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遇艳》
作者:王曼玲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春风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7-25


     一个女人先后成为兄弟二人的妻子,在爱情的背后,有着生死连环的血缘秘密。两个如花的女孩,幼小的身躯承载着千古不变的世代亲情。言情毒药制造者——实力派女作家王曼玲,为读者讲述了一个奇特但不离奇,忧伤又不失温暖的爱情故事。
  引 子
  很长时间,如花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依然响彻在韩子燕的耳边。
  "啊……"如花的这声惨叫,成了那一天韩子燕能够听到的唯一的声音,后来韩子燕的耳朵几乎失聪。
  当时韩子燕正站在山头,她目送着坐在钟峰怀里的自己六岁的小女儿如花带着兴奋的笑脸,挥手和妈妈告别,接着钟峰和被他紧紧抱住的如花,像离弦的箭一样向着山下滑去。
  在这个山坡上,自然生长着一片碧绿茂盛的青草,这片青草已经在这里生长了几个世纪了,阳光照在青草上,整个山坡像铺了一块闪亮的绿丝毯一样。几个世纪以来,这些油亮亮的青草,是山脚下农家的牲畜的美食,也是牧童嬉戏的场地。他们从山头或翻滚着,或仰面朝上躺着,向山脚滑去,这样的游戏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快乐。终于有一天,牧童们乐此不疲的这个游戏,被精明的城里人发现了,城里人把这种游戏叫做滑草。
  越来越多的昆明人开着自己的私家车来这里玩。在这个明媚的春日里,在老冯的建议下,他们在这个周末来到了这里。滑草真的很好玩,那种在惯性的驱使下,一路狂飙的感觉真的很爽,就好像坐在云端飞翔一样。
  这已经是如花第三次滑下了,从山脚走到山顶很费劲,如花依然不依不饶地要钟峰带着自己玩,韩子燕并没有责怪孩子,在冥冥中,她希望这是一个补偿,父爱的补偿。孩子们太需要补偿了。
  就在韩子燕刚刚转身的时候,如花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草场的上空,也划破了韩子燕的心。
  悲剧发生了,伴着如花的惨叫声,如花魔术般地飞出了钟峰的怀抱,被抛向空中,然后重重地撞在三十米外的一棵老松树上,接着掉在了地上。而钟峰在一个前滚翻之后,依然在惯性的驱使下,以疯狂的速度朝山脚滚去。
  韩子燕疯了一般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朝如花落地的地方跑去,一直安静坐在山顶上的爱花看到韩子燕跌跌撞撞不顾一切的身影,她惊恐地呼叫着:"妈妈!"这时的韩子燕的耳朵里响着的声音依然是如花的惨叫声,包裹在她身边的山风,被她的身子一一切断,她扑向如花。
  这时,老冯和肖冰也发疯一样朝如花出事的地点跑去。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在韩子燕的脑袋里都没有留下痕迹,她甚至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那么远的郊区来到医院的,她只知道已经昏迷的如花被自己紧紧抱在怀里,如花的一条腿开放性骨折,鲜血像自来水管一样向外涌出。
  医生说:"立刻输血。"
  这是韩子燕听到的第一句话,她立刻挽起了袖子,她像一个被机械操作的躯壳,把胳臂直直地伸到了医生的眼前,医生急忙把她的胳臂挡了回去。如花被一辆平车推进了手术室。
  一个护士看了看韩子燕,又看了看钟峰,说:"你们俩都跟我来。"
  走在通往治疗室的路上,护士问道:"你们是孩子的父母吧?"
  这句话让韩子燕像是被人突然拍了一下脑袋一样,她愣怔了一下,本能地把目光投向了钟峰。这时钟峰的目光也传了过来,韩子燕看到钟峰的目光像一湖池水一样清亮、镇定,还有一丝无助。韩子燕只觉得积攒了一肚子的话,已经涌到了她的唇边,她只要一张嘴,这些话就会长出翅膀,飞向空中。她紧紧闭着嘴,她知道她不能张嘴,不能。这时眼泪却像潮水一样,从她睁开的眼睛里涌了出来。
  钟峰走到她的身边,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哎,你们怎么了?到底是不是孩子的父母啊?"护士在前面喊道。
  钟峰拉着韩子燕的手,紧跟了上来。
  "你们知道吗?这个孩子的血型极其特殊,我们的血库里没有这种血型的备用血,而其他医院有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孩子现在急需输血,父母的血是最安全最快捷的血源。"护士边走边说,接着,她转过脸又问了一句,"你们是吗?"
