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二婚》
作者:林小染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花山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26


  离过一次婚的男人是宝,离过两次婚的男人是草。沈小荻把一个男人变成了宝,然后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一棵草。没有迎亲的车队,没有美丽的婚纱,没有豪华的婚房。再嫁,沈小荻只想要一颗真心。她向上天祈祷,愿与隋杰白头到老。虽然他们不是对方的最初,却希望是彼此的最终……
  但当日子从风花雪月落实到柴米油盐,沈小荻才真正明白,再嫁不是她想象中那么激情和美丽。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两拨生活习惯、成长背景、脾气性格都不一样的人,靠着她和隋杰的感情来维系,而且要你揉我捏组合成一个和睦的新家,真的很不容易……
  沈小荻笑笑,却不放弃。人活着,就是一个改变自己适应别人的过程。她觉得现在这样很幸福,某种意义上,她是为了隋杰才改变自己的。愿意为一个人做自己能做的事,做了感觉很快乐,这就是幸福。
  能给你幸福感的人,那就是真正的爱人!

  第一章:用绝望的姿势寻找爱情
  1
  家是一把椅子背,让你往后一靠不会落空。
  再嫁后,沈小荻晃荡了两年多的心终于踏实下来了。虽然有人说沈小荻这是典型的从米箩跳到了糠箩,不,简直就是在跳火坑,还自带燃烧装备。为什么不利用青春的尾巴改善下困境,一雪前次婚姻的耻辱和晦气,却要去捡一块被别人炸过两次的油渣?男人可是越离越穷,离一次婚的男人是杨过,离两次婚的是南海鳄神,如果第三次婚姻还有问题,那他无疑是东方不败。
  的确,37岁的隋杰只差一脚就东方不败了。他自营公司做药品代理,当然,他这个老板刚起步,也就是一片叶子掉下来砸着三个老板的那种。没车,没房,上有七十爹娘,下有儿女一双,为创业还背负了不少债务。当然,他也有别人没有的东西,两座永远烙在他历史上的尊神——前妻和前前妻。连隋杰都常常自责,我能让你图个啥呢?
  图啥?就图你这个人啊!就图你让我信任,让我踏实。就图个你挑水来我浇园,夫妻恩爱不夜天的好日子。反正大家都离过婚,也算是鞋拔子配臭脚,谁也别嫌弃谁……沈小荻总是乐呵呵地回答。
  眼巴巴地瞅着手机上的时间变成了6点,早早收拾好的沈小荻抓起手袋冲刺似的跑向公司门口。这还是她和隋杰的蜜月呢,可隋杰结婚第二天就出差,半个月了才回来,她迫不及待地要回家看到他。她和8岁的儿子海海刚搬到隋杰的出租屋里,和公婆、隋杰4岁的儿子果果还在彼此适应中,身体和心理都非常需要隋杰的陪伴。
  起早摸黑,没完没了地出差和应酬是隋杰工作的全部。隋杰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尽管他很忙,事情却总是做得特别让沈小荻放心,他干活的目的、会见的客户和要去的地方总是第一时间给沈小荻打招呼,让沈小荻觉得自己被尊重和信任着。所以他的人虽在外面,沈小荻的心始终是着陆的。大家都是过来人,再也输不起了,都铆足了劲要好好经营老天赐给的这个婚姻。
  32岁的沈小获有个听起来很不错的职业——媒体从业人员,平时出入各种新闻发布会、研讨会,俨然一副日理万机的记者模样,其实都是为了拉广告作铺垫。说穿了她就是个能干点、多面点的广告业务员,正为一份没有刊号的黑杂志拉广告。赠阅发行,非法刊物,不定哪天就被新闻出版局查封了,这就是隐藏在光鲜媒体后面的秘密。如果不是冲着诱人的提成,如果不是她和隋杰还需要一段艰苦的原始积累,沈小荻打心眼里不想再做这份多少有点“话术”倾向的工作了。
  “小荻姐,会议室有人找!”前台的小姑娘追着她喊。
  是谁挑这么个下班时间来办事呢?沈小荻极不情愿地往会议室走,脸上却换上了职业式的热情笑容。谁让客户就是上帝,就是衣食爹妈呢,上帝要打左脸,顺便还得送上右脸,爹妈不让吃饭,咱就从此减肥。
  会议室的杂志架前,有一个红衣女郎的背影。听到沈小荻的脚步,女郎转过身来。
  沈小荻眼皮一颤,好一个美女!迎面而来的是一双大得惊人的眼睛,像嵌在那张削瘦瓜子脸上的两颗黑曜石,眼波流转之间彩虹熠熠闪动,你想看清那七彩光芒时它却一下又变回了清冷的黑色。一件大红裙式风衣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那 V领中的深沟简直是世上最深的峡谷,红发如波浪如云卷般堆砌在乳沟旁,越发衬得发如火,肤如雪,好不美艳妖娆。沈小荻的视线像挂了铅球,抛物线般掉进了美女的深沟里出不来。口水ing。C罩杯?不,D?她没出息地含胸藏起了自己的B。
  “你就是沈小荻?”美女上上下下打量着沈小荻,却无视她伸出的右手。
  沈小荻尴尬地把握手的姿势变成给美女端水,“请坐,请问您是——?”
