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夫人们2》
作者:雪静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作家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4-24


     省委副书记夫人祁有音,凭着丈夫周建业的靠山,本来可以轻而易举在仕途上再跨一个台阶,可她却选择了下乡扶贫,;身为作家的市委副书记夫人郝从容在丈夫面临升迁的人生关隘,不计前嫌为之跑官要官,政界、商界、演艺界、身边亲戚朋友,凡是能被利用的关系都在她的求索之中;副县长夫人邢小美在丈夫进了深牢大狱后,想方设法让女儿可心有个光明的生活前景,她利用双休日去酒店打短工,深深体味了底层百姓的疾苦及人间的世态炎凉……
扑朔迷离的书里人生,将你带进一个没有定数的财富时代。高尚与卑鄙,贪婪与寡欲,世俗与清纯……

  第一章
  1
  许鹏展到底被判刑了,昔日副县长的威风随着法官的一锤定音而无影无踪。十年徒刑,对短暂的人生来说,真是太漫长了。
  邢小美望着房间的天花板出神,那是日式的条木吊顶,装修时邢小美别出心裁设计的,在这日式的条木吊顶上,邢小美仿佛看到了许鹏展。自从他进了那里,她就始终没有见过他,但她可以想象那里的一切,那是人间的地狱。
  她不敢正视许鹏展那张苍白的脸,还有他那颗刚刚撞掉了的门牙。据说,许鹏展双规后,被带到了别的省份审训,酷暑难熬的夏天,数千瓦的大灯泡日夜烤着他,一天夜里他突然绝望地一头撞在墙上,他本想去见上帝,可上帝不收他,只收取了他两颗门牙。
  现在,这两颗光洁的门牙永远也找不回来了,许鹏展的嘴唇因此而朝里瘪了下去。邢小美远远地望着他,她觉得许鹏展不光是嘴唇瘪了下去,他整个的人都瘪下去了,她想起小时候母亲曾跟她讲过的四大蔫的比喻:"掐尖的烟,刷腊的官,出雄的鸡巴,霜打的田。"许鹏展眼下就是刷腊的官,他发蔫是正常的,不发蔫倒让人奇怪了。邢小美回忆起当年跟许鹏展恋爱时,最让她动心的就是他那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如今那地方成了一个透风的黑洞,她忽然明白什么是失去了再不可复得。
  许鹏展撞墙的消息是郝从容告诉她的,本来邢小美已经准备跟许鹏展离婚了,她也犯了窝脏罪,但因认罪态度较好,郝从容又在公检法系统为她找人通融了一下,也就免于起诉了,这样她就保留了公职。但婚肯定得离,母亲和女儿可心都同意,特别是可心,因父亲的事情在校园中影响极坏,许多知情的同学看了媒体的报道都渐渐疏远她了,可心已经抬不起头来了,跟许鹏展一刀两断,倒让一家人落得清净呢。
  郝从容是在电话里把这消息告诉邢小美的,邢小美当时听了竟不以为然说:"活该,谁让他姓许的胡作非为呢,如果单纯是经济问题我倒原谅他了,偏是为一个乡下的村姑,现在正好把许鹏展让给她,他们不是爱得要死要活吗?这回让那个白丛爱个彻底。"
  郝从容未等邢小美的话音完全落地,就抢过话说:"小美,其实我现在完全可以不帮助你,人人都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是要避嫌的,而我为什么冒着风险帮助你呢,因为我们是老同学,人生纵然以利益和实惠为本,可亲情友情在关键时刻还是要掂量一下的。你跟许鹏展是多年的夫妻了,如今他走到这个地步,脚上的泡虽然是自己走出来的,而你身为妻子就没有一点责任吗?当年你求我们老吴提拔许鹏展,我们可不想看到他今天这样的结局。但既来之则安之,你跟许鹏展分手我不反对,可眼下分手未免太绝情了,他已经惨败了,如果他知道连家也没有了,他不光会撞墙,说不定在狱中会寻机会自杀。你想想一个跟你生活了半辈子的男人,就这么落魄地死了,你心里真的会无动于衷吗?人在,你不会觉得怎样,人真的不在了,你心里还是会痛的。你想想吧。"
  邢小美最终可能是被郝从容的电话动摇了决心,放下电话,她就把家里的相册翻找出来了,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一页一页地翻着相册,犹如翻着自己的历史,一共十本相册,看到最后,邢小美发现她和许鹏展之间什么都没有留下,只留下了这十本相册上的历史,特别是他们年轻时恋爱的相册,大多是黑白照片,有很多是用傻瓜相机拍的,那个时候他们没有钱,却有心,两颗真心,等到他们混到有钱的时候,彼此的真心却没有了,钱这东西好在哪里啊?真个就是王八蛋,它诱惑着你勾引着你,一旦你入了它的围,进了它的圈套,它就开始折腾你了,它让你进天堂你就得进天堂,它让你下地狱你就得下地狱。钱啊,你这个王八蛋,为什么现在才让我觉醒地恨你,你是我们家的妖魔鬼怪呀!
