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预警》
作者:周大新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9-16


  998部队是我军机密作战部队,作战局局长孔德武业务精湛,为人正直,正面临提拔军职的绝好机遇。在一次酒宴上,孔德武结识了年轻漂亮的方韵。这个美丽的女人对这位年过五十、家庭和美、公认好男人的作战局局长展开了一系列的温柔攻势。
  正踌躇满志的孔德武却意外地遭人陷害,提职不成,反遭处罚,一气之下,他办了提前退休。为了报答金满,德武陪同他患抑郁症的妹妹金盈到处求医治病,然而这个病恹恹的女子却对军事机密情有独钟。终于有一天真相大白,原来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

  上阕能不心弦颤 
  人生的每个年龄段,都有需要谨慎对待的事情。
  过了五十岁之后,大校孔德武在和年轻女人们打交道时,变得格外谨慎起来。这其中的原因,大概有三。其一,是他的夫人樊怡有点神经过敏。每逢有女人来电话找他,不管是上级还是下级抑或是地方上有工作联系的同志,她都要屏了息听他们说话,末了,还要问一句:她是谁?我怎么听着挺年轻的?!弄得他常常要解释半天。他知道这是樊怡进入更年期以后的正常心理反应,也是她开始不自信的表现,所以他得小心,对年轻女人,他一般不给对方留电话,也很少参加她们办的活动,更不和谁单独相处,免得妻子疑神疑鬼。其二,是他注意到,这些年因与年轻女人有亲密关系而下台甚至进监狱、判死刑的中年官员越来越多了。那其中有多少原本很优秀的男人,因为没能控制住自己,和年轻女人搅在了一起,为了她们而贪污受贿,从而使半生的奋斗成果付之东流,太亏了。自己由一个小兵一级一级干起,一直干到了大校,当上了998部队的作战局长,其间付出了多少努力,决不能让哪个年轻女人毁掉自己的前途。其三,是他暗中发现,自己内心里愿和年轻女人接触的愿望变得强烈了。有时在大街上看见一个长得靓丽的年轻女人,都想停下脚步盯住人家多看几眼;工作场所若来了漂亮的年轻女人,自己总会没来由的情绪高涨很是兴奋;酒桌上要是有了漂亮女人,就止不住地想显示自己的酒量,每每都会喝多。这是一个危险的变化,是五十岁之前所没有的现象。过去,若是看见一个漂亮女人,总会悄悄拿她和樊怡比一比,比完总是很满足。如今这是怎么了?是人在老去过程中出现的正常补偿心理?是害怕自己再也引不起年轻女性的注意?是受那些影视剧影响想单纯追求新鲜刺激?有人说人老了容易好色,果真如此吗?你孔德武老了吗?
  德武因此对自己提高了警惕。他常常在心里警告自己:孔德武,你得小心些,少让你的眼睛朝年轻女人身上瞄!别动歪念头,你得把持住自己!
  他的生活因而变得很规律,只要是不下部队不开会,他的活动轨迹差不多就是两点一线:从家里到办公楼,再从办公楼到家里。作战局是998这支部队机关的核心局,平日和军队、地方上的很多单位打交道,需要应酬的人也很多,可他很少参加那些应酬性的活动,对因工作而有的饭局,他也多是借口忙,让副局长们顶替他参加。他最近的工作也的确忙,陆基作战值班部队的轮替,战略核潜艇部队的出航巡逻,可执行空投核武任务的飞行部队的检查,新型导弹的列装,各种当量核弹头的查验,陆基移动发射阵地的变换,他都要一一操心,常常晚上还要加班。他一直记着刚上任时何司令对他说的那句话:你这个作战局长是我们这支部队的核心人物,将来仗打不好,我一定要拿你是问!
  正因为忙,当他在周五下午接到家乡驻京办主任的电话,说陈市长来京,今晚想请一些在京工作的同乡们吃饭时,他没有立刻答应,握住话筒犹豫着找什么回绝的借口,后来想想家乡的父母官来了,自己不去也不好,人家会说咱官小架子大,最后改口应道:好吧,我按时到。
  金城驻京办就在京城四环路的边上,是一栋不大的八层小楼,装修也很一般,但每次来到这里,因接待人员说的都是家乡话,吃的又是拌荆芥、蒸苋菜和芝麻叶面条这些地道的豫西南饭菜,便使他有了一种回到老家的感觉。在进入办事处大门之前,他向作战值班室报告了自己所在的方位和地点,又检查了一遍那部专用于作战指挥的保密手机的通话状态,给司机交代了不要远离小车。身为核打击部队主管作战的局长,他必须让作战值班员知道自己当下所在的位置,和值班员保持电话畅通,并随时准备返回作战指挥室,以应付可能发生的任何意外事情。必要时,他可以在自己专用的作战指挥座车里,用先进而保密的无线通信方式与最高首长及作战部队保持联系、指挥作战。
  他和陈市长还有几个金城籍的国家机关的副部长、司局长们见面寒暄之后,便向宴会厅走,就在这时,德武突然觉得眼睛一亮,只见前边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西装套裙的年轻女子,那女子面孔漂亮身材曼妙举止高雅,一看便知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物。德武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朝她贴过去,在心中暗暗称奇:办事处还能招聘到这样优秀的女子?
