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离婚以后再恋爱》
作者:梦笔锦书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广西人民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4-19


   感情不是黄瓜,一刀下去,就可以一分为二。
  婚是离了,可关系怎么也剥离不清,因为失去的不仅是一纸婚书……
  他们从相识、相知,到幸福的婚姻跌入万丈深涯的绝路、分道扬镖,到再次重逢……他们是两只怕冷的刺猬,又想靠近互相取暖,又怕对方扎伤自己。正是一颗蒙尘的心,让他们迷失了追求幸福的眼睛。围城内外,他们经历了怎样的爱恨纠葛?选择新欢,还是旧爱?再婚,还是复婚?

  第一章 不寻常的清晨
  头还是在疼,这红酒的后劲也太足了吧!还是昨晚自己喝多了?
  江静宜吃力地握了拳轻轻垂了垂太阳穴,终于睁开了眼睛。窗帘低垂,将房间笼在一片昏暗之中,倒没有给眼睛造成不适。江静宜惬意地笑了笑,又舒展了一下四肢,却不料手肘竟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是女儿吧!江静宜第一个反映,单身三年了,除了女儿,还有谁会睡在自己身边呢?看来自己真是喝多了,连女儿和自己一起睡也忘了,险些把她给踢下去。想着,便笑着转身想去看看女儿洁洁醒了没有,不料才一转身,却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带着调侃,还有几份讥诮。
  这是一双男人的眼睛,还是江静宜已经离婚三年的前夫严平阳的眼睛。江静宜一下子跳了起来,虽然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可是本能却下意识地想离这个男人远一点,厉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女儿呢?你把女儿弄哪里去了?”
  话还没有问完,她就觉得身体有些异样,微微揭了被角一看,居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这让江静宜更加愤怒。尽管在这个男人面前赤身裸体也不是没有过,可是现在他们已经离婚了,而且已经离婚三年了!
  江静宜怒不可遏,一把拖过被子想把自己裹个严实,可是被子从严平阳身上滑落,却让她更加头晕,他也是一丝不挂呢!
  “你……”江静宜要晕了,“你昨晚干什么了?为什么会在我床上,为什么会……会是这个样子?!”
  严平阳突然被她拽去被子时有一线的惊慌,及至看见她慌乱的样子,倒好笑起来。欠起身子将她拖回自己身边,又用被子将两个人都裹严实了,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要听前因后果,就别一惊一咋的好不好?”
  说着,发现怀里的江静宜身子僵得跟木板似的,便放开了搂着她的手,往旁边靠了靠,笑道:“你放心,昨晚除了替你脱衣服洗澡,其他什么事情也没干。”见江静宜一脸的不相信,便洒笑道,“你放心,我骗你干什么?又不是没和你做过,女儿都生了,说没做人家也不相信啊,是不是?”
  江静宜盯着他,一字一顿地问道:“那女儿呢?你是不是把她放小房间里去了?”
  严平阳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不知道女儿在哪里,昨晚你开门让我进来的时候,我就没发现女儿,问你,你说不要我管。”
  严平阳的话让江静宜想起来了,昨天单位聚餐搞活动,女儿让她送到父亲家里去了。也想起来了,昨天酒席上,主任许振海说了,苗圃社区要找一个法律顾问,谁愿意去?
  江静宜知道,多一份法律顾问的兼职,就可以多拿一份奖金,于是她非常殷勤地向许振海敬酒,希望能得到这份差使,以至于稀里糊涂就喝多了。可是就算喝多了,又怎么会和严平阳在一起呢?江静宜有些平静下来,沉着脸说道:“女儿在她外公那里,要你管什么?”
  严平阳注视着她,嘲笑道:“怎么?是和男朋友约会去了?把女儿扔在娘家,还喝了那么多红酒?只是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把你灌成这样,居然不送你回家,我看,你要好好考虑考虑才是!”
  想起自己是为了多赚钱才向许振海拼命讨好喝多了酒的,想起自己想多赚钱是为了女儿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想起离婚后这个男人就没有对女儿表现过应有的宠爱,连来看看女儿都叫他不来。今天居然还说得出这种话来,江静宜忿恨交加,一脚就踢在他的敏感之处,狠狠地说道:“我就找男朋友了怎么样?我就是把女儿扔了不管怎么样?你心疼,你在意,离婚的时候怎么又不要女儿了?!现在倒在我面前,充起什么慈父来了,你给我滚!”
  严平阳冷不防被她一踢,顿时身子就蜷了起来,过了许久才缓过劲来,气道:“你这个神经病女人,离婚的时候女儿还不到一岁,我要得过来吗?是我要离婚的啊?”
  严平阳的话,将江静宜又带回了三年前最伤心的那些日子,心里那个恨啊。她见严平阳防范着她的脚,便一个反身,扑在他肩上,狠狠就是一口,咬得严平阳倒抽了一口冷气,举手就想打下去,却见江静宜已经抬起头来了,脸上竟是泪水纵横,看着他咬牙道:“严平阳,你给我听好了!你我为什么要离婚,你心里应该更明白!我江静宜不是可以被人骗来骗去的,更不想和一个小姐共享老公!至于你说的女儿你没法要,那离婚以后你又来看过女儿几次?不错,咱俩离婚了,我不是你老婆了?那女儿呢?难道也变成偷生的了吗?”
  严平阳举起的手放了下来,轻轻揉了揉肩上的伤痕,叹气道:“谁让你把女儿的姓又给改了,我来看她一次,就被我妈骂一次,你知道吗?”