  韩子燕的眼帘垂了下去。
  钟峰急忙说:"是,是。"
  "那就好。"护士应了一句,大步向前走去。
  在跨进治疗室的那一刹那,韩子燕在心里叹道:老天爷啊,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灾难来考验我?为什么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来证明过去呢?我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不要啊!如果你要我承认那段情感就是纯真的爱情的话,那么你把灾难降临到我的身上啊。这不是孩子的错,你不该让孩子承受如此血腥的伤痛啊。
  "你们谁先来?"护士喊道。
  韩子燕走上前去,她回头看了一眼钟峰,爱情真的需要证明吗?她在心里问了一句。接着,她的胳臂被护士麻利地捆上了止血带。
  韩子燕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钟峰,她觉得身上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样:我自私,我是太为自己着想了。我应该早就告诉他的,他有权知道真相,他有权享受属于他的那份天伦之乐啊。
  第一章
  一
  美貌如花的女人韩子燕,在她二十三岁的那一年成为一个寡妇。
  韩子燕的丈夫李晓辉是她的大学同学,当年在校园里谈恋爱的同学很多,但是,随着毕业分配的一纸公文,经营几年的爱情大都烟消云散了。其实,对于这个结果他们中的多数人是早就预知的,所以,尽管有哭哭啼啼的,但也都是在作秀,认真的人不多。
  偏偏韩子燕和李晓辉就是认真的那一对,毕业分配的时候,李晓辉被分到了北京的国家农业部,而韩子燕却分回了她的老家玉水县的化肥厂。一般说来,这样的分配肯定就是棒打鸳鸯了。但是,李晓辉却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北上,而是跟着韩子燕回到了小县城。李晓辉的这个选择,让化学系的乃至整个学校的所有女生都对韩子燕嫉妒得要命。
  外语系的一个女生,为了证实这件事不是传说,她亲自跑到了韩子燕的宿舍,见了韩子燕,她扬着头傲慢地问:"你就是那个幸福得要死的韩子燕吗?"
  韩子燕不知她何意,迟疑地点着头说:"是。"
  外语系的女生说:"我认识李晓辉,我们小时候在一个大院住。"
  韩子燕还是不知道她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眼睛里闪着问号看着她。
  外语系的女生说:"我是外语系的,我叫张丽红,不过李晓辉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看看是什么样的女人把李晓辉征服了。"
  这个小插曲后来被韩子燕同宿舍的女生演变成,李晓辉青梅竹马的女友来找韩子燕吵架。这个演变韩子燕毫不知晓,她那个时候完全被幸福所包裹着。
  就连韩子燕最好的朋友肖冰也觉得这么一个大便宜怎么就让韩子燕给捡了呢?她怀着一种很复杂的心情在韩子燕的耳边嘀咕,说:"李晓辉会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韩子燕听得糊里糊涂,问她是什么意思啊。肖冰支吾着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韩子燕就眨巴着眼睛说:"不会吧。他没什么病啊。"
  肖冰只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事后,韩子燕还是很认真地问了李晓辉这个问题,李晓辉笑笑,说:"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傻傻的样子。"
  李晓辉比韩子燕大一岁,也是应届生考上的大学,其实人生经历并不比韩子燕多,但是,韩子燕还是听他的,在韩子燕眼里李晓辉是见过世面的。李晓辉家尽管就住在昆明市里,但是他说的是一口普通话。韩子燕是小县城玉水长大的,县城不仅小,而且四面被高高的大山包围着,上大学之前她没有离开过县城,但是,心却总是想着山外面的那些地方。
  其实,李晓辉所谓的世面就是他曾经跟着他的老爸坐飞机、坐火车到过一些地方而已,李晓辉在对韩子燕说起各个地方的见闻的时候,从来也不提是跟着老爸出去的,他总是把这个细节含糊了,他讲那些地方的风土人情。李晓辉记性好,所以他讲的总能让韩子燕惊讶。有一个假期,他们两个人去了一趟西安,从一上火车,李晓辉就表现得极其笨,根本就不像一个出过多次门的人,这不奇怪,本来李晓辉每次随父亲出去,他真的不知道车票是怎么回事,他们的每一次出行都是按照VIP客人来安排的。不过,李晓辉到了西安那些大大小小的名胜古迹以后,他知道的简直比导游还多,正史野史他都能讲出一大堆来。真是把韩子燕佩服得一塌糊涂。
