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官太太》
作者:唐达天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江苏人民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9-2


  局长夫人林茹发现丈夫许少峰有了外遇,在暗中寻找勾引丈夫的狐狸精时,许少峰被卷入到一场火灾事故中,在关系到许少峰政治前途的关键时刻,林茹和狐狸精各显神通,终于保住了许少峰的官位,林茹也由此找到了狐狸精正是自己的瑜伽教练陈思思,两个人的暗战由此拉开序幕。
  没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副局长太太冯海兰抓到了欲置许少峰于死地的把柄时,林茹和陈思思再度联手,成功的上演了一场“姐妹秀”,虽然躲过了大难,最终还是没有挽回败局,而她们的对手,同样也遭到了别人的暗算……

  第一章 寻找狐狸精
  男人似乎总是为性奔忙,女人似乎总是为爱坚守。妻子是放在男人心里的灵魂,情人是放在男人床上的肉体。
  如果你的老公跟另外一个女人过夜去了,你知道了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官太太林茹就遇上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天晚上,林茹刚刚睡下不久,就接到了表妹胡小阳打来的电话,胡小阳说:“姐,我看到姐夫了,他好像在怡情花园小区。”胡小阳说的姐夫就是许少峰,也就是林茹的老公,海滨市文化广播电视局的局长。
  林茹感到好生奇怪,许少峰明明上省城开会去了,怎么会出现在怡情花园小区?就说:“小阳,你别开玩笑了,怎么会呢?你姐夫上省城开会已经好几天了,明天才能回来。”
  胡小阳说:“姐,我干吗骗你,我真的看到许少峰了,他和一个年轻女人一起下了车,又一起进了一幢楼。”
  林茹还没听完,就一骨碌爬了起来,脑子里突然“轰”地一声,仿佛电脑断了电,马上成了一片空白。林茹虽然早就感觉到许少峰在外面有了人,她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更不愿意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然而,没想到被她紧紧守护的那层窗户纸不经意间被表妹揭开后,才让她一下子有一种赤裸般的羞辱感。她真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表妹,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胡小阳好长时间听不到她说话有点急了,就问:“姐,你听到了吗?你说话呀!”
  她这才长长地透了一口气,十分冷静地说:“你看清楚了没有,是不是许少峰?”
  胡小阳说:“他穿着白色衬衫,藏青色西服裤,你说我看清了没有?” 她说:“他进了哪幢楼?”
  胡小阳说:“15幢3单元。”
  她紧紧咬着嘴唇,咬了好一会儿,才说:“小阳,你记住,今天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要对别人说,就是烂在肚子里也不要给别人说。你姐夫……他毕竟是官场中的人,千万不要让这些不着边际的事影响了他的前途。”
  胡小阳说:“姐,你放心好了,我看着也只当没有看着,怎么着我也不会胳膊肘儿朝外拐,去损害我姐夫的光辉形象。”
  挂了电话,林茹一下子僵在了那儿。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又无法不相信这是真的。多少回,她从许少峰的衣领上嗅到了女人的香水味,多少次,她独守空房,直到半夜三更才等来他踏进家门的疲惫身影。她明明知道他在外面有了人,可是,她还是不想面对现实,更不想因此而失去这个家,只是自欺欺人的安慰着自己许少峰决不是那样的人。没想到胡小阳的电话,一下子打破了她原有的平静,让她竟然失去了控制力。她再也不想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她必须面对现实,不能活在虚无的梦里。
  她迅速穿上衣服,拎起了包儿正准备出门,猛一回望,看到镜中的她头发乱糟糟的,又急忙放下包儿,来到洗手间,三下两下打理了一下头发,再抬头,镜中的她,一脸的哀怜,真像一个被人抛弃了的小怨妇,心里突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悲伤来。曾几何时,她在全市的医疗系统算得上一朵花,有多少追求者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却偏偏选择了当公务员的许少峰。原因很简单,她看中的是他身上那种别人没有的幽默乐观和积极上进的精神。然而,没想到的是,随着许少峰的社会地位越来越高,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一直发展到了今天的背叛。
  林茹迅速下了楼,匆匆拦了一辆的士,就向怡情花园奔去。此刻,她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查清楚那个小狐狸精是谁?她不能让这个女人白白夺去她的幸福,更不能让许少峰为了一个女人而毁了他的仕途。她突然清醒地感觉到,对男人的过分宽容实际上就是对他的放纵。
  夜晚的马路灯火通明,闪闪烁烁的霓虹灯将远远近近的高楼大厦点缀得扑朔迷离,为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的夜晚平添了几分华丽迷人的色彩。然而,此刻在林茹的眼里,正是这华丽迷人的夜晚,不知孕育了多少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又成全了多少对苟且男女的醉生梦死?正是这色彩斑斓的灯光,才点燃了男人的花花心,也迷住了男人归家的路。
  的士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怡情花园小区。司机问多少幢,林茹说15幢3单元。司机轻车熟路地开到了15幢3单元,然后停下了车说,到了。林茹付过钱,匆匆下了车,来到3单元,往楼口一看,却傻眼了,楼道里安装了电控门,外人根本进不去。
  她傻站了一会儿,转念再想,我就是进去了又能怎么办?这么高的楼,怎么知道许少峰进了哪一层的哪一个门?我总不能挨门逐户边去找吧?
