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牛胆神偷》
作者:冯自立 陈重山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中国画报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1


  这是一个发生在农村的荒诞而又妙趣横生的离奇故事。牛耳和丽珍在回村路上得到了一个婴儿,牛耳要据为己有,丽珍怕招惹是非,由此引发了一系列故事。
  1 裤子被电梯挂掉了
  风吹起来了,将小屋的窗帘子掀开了,里面的床上正趴着一个叫牛耳的赤裸男人,他的身子不停地动着,那是因为,他的身下有一个女人,女人表情痛苦,却暗含愉悦之态,从她略显红润的脸颊即可猜出。
  恍惚中,女人的浪叫声急促起来,突然间,牛耳停住了,不见他有“冲刺”完的酣畅之感,倒像是在“冲刺”中被绊了一跤的遗憾和愁苦。“咋不是你叫的?”牛耳大喊,他的耳朵里的确充斥着女人的叫声,但身下的女人却一直是紧闭嘴唇的。
  “我办事的时候,默默无闻,从不大喊大叫,以免制造噪声污染。”女人说着,嘴巴这才咧开,可她却看见骑在她身上的男人头紧贴着墙壁,在听隔壁的音响了。没错,声音就是从隔壁发出的,女人的浪叫声更厉害了。
  “老子今天去办大事,可得好好享受享受,给我狠命地叫。”这是从隔壁传来的男人的声音。
  牛耳一下子了无兴趣,笨拙地跟女人说:“你能给我生个孩子吗?”
  “啥意思?敢情你找我借种啊?”女人大笑。
  男人羞涩地说:“就是啊,我都说不出口啊。我想要个儿子,所以……平时……我不会乱来的。”此时,隔壁传来的是一阵打斗声,接着男人大声说:“我九纹龙爽,你也跟着爽,我没找你要钱,就算不错了。”接着一个巴掌向女人打去。
  这边的女人跟牛耳说:“去求求送子观音吧,心诚则灵,我们姐妹就天天拜财神爷。”
  牛耳走出了门,传来的声音很小:“谢谢。”
  隔壁叫九纹龙的男人似乎也要走了,大声说:“我要去办一件大事,今天的钱先欠着,事成之后我再找你还钱。”
  牛城东南的送子观音庙,里面一派破旧的景象,保安百无聊赖地坐在门口的桌子前,打着瞌睡,严格地说,是睡着了。
  现如今,生儿子不流行啦,不生娃娃的“丁克”才是新潮,再加上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就是您有老鼠的繁衍能力,也不能天天躺床上生娃玩啊!所以嘛,这庙就像青春不再的歌姬房门,“门前冷落鞍马稀”,一天也没几个香客。保安除了睡觉没事干。
  今儿个出怪事了,太阳刚刚晒到保安的脸蛋子,就有一个人开着“专车”来了。
  瞧,这人特有派,只见他一个急刹车,“专车”戛然而止,正好停在停车位内,一点不差,只是撞弯了车位后的铁栏杆。此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送子观音庙的前堂,即保安与周公幽会的地界。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接种”失败后的牛耳啊。
  别瞧保安大哥和周公聊的正开心,这一来人,他眯着的眼睛就立即睁开来了,然后迅速擦掉嘴边的哈喇子,立正,敬礼。
  但保安的眼睛很快又耷拉下来了,原来牛耳穿着不怎么样啊,还显老,保安懒洋洋地迎上来,“大爷,请登记!”这话说得不好听,但声音怪大的,似乎在通知庙里的人——注意啦,有个穷鬼,而且是老穷鬼。
  听见有人喊自己“大爷”,牛耳很不高兴,像大公鸡遇到了敌人一样,“大爷”把腰杆挺得更直,潇洒地走到保安的桌子前,填写了自己的姓名,并且在职务一栏上郑重地填上了“CEO兼CLO”。
  保安一看,脸上顿时多云转晴,不,应该是冰雹转晴,嘿嘿地陪着笑脸。保安心里嘀咕着:“这牛先生啊,穿着真是简朴,可谓真人不露相啊,八成是怕露财遭灾啊。”
  牛耳见保安对他媚笑,顿时精神了,在工作单位一栏上认真地比划了半天,用正宗的楷体写上了单位名称。
  保安看着登记本,腰杆又直了起来,嘴巴里嘘了半天气,眼睛对牛耳瞟了又瞟,大声地说:“哎……交钱,门票八十。”
  沉溺在喜悦中的牛耳已经快步走进去了,见到这样厉声的喊话,以为警察抓小偷了,赶紧止步,走了回来,愣愣地看着保安,乖乖交了钱。
  保安睡意全无,估计是因为周公被吓跑了的缘故。他想,闲着也是闲着,便拿着那登记本子问:“这CEO,我懂,那是老板的意思,这CLO是什么意思啊?”