  韩子燕就是那种单纯的女孩子,人长得很漂亮,依现在的目光来看,她长得很像香港的演员舒淇,眼睛、嘴巴都像,是那种怯中带野的样子,但是韩子燕从来不知道自己漂亮,穿衣服总是很朴素,有些时候还很土。还有就是,她被别人害了,被别人造了谣说了坏话,却总是检讨自己。在她的眼里这个世界上没有坏人。
  对于李晓辉的家庭,韩子燕知道的很少,韩子燕的所有关于恋爱的知识都是从书上看来的,李晓辉是她的初恋,所以,在这场爱情里就带有韩子燕看过的书上恋爱的重重色彩。在韩子燕的爱情观里,两情相悦是第一位的,她信奉的是"我愿化做一只伶俐的小鸟,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只要有爱情,就是天天窝头咸菜也觉得甜"这样的爱情观点。所以,李晓辉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压根儿就没有出现在她的脑袋里。而是到了后来,也就是毕业前夕的时候,韩子燕才知道李晓辉为了自己与他的家庭一刀两断了。这个消息并不是李晓辉告诉她的,李晓辉曾经说过要带韩子燕到自己家去看看,后来李晓辉就再没有说过,韩子燕也没有问过。关于李晓辉为了爱情与家庭决裂的事,还是肖冰告诉韩子燕的。听了肖冰的话,韩子燕才知道原来李晓辉是一个高干子弟,他的父亲是大军区的副政委。对于韩子燕的惊讶,肖冰持怀疑态度,她问韩子燕:"他真的从来就没有对你说起过他的家庭吗?"
  韩子燕眼睛睁得大大的,很认真地点点头。
  肖冰又说:"你知道他爹的官有多大吗?"
  韩子燕还是眼睛睁得大大的,摇摇头。
  肖冰说:"唉,真是憨人有憨福,他爹的官就相当于一个省委副书记那么大。"
  韩子燕问:"省委副书记的官有多大呢?"
  肖冰无奈地摇摇头,说:"怎么说呢?你真笨,反正我们学校没有一个人的官有那么大。"
  韩子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就是这样韩子燕也没有再去多想李晓辉的家庭,她当然知道李晓辉之所以与家庭决裂,一定是他家反对他与自己恋爱呗。所以,韩子燕也就没有再去问李晓辉这些问题。
  准备结婚的时候,韩子燕的母亲悄悄问过韩子燕亲家那边的消息,韩子燕只是说:"妈,我嫁的是李晓辉这个人,又不是他的家。再说,李晓辉都来我们玉水了,他是来我们家,管他们家干什么。"
  母亲心里是知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但是看女儿女婿很幸福也就不再说什么。韩子燕的父亲倒很高兴,说自己的女儿能耐,不仅带了一肚子学问回来,还带回了一个儿子来。母亲纠正他是一个女婿半个儿,父亲说:"一个,就是一个,哪有半个的!"
  只是到了他们的新婚之夜,韩子燕才问了李晓辉这个事情,李晓辉告诉她是这样的,他们家认为韩子燕的出身与他们家门不当户不对。李晓辉说完以后,安慰韩子燕说:"说实在的,我觉得我们那个家与你们家真是无法比,你们家是家,我们家是个大冰箱。要你到那个大冰箱里去真是委屈你了。"
  韩子燕听了以后说:"家怎么会是大冰箱呢?你爸你妈是太爱你了,等以后我们抱着他们的孙子回去,他们就一定会认我了。"
  李晓辉笑了,他亲吻了韩子燕,说:"你是太不了解他们了。你和他们是两个星球上的人。你太美好了,所以我要你。"
  这一切都太符合韩子燕对爱情的期待和想象了。韩子燕觉得自己很幸福,拥有一个李晓辉就足够了,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谈起过李晓辉的那个家,除了他该有的爸爸妈妈,韩子燕根本就不知道李晓辉家还有什么人,在她看来,这些都与他们的爱情无关。
  韩子燕和李晓辉不仅是他们系唯一成功的一对,而且也是结婚最早的一对。毕业的第二年他们就结婚了,当时,韩子燕二十二岁,李晓辉二十三岁。
  二
  婚后的生活让韩子燕满意得不得了,由于李晓辉放弃了北京的工作,来到玉水,韩子燕找了她中学时候的一个同学的父亲,她唯一的要求就是把他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这一次我不会先走》
    《亲爱的,不如裸婚吧》
    潘多拉的盒子
    《婚姻保卫战》
    《亲爱的我们离婚吧2》
    《深度苏醒》
    离婚协议
    与小三PK的日子
    香火
    婚戒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