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字体:
《狙击手》
作者:丁丁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作家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9-21


  接受过德国军事院校特殊训练的狙击手龙绍钦回国后投身国民党军队抗日,鹤立鸡群,处处与人格格不入。在与日寇的浴血奋战中,他与八路军神枪手大春和九儿并肩作战,配合默契,逐渐成长为一个弹无虚发的抗日英雄。
  为了对付龙绍钦,日军总部派来同在德国军校受训的王牌狙击手芥川。军统特务发现芥川与龙绍钦师出同门,怀疑他暗地里给日军传递情报,欲就地正法。龙绍钦以他出神入化的枪法击毙日寇“名将之花”,树立了威望。

  序 章
  郊外山坡一片花丛中,一支黑洞洞的枪口突兀地出现其中。枪口缓缓移动着,一双稚气凌厉、同枪口一样玩世不恭的眼睛紧盯着前方一只蜻蜓。
  龙绍钦反复念叨着:“打你左眼,别怕,就打你左眼啊……”
  低空起舞的蜻蜓仿佛通了灵性,“嗖”地腾空而起,落荒欲逃。龙绍钦正想扣动扳机,却听见一声枪响,子弹擦着蜻蜓身体飞过,蜻蜓一惊,斜着翅膀悄然落下。
  龙绍钦愤愤然收枪,咕哝着说:“手怎么这么欠呀?”
  开枪的人也不答话,又是一枪击断龙绍钦的枪带,枪支脱手。龙绍钦大怒:“我到哪儿你跟到哪儿,烦不烦呀!”
  就听身后一阵银铃似的笑声,龙绍钦人未回身,枪先顺过去,枪口前站着头戴猎帽的美丽少女苏云晓,她手持打鸟用的小口径步枪。
  苏云晓脸上挂着顽皮的笑容,声音清脆动人:“我要救它,在你弄残它之前。”
  龙绍钦不记得自己和苏云晓何时相识,那好像是很遥远的事了。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他们的羁绊像是从上辈子就开始了。
  他俩一起到德国读军校,进入中央军服役,一同返乡探亲,同时拜会双方父母订下婚期。
  苏云晓亮出一个亮闪闪的玩意儿,龙绍钦仔细一看,是一副手铐。苏云晓顽皮得意地说:“从我爸那儿偷来的,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把你铐起来。”
  不需要手铐,他们就像一对连体儿。最近,龙绍钦一见到她就烦躁不安,有一种莫名的难以抑制的焦躁和恐慌。他扭头走了,苏云晓眼圈一红:“你这么讨厌我?”
  听见苏云晓颤抖的声音,龙绍钦停下脚步。苏云晓一个纵身将龙绍钦扑倒,枪顶在他脑门上,逼问:“说!你是不是讨厌我?”
  龙绍钦眼神慌乱地躲开苏云晓,推她说:“快下去!光天化日你一个姑娘把个大老爷们压在下面,让人家看见算怎么回事儿。”
  苏云晓不动,笑着说:“反正早晚都要嫁给你。”她说得单纯轻松,龙绍钦却涨红了脸。他抓住苏云晓的手,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她的手腕那么细弱,轻轻一捏就要碎了似的。
  他慌慌张张,匆忙笨拙不知所措,折腾几次都不得要领,沮丧不已,正要放弃的时候,她抓住了他的手。
  她手指冰冷,他却滚烫。他俩滚在一处,在青纱帐里翻滚着……
  树下,他俩的马打着响鼻,头碰头摩擦着亲热。
  远处传来的唢呐声,引起两人注意,只见一支娶亲队伍,吹着唢呐,放着鞭炮,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地过来了。
  这时,日军悄然包围了村庄,在村口架起机枪,疯狂地对着迎亲的人群扫射,村民们哭喊着四散奔逃。龙绍钦和苏云晓吓了一跳,翻身跃起,只见远处的村子已被日军包围。他俩互看一眼,迅速上马,持枪冲向村庄。
  龙绍钦和苏云晓打马冲破日军封锁线,冲进村子。龙绍钦急匆匆说:“我接了父母就去找你,我们在你家集合!”