  小区很幽静,有绿树成荫的小道,还有人造的水榭楼亭。她缓缓上了水边的小亭,坐了下来。月光从树荫里泻下,碎成了一地的斑驳陆离,隐在树林草丛中的知了不断地“知了……知了……”地叫着,可是,面对高高耸立在她眼前的高楼,面对无数个或明或暗的窗口,她却不知道哪一间藏着她的男人。更不知道此刻拥有她男人的那个女人是谁。一想起她心爱的男人与另外的女人鬼混在一起,仿佛心尖上划过一刀,一阵阵揪心的痛袭遍全身。她真恨不得冲到他们的房间里去,在那个不要脸的小骚货脸上狠狠地留下几道指甲印,或者,带上一瓶硫酸,一进门就泼到她的脸上,让她永远见不得人。
  知了还在不停地“知了……知了……”地叫着,她却无法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她一会儿想着,我就这样坐着,守株待兔,一直等到许少峰下楼,看看他还有何脸面对我?一会儿又想,他的心已经离开了你,你守着他又有什么用?
  经过一阵胡思乱想后,渐渐的,她有些疲乏了,她心里的那团火也不知不觉地泄了不少,人也没有了先前的冲动了。冷静下来后,却突然问起了自己,我到底想要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如果打算与许少峰离婚,这是抓住他把柄的最好机会;如果不想离婚,还想维持这个家,就决不能冲到房里去捉奸,也不能守候在这里让他难堪。否则,把许少峰逼到了死角,只能断绝了他的退路。
  这样一想,林茹仿佛一下子明白过来,幸亏我不知道他进了哪一间房门,幸亏我没有进去,要是凭着刚才的冲动,进去了,当场把许少峰捉在了那个女人的床上,其结果只能是断送了自己的家庭,成全了他们的快乐。她想起了前不久看过的一则故事,妻子回家,看到老公与另一个女人在床上。妻子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大吵大闹,而是悄悄回到厨房,为他们做了两碗荷包蛋,端来放到他们的面前说,你们辛苦了,吃碗荷包蛋补补身子。丈夫感到太对不起善良的妻子,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那个女人也觉得自己不应该伤害她,自觉地退了出去,他们夫妻俩从此和好如初。林茹当时看到这个故事后非常震惊,能有如此博大胸怀的女人太了不起了,她真是一个聪明睿智的好女人,要是换上别的女人,肯定会把事情推向极端,搞得不可收场。看来,聪明的女人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只眼睁得贼亮的女人才是世上最傻的女人。
  此刻,她所面临的问题与那位女人的差不多,她知道,不同的方法也许会导致不同的结果。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怎么给许少峰难堪,也不是当面去羞辱那个女人,而是想办法收回许少峰的心,想办法搞清楚那个女人是谁,然后再让她自动放弃许少峰。
  想到了这里,她突然想给许少峰打个电话,想感觉一下他到底在干什么?是不是错怪了他。
  电话通了,等了好长时间,才传来许少峰的声音:“喂!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吗?”
  她从他的声音里,感到了一丝不对,他明显的出气不匀,而且还有点不耐烦,她的心一下子凉了,嘴上却说:“我睡不着,看看你睡了没有?”
  许少峰说:“我刚冲了凉,马上就睡了,你也睡吧,明天我就回海滨。”
  她说:“我等你。”
  许少峰说:“好了,晚安!”说完,便挂了机。
  林茹的手机里立刻传来一阵忙音。那忙音,仿佛一把钝刀,在她的心上锯来锯去,而且,是刀刀见血。
  呆坐了一会儿,手机又响起,她以为是许少峰打来的,心里一热,马上从包中拿出来一看,才知道是表妹胡小阳。
  胡小阳说:“姐,你是不是捉奸去了?”