  美女啪地把几张照片扔在了桌面上。
  全是隋杰搂着美女抱着一个小婴孩的照片,照片上三个人笑得都很开心。沈小荻有几分明白了,这位大概是隋杰的前妻吧,真没想到隋杰的前妻居然这么漂亮!不过这是第一任还是第二任前妻呢?“嗯,你好,不晓得你是第几,几……”
  美女激怒地大声回答:“我是果果的妈妈!莫莉!”
  原来这就是隋杰的第二次婚姻留下的孩子——果果的妈妈,莫莉。笑容凝结在沈小荻脸上,她暗暗吁了一口长气,虽然莫莉的来访很突然,但她会来找麻烦沈小荻是早有心理准备了,谁让她要嫁给有过两次婚姻的隋杰呢?谁让她要当别人孩子的晚娘呢?尴尬又棘手的组合家庭问题在蜜月里就找上了门,这是对她的第一个考验,她得答个漂亮卷。
  “你是想去看果果吧?怎么不跟隋杰联系呢?”
  “联系?我怎么跟隋杰联系?!他换了工作换了电话搬了家,不就是想我找不着他吗?不就是想我再也看不到果果吗?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力气才找到这里!”莫莉愤怒地大嚷着。
  “你先别着急,这些日子隋杰很忙,他是想等稳定下来再通知你……”
  “哼!是为了跟你结婚吧?你这么猴急地嫁给他,到底了不了解他是个什么人?你知不知道在我之前他还离过一次?还有一个女儿跟着他第一任老婆?他这种男人,只要自己快活,连亲生孩子的死活都不管,你觉得他会对你好吗?!”
  “你、婉玲和隋杰的事情,我全都知道的,我也能接受,否则不会嫁给他……”
  “他一定在你面前扮悲情英雄吧?当年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就骗了我,根本没提他在我之前结过婚的事!后来他不要我了,又千方百计耍阴谋逼我离了婚。你这么快肯嫁给他,一定也上了他的当!”
  “你不要乱说!我记得隋杰说过一句话,只要你能说得出三件他对不起你和三件你对得起他的事情,他就无条件答应你的一切要求。”
  “我发誓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有证有据!沈小荻,你醒醒吧!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那张嘴!”
  “……你们以前的事我不管,如果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要看孩子,我现在可以帮你联系。”
  莫莉冷冷地说:“我来是让你转告隋杰,我已经上诉了,我一定会要回我的果果。他不让我看果果,我就要他永远失去他儿子!”
  回家的公车特别拥挤,沈小荻被卡在门口,手不挂杆脚不着地的,跟几个满身臭汗的小伙子贴照片般挤在一起,厚着脸皮装听不见乘务员喝斥“门口的坐下一班车去”。下一班?再晚不知得等多久了,打的她又舍不得,家里太远,路上也太堵了,打一次的她一天的底薪可就没了。和莫莉短暂的见面,让沈小荻心里火烧火燎的,更着急要见隋杰了。
  到家时天已黑了,婆婆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隋杰兴冲冲地在家里直转悠。他出差的日子,这个临时租住的房子已经变了样,漂亮的墙纸、洁净的地砖、雅致的窗帘,连沙发都盖上了新布套,孩子们涂鸦的蜡笔画装裱在墙上,孩子房换上了上下铺给小兄弟俩,灯光下热热闹闹的一桌菜,相亲相爱相依为命的一家人,这不是隋杰最大的梦想吗?为了得到今天的幸福生活,费那么大劲折腾离婚是值得的……看,果果和海海俨然结成游戏二人组了,老人们对沈小荻这个新媳妇更是暗暗翘起大拇指,隋家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快乐过?这一家子都是吃过苦的人,给点阳光就很灿烂啊!
  这一次终于选对了老婆。隋杰跑去厨房凑到沈小荻的后颈亲了一口,他知道这是沈小荻的敏感部位,“一会儿让我好好亲亲你……今晚我要给你整套节目……”
  他们都不小了,新婚的热情却一点也不输给年轻人。隋杰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愧疚,按沈小荻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对象,可她却把这份沉甸甸的信任给了他。身体上的愉悦是他现在唯一能满足沈小荻的东西了,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沈小荻的感激。在碰到沈小荻之前,隋杰一度怀疑自己已经丧失了性功能,其实不然,爱情原来是最好的春药……对于沈小荻来说,房事格外合拍也是她决定嫁给隋杰最隐秘的理由。
  “有了你我就没了后顾之忧了,我得赚多点钱,快点让一家人的生活富裕起来,这样才对得起你……你要相信我,这样的苦日子不会太久的。”
  沈小荻心里有事,却不想扫隋杰的兴,只得扮出一脸笑容,“是的,咱们家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算命的说我旺夫呢!”