  牛耳小心拿过找过来的零钱,然后大声地说:“这你都不知道吗?CLO有多重含义,譬如首席法律官、首席物流官一类的。”
  保安用手在“工作单位”一栏上比划着,不屑地说:“怎么,‘物流’是啥啊?你还讲究物流?”
  原来,这上面写着的是——牛村砖厂。
  牛耳得意地用手一指,说:“可不,我运砖算不算物流啊,砖厂的这些工作,都我一个人承担的。”
  牛耳见保安傻眼了,接着说:“来牛城出差,我不喝点洋墨水,怎么行?这些知识都是我在牛村‘中国企业WTO讲座’上学的,主讲人是俺村的民办教师,这人不简单啊,教过俺爹的。为了学会这些个洋玩意,我交的学费相当于一车砖的运费,不,物流费。”
  保安哭笑不得。牛耳还在滔滔不绝:“瞧瞧,我的专车还停在那里呢,这车是名牌啊,据说发动机还是……。”
  保安无心听讲,放眼看去,停车场果然停着一辆农用车,上面有一小堆退回来的残次砖,车身漆痕斑驳,涂上去的“牛村砖厂”几个字都看不清了。
  哇,原来是这样的“砖车”啊。
  保安“敬佩”地给牛耳敬了个军礼,脸色却大变,厉声地说:“你得赔偿砖车撞坏的铁栏杆……”
  牛耳站在送子观音庙的影壁前,眨巴着眼睛,看着偌大的“佛”字发呆,天是那么地蓝,云彩是那么地白,树儿是那么地绿,可他牛耳的心情咋这么糟?
  这也不能全怪牛耳心理素质不好。
  各位评评理,牛耳连送子观音的面都没见上,就破财了,虽然不是十分地多,但牛耳装零用钱的LV女式钱包还是瘪了。
  牛耳是要面子的人,假装不在乎钱,骂咧咧地:“这女式坤包也忒不能装了,改天我要换钱包了,换两个女式的。用旧了,还可以送老婆,外带送丈母娘。”
  牛耳又是个精明的人,他一边骂,还一边施展“心算大发”,算账:“买门票花了80元,赔偿栏杆花了170元,这加起来可就是……整整250块啦。
  “250?这可不是个吉祥的数字啊。”牛耳愣住了:“哎,想想他牛耳堪称牛村第一智者,在内心里,早给自己起好了外号——赛诸葛,那意思就是说,他牛耳连诸葛亮都瞧不上的。可是,牛耳刚进牛城,就与250沾边了,实在是晦气。”
  想到这里,牛耳的心情就更糟了,他恨不得再送1块钱给保安,以洗出这等晦气。这不是小题大做,他牛耳来送子观音庙不就是求一个心安吗?
  听,一句“求子吧?”传来,打断了牛耳的思绪。
  只见一个道士模样的人向牛耳走来,他穿着道袍,带着佛家的帽子,满脸的胡须,眼睛贼圆,在眼眶里咕噜咕噜地转着。
  听其言,观其行,牛耳都觉得此人是大师。牛耳满脸惊喜,一扫晦气,把刚才的“250”的论调早就忘记了,他惊呼:“大师,你咋知道我想要‘求子’啊?”
  从这点上看,牛耳还真是个“250”啊,来送子观音庙的人,十之八九都是没生孩子的父母,他们都得求神仙保佑他们生娃娃,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思考出来的啊。况且,这位道士早就得到保安通过江湖黑话传来的消息,有一个“土大款”要来。
  道士一开始认为,“土大款”那也是大款啊,直到亲眼看到牛耳的时候,他才知道,“土大款”三个字中,“土”字最重要,“大款”两字纯粹忽悠人。看牛耳的样子,那衣服,那眼神,那举止,和大款差得远呢。
  不过,该道士属于“干一行,爱一行”的劳动模范,无限的工作责任时刻鞭策着他,他绝对不会因为牛耳没钱而放弃对其的“服务”。瞧,道士笑得多灿烂,只是他心里哇凉哇凉的。
  牛耳却热情四溢,以朝圣的心态迎上前去,向“大师”双手合一,直呼“阿弥陀佛”,弄得这个道士捂着身上的八卦图,赶紧“阿弥陀佛”好一阵子。而后,道士咳嗽了几声,摸出一个十字架,神秘地说:“我主耶稣昨晚上跟我说了你的事情,要我设法帮助你。施主请跟我来,我师父已经等候你多日了。”
  牛耳很是兴奋,对比刚才那个凡人保安,这大师级别的人,素质就是不一样。弱弱地说一句,这大师真的很厉害,集佛家、道家、基督教的仙气于一身啊。瞧瞧牛耳,屁颠屁颠地跟着道士从侧门走出去了。
  走过一段阴暗的走廊,牛耳见到了一个胡子更大的人,那个人端坐在窗户下,身上穿着烫金的衣服,阳光洒在他身上,闪闪发光,和神仙还真有点像。牛耳再回头去看时,那个带他来的“大师”已经不见了。
  哇塞,果真是上天显灵啊,刚才仙人竟然“来无影去无踪”啊。牛耳心头一热,激动万分,赶紧跪下施礼,头磕得砰砰响。可惜了那块地板,被砸得四分五裂了。
  “想要儿子吗?”
