开道。因此绿林中人都有所忌讳,只要听见她的驴铃声,土匪蟊贼们远远便回避了。这已是当地绿林黑道上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也曾有那么一两股不信邪的土匪绺子劫过她。谁知刚一转身,手中的火器便无缘无故的炸膛走火,当场将自己的同伙干挺,那些土匪吓得转而过来跪地求饶。
  况且,当地绿林做买卖讲究明火执仗、明人不做暗事,完事之后往往还要撂下万儿来,让你明白是谁劫了你,根本不玩这些花里胡哨的虚活儿。
  一定是有人遇见麻烦了!略一沉吟,夜明珠催驴向前。
  见她靠近,那马慢慢转过身去,然后转过头来打着响鼻摆着尾巴,乌亮的眼睛定定注视着她,似乎是在向她示意:要为她领路。
  沿着草堤岔路进入柳林,明晃晃的月光下,水淖边直挺挺卧着一个人,从身形体魄上看像个年轻汉子。
  她急忙下驴上前,抓起那人的胳膊搭了一把脉。还好,那人虽呼吸微弱但脉搏却沉雄有力,从脉象上看此人没什么大毛病,只是内火有些偏大。
  估计是疲劳饥饿过度导致的晕厥。看样子是想到淖边喝水,低头之际牵动虚火,脑子一迷糊便歪倒在淖边上,庆幸的是他没一头扎进淖里,要不然非被淖水呛死不可。老于此道的夜明珠一瞬便判明了前因后果,整个过程仿佛亲眼目睹过一般。
  她从从容容地从褡裢里取出一壶青稞老酒,拔开壶塞,将壶口凑到年轻汉子的嘴边,捏着鼻子给他喂了几口老酒。然后不慌不忙地掏出水烟袋,按上烟丝点上火,兀自呼噜呼噜吸起了水烟,间或朝那人脸上喷上一两口烟。她用的是上好的兰州板烟丝——当时驰名中外的黄烟儿,不大一会空气里泛起了袅袅的烟香味。
  一袋烟的工夫,那人长长出了口气苏醒过来。睁眼看见夜明珠,他脸上的嗟讶表情略一闪烁便恢复如常。
  他坐起身来砸吧了一下嘴唇,苦笑一声道:“是您救了我,谢谢。”
  他的神情举止倒让见多识广的夜明珠犯起了嘀咕:荒郊野外、半夜三更,任谁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猛然发现对面站着一个一袭黑衣、手提水烟袋的女子,不魂飞魄散才见了鬼了?这人倒怪,神态安详、不温不火。由此可见,该人阅历极深。观其眼神、听其声气,此人体内天罡之气丰沛浑厚,像个练家子,但又绝不是绿林黑道中人。
  夜明珠莞尔一笑,“我也是碰巧,什么谢不谢的,先吃上些东西呗。”说着从褡裢里掏出一包牛肉来,连同手里的酒壶一起递了过去,顿了顿问道:“你这是——”
  那人也不客套,撕开麻纸大口吞咽起来,连吃了四五块牛眼大的肉块之后才停下来说话,“别提了,我是跑船运货的船工,前天晚上靠岸歇息时遭遇土匪打劫,货物钱财被抢了个精光,我趁土匪不注意抢了一匹马才逃了出来。”
  噢——原来如此,夜明珠点点头。转而细想又觉得他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马上天下》
    《零度狙击》
    《兵王》
    《孤胆狙击》
    《狙杀》
    《军火》
    《老少爷们儿拿起枪》
    《曾经当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