  苏云晓点了一下头,两人打马分道扬镳。
  龙绍钦心急火燎在大门外下马,大步流星进了院子,推开堂屋的门,几把滴着血的刺刀对准了他。他猛然转身,身后也是寒光闪闪的刺刀。他就这样屈辱地被缴了械。
  龙绍钦被几名日本兵用刺刀逼住,来到村庄打麦场。他父母以及村里的男女老少,被日本兵包围着挤在一起,惊慌地看着那些日本兵。日本军官让汉奸翻译告诉龙绍钦,皇军知道他德国军校留学的身份,想跟他合作。龙绍钦冷冷地说,少跟这儿放狗屁。日本军官威胁说,要是他不同意,就杀了龙家老少和全村的百姓。
  龙绍钦的父亲是行伍出身,解甲归田后成了富甲一方的大地主,虽享尽了荣华富贵,可他的民族气节并没有丢。他一身浩然正气地喊:“儿子,你死也不能当汉奸。你放心,我们不会拖累你的。”说完,龙父一头撞向身边的日本鬼子,日本军官抬手就是一枪,子弹穿过老人的胸膛,他晃了几晃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衣襟。龙绍钦的母亲眼前发黑,瘫软在地。
  龙绍钦悲愤地大喊一声,猛虎一般扑向日本军官,旁边的鬼子兵挥起枪托将他砸倒。龙父喘着气,挣扎着喊:“儿子,不能当汉奸,死也是中国人!”
  龙绍钦喊着父亲,匍匐着向他爬去。日本军官踩住龙绍钦的手,面目狰狞地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当英雄,你的亲人和那些无辜的村民就会为你而死。”
  龙绍钦两眼喷火,恨不能将鬼子军官烧成灰烬。鬼子军官一脚踢翻龙绍钦,厉声喝道:“死啦死啦的,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龙绍钦扬起头,一口血水吐向鬼子军官。鬼子抽出指挥刀,恶狠狠地劈向龙绍钦,他惨叫一声,昏死过去。日本鬼子兵举枪齐射,龙家老少和全村人纷纷中弹倒下。
  残阳如血,黑夜降临。村子里尸坑上的虚土慢慢松动,一只手一点一点地伸出来,接着是胳膊,然后是一张满是血污的脸慢慢探出,龙绍钦满脸愤恨地爬出尸坑……
  龙绍钦拖着身体,一步一步挪到苏云晓家。家已经烧光,只剩下残垣断壁,尽管没有尸体,可这家人没了。
  龙绍钦再也坚持不住,昏倒在地……

  第一章
  晋南黄河北岸中条山山区附近,日军五十匹马队浩荡奔来,一匹马上五花大绑着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国男人,此人正是那个能交代有价值情报的汉奸陆鸣。陆鸣曾是军统资深特务,后被日军俘虏,降敌。陆鸣身旁是指挥马队前进的日军大佐。
  马蹄腾起黄沙尘土一片。黄沙尘土中,一支经过伪装枯枝般的狙击步枪枪管慢慢抬起,瞄准镜后是那双凌厉的眼睛,不再有四年前的玩世不恭,不再稚气,多了愤怒和仇恨。