  有一张黑白照片让邢小美流了眼泪,那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许鹏展单位的新闻干事抢拍的,她两手勾着许鹏展的脖子,许鹏展笑着,露出一口白牙,他两手搂着她的腰,准备吻她,这动作还是邢小美提出来的,拍了几十张照片,没有一张浪漫的,邢小美要拍一张浪漫的,动作刚一展示,新闻干事就抢拍了下来。
  邢小美看着照片,想到许鹏展再也不可能拥有的白牙,不由伤心地哭了起来,漫漫长夜,哭声如雷,幸而门窗紧闭。哭到伤心欲绝之时,邢小美再也没有睡意,她睁着眼睛等到天明,天明后,匆匆洗漱完毕,就跑到了母亲那里,关于跟许鹏展离婚与否,邢小美最终要跟母亲达成协议。
  早晨上班的人流如潮,城市永远处在拥挤的状态,过去邢小美对这种拥挤没有什么反应,反正出门有人开车,到哪里都方便得很,现在她的感觉非比寻常了,她觉得城市就像一个大闷罐,人如同螃蟹一样在里面蒸煮。倒真不如活在乡下,清风明月,自在悠闲。早年,母亲曾经在乡村有一处房产,是母亲的娘家留给母亲的,文革中母亲总是因此而挨批斗,还因此被划为富农,母亲一赌气就把房子卖了,卖给了叔叔家,那么大的一个院子,院子里还有摇辘轳的井。邢小美小时候经常趴在井口看月亮。
  想到小时候的生活,邢小美又想到母亲的不容易,母亲一生奔波,历经多次运动,父亲老早离她而去,母亲唯一的指望就是邢小美,当初邢小美跟许鹏展恋爱,母亲死活不同意,现在想来母亲的不同意还是有她的道理,邢小美毕竟年龄轻,看人是没有眼力的。自从家里出了事,母亲一直陪着她,多年未发作的梅尼尔氏综合症又发作了,本来母亲可以住在邢小美身边,犯病以后,她怕给女儿添麻烦,又回到自己家里去了,来了个远房的亲戚照顾她,这样邢小美也可以有时间让心闲一会儿。
  说是心闲,可有许鹏展的事情在心里摆着,那心怎么可能闲起来?
  邢小美走进路边一家超市,买了桂圆、莲子、银耳、冰糖几样东西,带给母亲滋补身子。过去这些东西家里多得都摆不下,如今却要自己在超市花钱购买,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呀。
  邢小美进了家门,母亲还在睡觉。
  远房的亲戚管邢小美叫表妹,邢小美也就喊她表姐,其实也不算什么正儿八经的亲戚,只不过表姐的母亲曾跟邢小美的母亲是同乡,许鹏展出事后,母亲犯病到医院去,医生让住院,邢小美的母亲在医院住了一个晚上,又吵又乱,却认识了老家来的护工,两人聊得投机,邢小美的母亲就要求出院回家,护工也跟来了,管吃管住,一个月给六百元钱。邢小美的母亲有退休金,平时舍不得花,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表姐接了邢小美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用手压着嘴唇嘘了一声,示意老太太在睡觉。
  邢小美明白表姐的意思,就悄悄进了隔壁房间,关上门,这才跟表姐说起话来。
  表姐说:"老太太昨晚折腾了大半夜,天快亮时才安静下来,这会儿总算睡了,让她再睡一会吧,反正今天是周六,表妹也不用上班。"
  邢小美说:"我已经两个多月没去上班了。"
  表姐通情达理地说:"天灾人祸,人人都会摊上的,谁也别笑话谁。不过,如今的人啊,都是恨人有笑人无的,人心变得太坏了。表妹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许县长虽然跌了跟头,在哪里跌倒了就在哪里爬起来,那监狱也是人坐的。再说如今蹲大牢的官员多呢,又不是许县长一个人,你翻翻报纸,哪天没有啊,今天河南一个贪官落马,明天河北又出了一个,后天上海也有贪官了……贪官就像村里长得野菜一样,一茬又一茬的,採不净。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人心太贪了,命里没那么多的钱财,明明是两百万的命,一下子贪了两千万,十辈子的钱都捞到手里了,阎王爷的批文都不管用了,他不往回收人吗?数目小的,就打发到大牢里蹲一蹲,数目大的就把命收回去了。许县长还算挺运气的,没到被阎王爷收命的份上。……"
  表姐的话很朴实,听着虽不顺耳,但又不得不承认其中的道理。
尽管邢小美不想听到贪官两字,也不愿意在心里承认许鹏展是贪官,然而事情在那里明摆着,你不承认它也存在呀。
  邢小美还是为许鹏展争辩了几句:"可心他爸虽说是贪了一点财,可是没在自己的身上花一分,满冤的。"