  林茹不高兴地说:“你瞎说什么呀?说得多难听,我到外面买点东西。” 胡小阳:“我就在你家门口,进不了门。”
  林茹这才说:“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许少峰与林茹通过电话后,刚把手机扔到床上,怕有人再打进来打扰了他的好事,又拿过来,一摁键,关了机。
  刚才许少峰正与陈思思在床上忙着。床上的忙与平时的忙不太一样,尽管累得满头大汗,却能在这满头大汗中得到不流汗时得不到的快乐,所以,他每次与陈思思在床上忙的时候都会心甘情愿,做到不遗余力。
  许少峰与陈思思已经好了两三年了,而且,越来越好。这其中一个主要原因除了陈思思年轻漂亮外,还有一个绝对的优势就是她的身体吸引力非常强。陈思思是瑜伽老师,她的肢体语言丰富极了,她能做出常人无法做出来的高难度动作,这让许少峰大开眼界,也感到非常刺激。每一次运动,等于变相地做了一次瑜伽,能让他在畅快淋漓的享受中达到锻炼身体的作用。这一点确实不得了,本来是消耗体力的活儿,结果搞得让他增强了体质。当然,这样的好事儿也不是白做的,你要报名参加她的瑜伽学习班,得缴费,何况让她单独辅导,并且还要通过身体的接触来辅导,费用肯定不能太低。有了这样的前提,这就牵扯到了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投入与感情的关系问题。在这个商品经济的社会里,感情也需要投资。尤其是大男与小女之间的感情更需要投资。许少峰虽然没有真金白银地给过她多少钱,但是,他却凭借着他的权力,给过她一些可以赚钱的机会,这才让她拥有了一套住房和一辆小车。在这样前提下,情感也就随着投资的加重与身体的交流越来越加深了。
  许少峰有时也在自责,觉得这样做实在有些对不起妻子林茹。但是,自责归自责,一旦接到陈思思的电话,他就激动心跳,渴望难挨。情感这东西就是这样,有时候是挺复杂的,虽说他们的夫妻感情一直很好,但是,再好的夫妻关系,时间久了也没有新鲜感了,何况他们已经快二十年的夫妻了,即使有杨贵妃那样漂亮,也会审美疲劳,也会激情衰退。他现在和林茹除了亲情,早就没有了冲动与激情,做爱也仿佛成了例行公务,机械化的劳动,没有多少乐趣可言。这一点令许少峰十分害怕,他没有想到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是不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毛病?后来,他遇到了陈思思,他才觉得他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毛病,真正的问题是出在了爱情的老化上。当他的激情被陈思思点燃后,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他这才相信人是有第二青春的,而且,这第二青春比第一青春还要来得更猛烈,更激情。
  这次,许少峰本来是上省城去开会,会议结束这天正好是星期五,没想到陈思思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很想他。他经不住陈思思的诱惑,就来了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向林茹谎称明天回海滨,自己却悄悄来到了陈思思这里。
  许少峰早已把陈思思这里当做他的第二个家了。他不知道与陈思思的这种关系称作情人关系哩,还是二奶关系,总之,这种关系让他感到非常满足。他早给陈思思打了预防针,无论他们的关系发展到有多深,他也不会同林茹离婚与她结婚的。因为他知道,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离婚。一个真正成熟的官场中人,可以悄悄找情人,也可以偷偷包二奶,就是不能离婚。即使是夫妻关系再不好,也不能离。一旦离婚,无论谁对谁错,舆论导向几乎都要倒向弱者,几乎会异口同声地谴责强势群体中的官场人,当代陈世美的帽子将会毫无疑问地落在他的头上,这无疑会影响他的政治前途。如果风声不大,还可以勉强保住现在的职务,如果事情闹得太大了,职务都很难保住。
  有了这样的前提,陈思思也不向他提离婚的事,他也从不说与她结婚的事。两个人谁都清楚,他们的关系只能做一对准夫妻,如果非要打破这种界线,导致的结果可能是连这样的关系也保持不住。要么是他丢了官,一事无成了,要么是他为了保官,放弃她。
  有了这样的准确定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感到真正的愉快。刚才,他们就非常愉快。他与陈思思正用身体创造着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两个人几乎要达到完美的合二为一时,他的手机响了。他不得不停下来去接电话,拿过手机一看是林茹打过来的,心里掠过了一丝不快,这么晚了打什么电话?既然打来了,又不能不接。倘若挂了机,本来能说清楚的,也就说不清楚了。等气匀了,他才对陈思思说,你别出声。说着接通电话,电话里立刻传来了林茹的声音。他从电话的另一头,感到了一缕熟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婆媳一家欢》
    《三生有性》
    《离婚真相》
    《公安局长》
    《升官》
    《权色》
    《幸福旋转门》
    《冷暴力婚姻》
    国考
    教育局长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