  夜晚终于在各怀心事的夫妻俩的期盼中来临了。隋杰一关上卧室门就把沈小荻扑在了床上,若是平时,沈小荻一定已经心旌神迷了,但今天的兴致完全让莫莉搅黄了,她有些莫名的心烦。
  “别闹,咱们好好聊聊……你觉得夫妻俩离了婚还能做朋友吗?”
  “干吗说这么扫兴的话题啊!能做朋友也不至于离婚了。来,别管这个……”
  “是的,离了婚还能做朋友的不是有暧昧就是在装B,不过我觉得离了婚的夫妻还有几种可能,第一种,反目成仇,穷追死打;第二种,相逢陌路,老死不相往来;第三种,因为孩子的关系成为有点来往的亲戚。就拿我和海海他爸来说吧,我没精力跟他较真记仇来折磨自己,所以我们成了亲戚……其实离婚夫妻这么相处对孩子是最好的,你说呢?”
  沈小荻的一番说辞让兴头上的隋杰冷了下来,“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事要说?”
  “知道今天谁来公司找过我吗?——莫莉。”
  隋杰在她身上游走的手僵住了,“她怎么会找到你公司去的?”
  “早跟你说过不能躲她的,她都找了你半年了,憋了一肚子怨气这下还不得发个痛快……”
  “怎么?她骂你了吗?她有没有胡说什么?可恶,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她只是让我转告你,她已经上诉请求要回果果的抚养权了,看来咱们只怕有场恶仗要打。”
  “她休想!打死我也不会把孩子给她!”
  “其实你们俩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能不能为了孩子心平气和地沟通一下呢?”
  “我要是能和她沟通得了,还至于离婚吗?!”
  隋杰的嗓门越来越大,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说完两个人都怔住了。平时脾气不错的隋杰总是一提到莫莉就像被马蜂蛰了。隋杰发现了自己语气不好,立马软了下来,“你知道我不能没有果果……”
  沈小荻叹了口气,“其实你说得也对,如果你和莫莉能沟通,也轮不到我来为果果的事烦恼了。”
  沉默。同床共枕的两个人都没了做节目的兴致。
  痛苦和焦虑压得隋杰喘不过气来,他没想到莫莉居然直接找到了沈小荻,事情仿佛又在向他不能控制的方向发展。沈小荻还会像结婚前她承诺的那样帮他吗?会不会鸡飞蛋打,既失去儿子,又失去老婆?他可再也输不起了。
  良久,他终于鼓起了勇气,“老婆,你换个工作吧,我不会让她再打扰我们的生活。”
  “老婆”这个称呼在此时听来格外刺耳,不知道他心里要叫的是哪一任老婆呢?沈小荻沉默不答。刚才她一直在想,隋杰离离合合的婚姻故事真的像他讲述的那样吗?会不会还有她不了解的真相?了解一个人真难啊……共同承担爱人的过去,这个承诺说起来只是一句话,做起来还真是要承受千刀万剐的考验。他们这个新家所碰到的问题,开始超出了沈小荻的想象。
  再嫁,宽容或许不是真宽容,智慧却需要大智慧。
  沈小荻突然为自己这么满怀热情地投入新婚姻感到害怕了。
  2
  沈小荻的头婚是起手听牌结果臭庄。
  当年沈小荻和夏明皓还真是郎貌女才、门当户对。和内地许多早婚的女孩子一样,沈小荻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在老妈一手操办下嫁给了她老同事的儿子夏明皓。老妈看中了这个长得像影星吴彦祖、工作单位却很不起眼的男人。沈小荻忸怩着不愿意,老妈却下了断言:“这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男人要发达起来很快的,只怕以后你还配不上他呢。”
  在谈了半年恋爱之后,沈夏两家没有悬念地联姻了。他们的初夜是正儿八经在新婚之夜完成的。在送走了闹新房的人们之后,两个人都疲惫地把自己扔在了婚床上。“你——”沈小荻正要开口找句话说,婚前一直很守礼的夏明皓突然翻身上来,三下两下扒掉了她的裤子。沈小荻又害羞又慌乱地低语:“关灯,先关灯。”
  夏明皓顺从地关了灯。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婆媳一家欢》
    《三生有性》
    《离婚真相》
    《幸福旋转门》
    《冷暴力婚姻》
    亿万富姐
    《我拿婚姻赌明天》
    《浮尘女子》
    张爱玲《小团圆》全本
    《迷乱之年》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