  这个一身伪装服的职业军人,相貌改变并不大,唯有眼神显得超出年龄的成熟,那张脸显然很久没有笑过,肌肉略显僵硬。
  国仇家恨,彻底改变了龙绍钦,他像一头潜伏的狼,恶狠狠地盯着眼前的猎物。他枪上的瞄准镜慢慢移动,镜内是日军大佐紧握在手的那把指挥刀。龙绍钦调整标尺,测量距离,抓起一把尘土,轻抬,再松手,紧盯着北风吹过。尘土飞扬,龙绍钦盯着风中飘浮的尘土。
  跟着来的士兵眼巴巴看着龙绍钦,又互相看看,莫名其妙,觉得这位年轻长官实在有点装神弄鬼。
  龙绍钦伏身,扣动扳机。扣动扳机的瞬间,他定定地看着瞄准镜中大佐的头部,身体一动不动,眼神冷漠如冰。子弹呼啸而去,准确击中大佐头部。大佐应声栽下马背。大佐倒下的瞬间,龙绍钦迅速滚开。他转移阵地,同时拉枪栓退子弹壳,子弹上膛,立刻卧到,再举枪,一枪击中陆鸣旁边另一名日军士兵。
  龙绍钦整个动作连贯流畅,在他的带动下,士兵们士气大振。随着龙绍钦枪声再响,手下一齐开枪。
  日军队形大乱,陆鸣的马跑向另外一个方向,龙绍钦拎起枪起身就追。龙绍钦身手矫捷,枪法如神,如入无人之地。
  这边机枪手子弹打光,吼着:“子弹!”一旁年轻的装弹手回身拿机枪子弹,一抬头愣住,身后黑压压一片日本士兵端着枪逼过来,人数至少是龙绍钦带来士兵的两倍以上。
  装弹手瞪大眼睛,下意识直起身。他刚想张嘴,日军机枪手一串子弹射来,年轻的士兵来不及哼一声,身体后仰,倒了下去。
  埋伏的士兵们被包抄过来的日军团团围困住。
  龙绍钦一枪击毙陆鸣骑着的马匹,他滚落在地。龙绍钦上前揪住陆鸣,抓起来往回跑。远远见一群日军包围了他们的埋伏地点,只听日军枪声,听不到国军还击。龙绍钦大惊,将受伤的陆鸣推到草丛中,喝道:“不想死就别动!”
  龙绍钦拎枪冲进包围圈,不禁惊呆了。自己带来的士兵几乎全部阵亡,尸横满地,其中一名小兵显然受了重伤,倒在地上,身体扭曲着呻吟着。他一见龙绍钦,本能咧开嘴,似笑非笑,可怜巴巴呻吟着:“长官,救我,疼……”
  身后鬼子的子弹不断袭来,龙绍钦冷着脸,避着枪林弹雨,艰难地拖着小兵前行。没走几步,小兵疼得走不动,停下来哭。
  龙绍钦拽他,死活拽不动,怒吼道:“快走!”小兵伤心地哭着:“长官救我,疼死了,我不想死。”龙绍钦一手搀着小战士,一手持枪射击,终于冲到陆鸣藏身的草丛附近。他沮丧地发现陆鸣伤势严重,失血过多,处在晕厥状态。
  龙绍钦一手拖一个,根本用不了枪,才走几步,就被日军发现,日军嚎叫着冲过来。小兵似乎伤势更重了,骨头全没了似的,只剩一具软塌塌的皮囊,一个劲往下垂。
  龙绍钦没有时间了,他咬咬牙,放下呻吟着的小兵,语速很快地说:“你躲一下,我待会儿回来救你!”小兵愣住,他和他都知道,他不会再回来。
  小兵本来涣散的目光一下攫住龙绍钦,目光如炬,燃烧着惊慌和恐惧。他支撑着站起来,死死抓住龙绍钦的手,声音嘶哑:“长官,我能走!我不疼了!别丢下我!”