  表姐知道邢小美话里的意思,便知趣地一笑说:"事情过去了,也就别总寻思它了,你刚给老太太买的东西,我看看都是什么,能不能给老太太煨点汤。"说罢出去将放在桌上的东西拎进来,细数着说:"银耳、莲子加冰糖,倒是可以煨个汤,要是有枸杞更好了。"
  邢小美说:"天热不敢吃枸杞,怕火气。"
  表姐说:"天越热人越要补,人身上的寒火就是要在热天去掉。有句口头禅不是说
  吗,冬吃萝卜夏吃姜,不用医生开药方。"
  邢小美听罢立刻接过话说:"家里可能还有枸杞,我来找一找,母亲经常用它泡水喝。"
  邢小美开始翻抽屉,这个屋里翻遍了,又到另外的屋里翻找,有个抽屉的把手松了,邢小美一拉,把手突然断了,抽屉哗啦一声掉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动,母亲被惊醒了,忍不住喊了起来:"谁在乱翻东西呀?"
  邢小美知道母亲这句话是冲着表姐的,母亲在怀疑她睡着的时候远房的亲戚翻动家里的东西。于是她急忙奔了进来:"妈,是我,找枸杞的,表姐要给您煨汤。"
  母亲想坐起身,却又坐不起来。
  邢小美扶起母亲,将枕头靠在她的背部。
  母亲靠着枕头舒了口气说:"我什么也不想吃,能睡觉就行了。真恨不得跟阎王爷要张帖子,永远这样睡下去。"说罢,两眼看着邢小美问:"这么早就跑到家里来,一定有什么事情吧?"
  邢小美看看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跟许鹏展离婚的事能不能拖一拖?"
  "你少提那个姓许的,凭什么要拖一拖,替他背黑锅?"母亲愠怒起来。
  "那倒也不是。昨晚,我过去的老同学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让我不要急着跟许鹏展离婚,显得太没情义了,会被人笑话。"邢小美小声嘀咕,又偷偷地看了一眼母亲。
  母亲立刻说:"他姓许的有今天,是他自己胡作的,又不是你把他推进监狱的,你现在讲情义,他当初跟白丛那丫头在床上舒服好受的时候可从没对你讲情义呀,咱娘们吃亏就吃在心太软上了,这一回怎么也得发个狠。"
  邢小美看看母亲脸上的表情,晓得工作是不太好做的。她不知道再说什么话,便板着脸不出声。
  母亲叹着气说:"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他自己进去倒心净,弄得一家人跟着吃连累。可心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了,孩子在学校受排挤呀。就冲可心,咱也得跟他姓许的离婚,一刀两断,落个清静。……你是不是突然改变主意了?前几天还咬牙切齿的呢。"
  邢小美见说话的时机到了,便急忙接过话说:"听说许鹏展在那里已经绝望了,每天数千瓦的大灯泡烤着,没日没夜地交待问题,这么热的天,没死也算命大了。他曾经想死过,往墙上撞头,两颗门牙都撞掉了。我要真在这个时候提出跟他离婚,那不等于拿着刀子要他的命嘛。他毕竟是可心的亲生父亲,打断骨头都连着筋呢。"
  母亲听了女儿的话,半晌没言语。
  这时,表姐进来问:"表妹,找到枸杞了没有?"见邢小美的母亲在床上坐着,又说:"大姑,您老要披件衣服呀。"
  邢小美说:"枸杞还没找着,先那么煨上吧,最后加冰糖。"
  "这我知道。"表姐边应边找件衣服给邢小美的母亲披上,又说:"好好的一家人,偏是遭了这祸事,弄得人心里怪不痛快的。要不大姑该多有面子呀,咱老家常说,一个姑爷半个儿,有副县长这样的靠山当姑爷,全国也不过几千号人。"
  母亲打断表姐的话说:"我从来就不信那话,要说孝顺还得是自己的亲骨肉,你没听咱老家的人说吗,一个老人死了,全家人去哭坟,儿子哭真心真意,闺女哭惊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心荷明月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西藏生死恋》
    《这一次我不会先走》
    《亲爱的,不如裸婚吧》
    潘多拉的盒子
    《公安局长》
    《一个女人的史诗》
    《升官》
    《婚姻保卫战》
    《亲爱的我们离婚吧2》
    《权色》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