  诸位领导,晚上好!那女子见他们一行人走近,边弓身施礼边用标准的普通话打了声招呼,声音极是柔美。
  你是--陈市长停下了脚步,他显然也是第一次看见她。
  办事处主任这时急忙趋前介绍:陈市长,这是我们从亚洲大饭店为员工们请来的礼仪老师方韵女士。
  嗬,我说嘛,这气质和我们办事处的接待人员就是不一样。陈市长一笑,与她握了握手,就向前走了。德武却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在心里暗暗惊叹:上天竟能造出这样美妙的女人。不过他很快就让自己扭开了眼,并在心里提醒自己:你看什么?别心猿意马的!像什么话?
  酒过三巡之后,陈市长向请来的各方官员们说起了家乡下一步的发展打算,德武开始认真去听,他的职业特点使他很难在经济建设上帮上家乡的忙,但他愿意说些自己的看法以供父母官们去参考。一桌人正说得热闹,忽然门一开,只见刚才见过的那位方韵女士,端着一杯红酒走进来盈盈笑道:各位领导,今天是个难得见你们的机会,我就大着胆子进来了,我要代表我们亚洲大饭店公关部的全体员工向你们敬一杯酒,同时向你们发出邀请,欢迎你们以后到我们饭店去举办会议、宴请宾客,我们是五星级饭店,会给你们最大的折扣和优惠,让你们享受到最好的服务!
  好,好。众位官员都急忙礼貌地站了起来。陈市长笑道:你真是亚洲大饭店的好员工,什么时候都在记着饭店的利益。她很大方地和大家一一碰杯。她碰杯的时候,办事处的主任就向她一个一个地介绍着这些官员,介绍到德武时,她朗声道:孔局长,我们饭店离你们部队大院可是不远,咱们可以说是邻居,希望以后多多关照。见过各种大场面的德武面对这个浑身散发着诱人气息的美女,一时竟有些慌乱,端酒杯时竟然把杯子碰倒了。看看看看,美女一到身边,我们的孔大局长激动得酒杯都端不好了。有人在说笑。德武多少有些狼狈,急忙又让服务小姐加了酒喝下去。他临坐下时,注意到方韵朝他灿烂地一笑。他见状急忙扭开了脸。
  那方韵敬完酒就又娇笑着说道:冒昧地提个要求,各位领导能否给我留个联系电话?有一个司长就开玩笑说:这么漂亮的女士要电话,我们当然是求之不得了,行,行,快拿笔来!
  轮到德武写电话时,他分明是犹豫了一下,和这样漂亮的女人有联系,是极易引起人们注意和非议的,只是别人都留了,自己若不写,也不好,就把自己用于日常联系的那部手机号码写上了。孔局长的字写得真好!她拿过写号码的纸片时,又朝他妩媚地一笑。
  那晚回到家,他像往常那样到书房去读书,他那阵子正在读美国一个军事理论家写的《导弹时代》。这书原本是很吸引他的,可那晚就是读不进去,字里行间总有那个方韵的美丽身影在晃动,晃得他的思绪飘忽,她有多大年龄?二十八还是二十九?反正不会超过三十岁的!她的皮肤可真是白嫩,还像少女一样!胸部饱挺得人不能不看;还有那发型,恰到好处的美妙,把一张脸衬得格外迷人;她用的什么香水?不浓不淡,可那味儿真是撩人……
  "啪"他把书扔到了桌上。他很生自己的气,在心里朝自己吼:孔德武,你真是无聊透顶!你一个五十多岁的局长,怎么变成了这样?你这样是会出事的,懂吗?这一吼,他才有些平静了。妻子樊怡听到他摔书的声音,走到书房门口问:怎么了?生啥气?