  这句话突然传到了牛耳的耳朵里,牛耳停止了磕头,可他也愣了半天神,因为那话满是唐山味儿,敢情神仙的家住在唐山啊?但是,牛耳不会放弃任何得到儿子的机会,他连忙说:“要、要……”头点得像鸡啄米。
  “那好!”这个神仙跳下了神坛,做了一个孙悟空的招牌动作,说:“看俺老孙的。”而后,就在地上像模像样地“做法”。
  牛耳很是高兴,但他也很狐疑,这神仙做法怎么就像是在跳舞啊,而且是街舞?和电视上放的差不多。
  不过,那神仙嘴巴里确实是念念有词,很有感觉,神仙唱的是:哼!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是谁在练太极风生水起,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
  好大一阵子,这个大仙才停下来了,回到了牛耳前方的“神坛”上。
  “听得懂吗?”猛然间,牛耳的屁股后面传来了一阵声音。
  读者朋友也许会说,当然听得懂了,那是因为您看见了文字描写。但是,就在当时的气氛下,别说牛耳,就是周杰伦本人,也未必能够听懂。
  原因有二:第一,周杰伦的歌曲,向来以吐字不清著称,一般人是听不懂歌词的,周杰伦也因为大家听不懂他的歌曲,从而得以大红大紫。牛耳是一般人,所以他是绝对听不懂歌词的。
  也许您会再问,周杰伦是大明星,牛耳怎能不知大明星的歌曲?作者要说的是,周杰伦何许人也?中国不知周杰伦的人忒多了,和周杰伦的粉丝一样多。
  第二,不幸的是,那“神仙”属于最差劲的周杰伦模仿秀了,唱得根本就不像周杰伦的腔调,甚至于完全没了周杰伦歌曲的味儿了,就是周杰伦在场,也未必听得出那是他的歌曲。也因此无需像KTV那样,给周杰伦交版权费啦。
  牛耳算是懂音律的人,一开始,他就从那神仙的念叨中听出了咒符的味道了。牛耳被彻底唬住了,吓得赶紧在地上跪着,看着神仙跳街舞,唱“双节棍”,牛耳一脸的虔诚低着头,直到神仙唱完跳完,身后传来问话。
  话说牛耳见身后有人问自己,忙转头回身,只见一个年轻的后生站在他面前,一身现代人打扮。可面相怎么看都像刚才领他来的那个道士啊。
  牛耳赶紧摇了摇头,说听不懂神仙念诵的“话外之音”。
  这后生放心了,他手一伸,说:“五千块”。牛耳转眼去找刚才“跳舞”的大仙,已没了踪迹。牛耳不禁再次感叹,果真是神仙啊,又施展了一次“来无踪去无影”的神功。
  话又说回来啦,牛耳虽对“神仙”虔诚,但想到又要掏自己的腰包时,他还是有些犹豫的。他今天已经支出了250块啦,他再也不能傻傻地掏钱,当二百五了。
  牛耳用手捂着裤兜,害怕钱长个脚跑掉了,然后问:“为啥得给钱呢?”
  “俺师傅是女娲的老娘舅,是女娲造人公司驻牛城的首席代表。您要生娃娃,找我师父,那就对了,当然了,这是付费的服务啊。”
  牛耳急了,说:“我没儿子,是求送子观音的,干女娲什么鸟事?”
  那后生职业性地微笑着,解释道:“求子,您就得找老牌企业,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女娲就开始造人了,这是老字号啊。送子观音啥时候出现的?估计是近些年才窜上来的,服务不正宗啊。”
  牛耳一听,这话在理,但是,他还是不太愿意掏钱,就像在农贸市场买菜一样,要问个究竟:“这服务费是怎么算的啊?”
  那后生不耐烦了,说:“女娲是知名的神仙,帮人办事,那是不收费的。但是,你也知道,去天堂办事儿,哪有不送礼的啊?我师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非常错爱》
    《三十不嫁》
    《幸福阶梯》
    《婚后无战事》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
    《不曾放纵的青春》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别动我的男人》
    《紫藤萝》
    《冬约,夏至》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