  小兵双手冰凉,像鸡爪子似的死死扣住龙绍钦的手。眼看日军就要过来,龙绍钦心一狠,甩掉小兵的手,小兵摔倒。龙绍钦转身要走,小兵拼命抱住龙绍钦的腿,做最后的挣扎。
  “我不想死,长官!我要回家,我要见我娘,长官我求你,我求求你。”
  龙绍钦什么也没想,也不敢想,再拖延下去,等待他的将是死亡。他搀起陆鸣,转身就跑。小兵脸朝下,贴着泥土,刚才他还那么有劲,现在却像被截成两段的蚯蚓。他半睁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意识模糊,嘴巴却不停嚅动着:“长官,让我回家,我不疼了,我要见我娘……娘……”
  龙绍钦搀着陆鸣,藏身到一个隐蔽山沟里,迅速俯身于干草枯枝中,几名日军从外面跑过。龙绍钦紧贴沟底,听脚步声远去,慢慢将枪伸出。透过瞄准镜,他看到小兵被日军包围住,两把刺刀将他挑翻过身。小兵软绵绵的,完全失去抵抗能力,腰间的手榴弹根本无力举起,也喊不出话。他面朝龙绍钦方向,满脸泥巴,张着嘴,嘴唇不停嚅动着,没有声音,即使有,龙绍钦也听不见。他生命最后一刻想说的话,龙绍钦知道。
  几名日军狞笑着,将小兵团团围住,数把刺刀一起举起,亮晃晃的闪着寒光。小兵茫然的眼睛看着龙绍钦方向,眼睛里是残存求生的意识。
  刺刀落下之前,龙绍钦手指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过,击中小兵腰间的手榴弹。手榴弹爆炸的时候,龙绍钦觉得炸的是自己的脑子、身体,他觉得自己四分五裂,再也不完整了。
  龙绍钦拽起陆鸣,背到身上,疯狂地跑着。身后子弹擦耳而过。龙绍钦觉得自己越跑越慢,终于双脚一软,一个踉跄摔倒。倒下的一瞬,他突然能理解小兵的贪恋,原来倒下去是那么舒服,那么甜美。
  倒下去的陆鸣头碰石头,发出可怕的咔嚓声。
  龙绍钦一惊,他知道那可怕的声音是从脖子深处传出来的。龙绍钦感到一阵绝望,他跪在地上,搀起陆鸣,陆鸣一动不动。龙绍钦绝望地用双手拍打陆鸣的脸。他的手是那么无力,就是这双手,刚刚舍弃了一条可怜的小生命,硬是把一个活人推向鬼门关。现在绝不可能将一个死人救活。除了扣动扳机,他的一双手毫无用处。
  龙绍钦疯了一般猛晃陆鸣,仍无动静。他瘫倒在地,失魂落魄。
  林子另一边,八路军太岳军分区独立团侦察连长洪大春率一个班左右战士撤退,大春绷着脸一句话不说,手下七嘴八舌。
  略显剽悍的老兵李大刀道:“全被打光了……”二勇插嘴:“中央军就是不经打!”大刀碰一下二勇,两人看大春脸色,都不敢说话了。
  只听一阵脚步声,大春挥一下手,战士们立刻拉开阵形,埋伏起来。随着急促脚步声,一身血染国军军服的龙绍钦持枪奔出,他实在是太累了,那么累,他居然还在跑。
  大春一见是国军,起身打招呼:“段旅的吧?前边什么情况?”
  龙绍钦眼神空洞,面无表情,一声不吭,根本看不见身边这些人。他强撑着自己大踏步走着,与大春擦肩而过。大春回头一把揪住龙绍钦,碰着了他那杆从不离身的狙击步枪。
  龙绍钦身心俱疲,可是长期训练的职业本能使他超强敏感,几乎在大春碰触龙绍钦同时,他的枪刷地顺在手上,子弹上膛,枪口对准大春。几个动作瞬间完成,大春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已经被龙绍钦步枪顶住。
  大春手下动作也相当迅速,几个人哗啦一声散开来,将龙绍钦团团围住,十来支枪通通对准龙绍钦,一起吼着:“干什么你!放下枪!”
  龙绍钦枪仍是抵着大春头部,僵在那里,面无表情。大春看出龙绍钦情绪失常,气不得恼不得,对手下喝道:“都放下枪!”
  战士们不放枪,大刀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文苑秋菊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孤胆狙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