  没,没。这书写得太臭!他掩饰地指着那本书。
  写得不好你可以不看,值得生气?樊怡白了他一眼。
  这样下去不行!德武在心里对自己叫道。你必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把多余的精力放到正经事情上去。你既然有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证明你在工作之外还可以再做些额外的事。可做什么事好呢?养花?那只能消耗体力;读书?则只能消耗脑力。最好是做一件既能消耗体力也能消耗脑力的事,让你无暇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对,去写书,你不是很早就想写一本关于现代战争预警的书吗?你多年研究现代战争的预警问题,对近些年世界上发生的局部战争的战前预警做了那么多分析琢磨,该出个成果了。好,趁这机会把这件事做了!就做这件事!以一年为期,把这本书写出来,书名就叫《现代战争的预警》。为了保证在一年之内把书写完,该采用倒计时,给自己增加紧迫感,时间就从今天计起,今天是第三百六十五天,过一天少一天,到第一天的时候,一定要把书稿放到桌子上!
  下了决心就要落实。
  孔德武,你可不能对自己食言!

  情浓
  1
  柔美的夕照前脚刚走,明亮的灯光跟着就来了,在北京这个大都市里,光亮是一刻也不能没有的。每每看着万千的灯光由街道、由高楼、由河畔突然亮起,地上的夜暗一下子被远远逼走,德武都会在心里感叹:人类把城市作为聚居地,真是一种奇妙的发明。
  他沿着昆玉河的石砌河岸悠然踱着步。晚饭后,只要不加班,他一般都要在河边走上四十分钟左右。如今,打篮球那类激烈的运动于他的心脏已不适宜,散步成了他唯一的锻炼项目,他喜欢一个人或带着樊怡在这夜灯蒙蒙的河边,慢步走着,让身心完全放松。
  一艘夜行的游船由颐和园那边开过来,渐渐驶到了眼前,船上的灯光、人影和笑声,让德武不由得驻足凝望。能够依稀看清,游船上坐的都是年轻的男女,人,年轻了真好。船头上一个窈窕的女子在做着姿势让游伴拍照,那女子的曼妙身影让德武又一下子又想起了方韵,方韵现在可好?她会在哪儿?刚想到这里,他便急忙摇头,把方韵的影子由脑子里赶走……
  一个月来,孔德武在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里,都在思考《现代战争的预警》那本书的写作提纲。他初步决定,全书写十二章。第一章,战争预警的定义和主要内容。对可能发生的战争做出预先警告,使己方的军队和国民做好应对准备,应该就是战争预警的定义了。其主要内容包括远期预警--战争发生前半年的预警;中期预警--战争发生前一个月的预警;短期预警--战争发生前三天的预警;临战预警--战争发生前一天的预警;和战争已经开始、敌方导弹已经发射的开战预警……他计划每章写一万五千字,全书十八万字,加上必要的图片,书印出来应该很像样子。
  游船在河面上早已消失了身影,在岸边散步的人也少了起来,只有几对情侣在不远处倚着河边的栏杆正热烈地亲吻着。和平时期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呀,但愿战争预警的信号永远不会发出……
  由于业余时间忙着《现代战争的预警》第一章的写作,加上有一支部队开始准备进行一场导弹发射实弹演习,他白天在办公室也有许多事情要做,的确没有再去忆起那晚在金城驻京办的事情,那个方韵就渐渐沉没在他的记忆之海里了。
  这天下午,他审查完一个报告,正坐在那里抽烟歇息,那部用于私人联系的手机忽然响了,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有心不接,又怕是正在一家公司实习的女儿有事找他,于是就按下了接听键。来电的不是女儿,而是一个好听的女人的声音:是孔德武局长吧,很抱歉打扰你,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我是在金城驻京办事处见过你的那个方韵,亚洲大饭店的员工。
  哦,哦。德武有些意外地应着,几乎从第二句话起,他就听出她是谁了,他惊奇自己对她的声音有如此清晰的记忆。在短暂的意外过去之后,他感到心里涌上了一股欢喜,这个漂亮女人真给自己打来了电话。你好,你有事?他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十分平静。
  我们老板给我了一个任务,让我明天晚上出面请附近几个大机关相熟的朋友吃顿饭,他的本意是想扩大客源,可我想趁这个机会和朋友们喝杯酒说说话,不知你肯不肯赏光?

  德武几乎就要张嘴答应了,可就在那个"行"字要出口的一瞬间,他记起了自己给自己的那个警告:你要把持住自己!这样一个美女请你吃了饭,你敢说你不回请?她请你你请她的这样来往,别人看见后会怎么想?就算你不回请,可总要回报人家吧?局里再要宴请客人就到她那里去?她要趁机多收钱你可怎么办?那不是变相拿着公款去讨她欢心了吗?罢,罢,还是不来往的好,这种事还是别开头,一旦开了头,收尾怕就有些难了。你既然想走仕途,就必须压制与年轻女人交往的欲望,有一得该有一失。想到这里,他狠下心,用很为难的口气说:很抱歉,我明晚不巧有个公务上的应酬,抽不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我们的师政委(二)
    我们的师政委(一)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