  江静宜冷笑道:“改姓?改姓又怎么了?女儿是我生,是我养,为什么要跟你姓啊?我告诉你严平阳,我恨你!你要是想让女儿跟你姓,最好带去自己养,不然让我养着姓严的孩子,我可不保证什么时候会掐死她!”
  看着江静异因为宿醉而略显苍白的脸,不知怎么的,严平阳突然多了几分说不清的感觉,竟是不由自主地抬手想替她拭去腮边的泪,一边不满道:“我也没说你什么啊,发这么大火干什么?既然知道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怎么也小心点,半夜三更喝那么多酒,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女儿怎么办?”
  江静宜打开了他的手,冷哼道:“怎么办?好办!我死了女儿就你归养啊,怎么,难道女儿不是你的,还是我一个人生出来的不成?”
  “一大清早的你看你,死啊死的!不许胡说。”严平阳见江静宜平静了一些,便不顾她的反对,用力把她拖近自己身边,说道:“别乱动,没穿衣服呢,小心感冒了!”话没说完,就感觉到江静宜脚又要动了,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他忙伸手抓住江静宜的脚,死死地固定在自己的双腿间,笑道,“这样安全些!”
  江静宜上身被他搂着,双腿又被他夹住,动弹不得,发怒道:“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知道吗?你是我什么人,脱我衣服,帮我洗澡,还这样搂着,让人看见象什么样子?!”
  “切!”严平阳嗤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我是在帮你啊?那你知不知道你昨晚都干了些什么?”
  “干什么?!”江静宜没好气地反问道,“把你强奸啦?”
  严平阳以手拍额,一副要晕了的样子:“我说静静啊,你以为我就愿意这样赤条条和你搂在一起啊?我来告诉你,昨晚我在恒丰超市那里遇见你,你走路摇摇晃晃的。脸上红得跟火烧似的。是我不放心,把你送回了家。
  “进了家门没看见女儿,我就是这么问了一句,女儿在哪里?你就冲我大发脾气,又哭又闹的,最后好了,还吐了我一身,连内裤都湿了你知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办?还强奸,我还想把你给强奸了呢!”
  江静宜白了他一眼,不相信道:“我把你给吐湿了,你脱你自己的,洗你自己的就是了,把我脱了干什么?”
  严平阳皱眉道:“我都不知道你昨晚是在哪里吃的饭,等我洗完澡出来,想把你抱到床上去睡,可是一近身,我的天哪!从外衣到内衣,连内裤上都是烟味,谁受得了啊,没办法,只好给你也洗了澡。”
  江静宜不响了,昨晚一桌十二个人,有八个男人,而且个个抽烟,在八只烟囱连续四五个小时的熏陶下,她要是还能洁身自好,那才叫见鬼了呢!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小小的洁癖,因此很难想象他能把满身烟味的她搂在怀里。
  于是换了话题:“那洗完了怎么不穿衣服呢?”
  严平阳调笑道:“你这里有我的衣服吗?”
  江静宜又怒道:“没说你!说我自己,怎么不给我穿衣服啊?”
  严平阳有些委屈:“我找不到你的睡衣,又怕随便找件衣服你穿着睡觉不舒服,所以……”说着,他双手一摊。
  江静宜想了想,伸手在枕头一掏,扯出一件睡裙来。严平阳笑道:“你什么时候想到把睡衣藏枕头底下了?”
  江静宜白了他一眼,一边穿衣服一边冷冷地回答道:“还不是因为女儿。”
  严平阳有些好笑:“这也和女儿有关系啊?”却见江静宜脸色不太好,便讪讪问道,“起来了吗?再睡一会儿吧。”
  江静宜已经穿上了睡裙,坐起来想下床去,却感到一阵反胃,坐在床沿上只是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倒是身上已经冷汗淋漓了。
  严平阳忙把她抱到床上,让她躺在自己怀里,柔声劝道:“再睡会儿吧,别起来了!”
  “那你替我打电话请个假!”躺在严平阳的怀里,那依然熟悉的男人的气息让江静宜几乎落下泪来,她软软地说道。
  “请什么假?”严平阳奇怪地问,“难道你们单位星期六也上班吗?”
  今天是星期六?江静宜一时没反应过来,许久才拍拍脑子,看这日子过的。那么今天自己可以轻松一天了?洁洁的幼儿园今天依然要上课,父亲应该早就把她送了去吧。她长长地松了口气,整个人几乎是瘫在严平阳的怀里,再没有一丝力气,脑子却好象比什么时候都清醒,离婚后带着女儿生活的点点滴滴此刻都一齐涌了出来,让她应接不暇。
  过了许久,江静宜才慢慢平静下来,闭着眼睛问道:“那你呢?今天也没事吗?”
  “没事!”严平阳小心地看着江静宜,笑笑说道“就是有事也没有办法啊,衣服都挂在卫生间,还没干呢,难道你要我这个样子回家去?”
  见江静宜没有翻脸,严平阳又陪笑着问道:“你还没说呢,昨晚怎么喝那么多啊?我记得你酒量不错的,是不是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才醉了?”
  “没有!”江静宜扯过被子,蒙在脸上,“昨天我们主任说了,社区要个法律顾问,我想去,讨好主任,就多喝了两杯。”
  严平阳笑道:“工作嘛,有就做,没有就不做,哪有象你这样,抢着做的?还要不顾命地喝酒,是不是年龄越大越傻了?”
  江静宜依然蒙着头,瓮声瓮气道:“多做一个顾问,就可以多拿一些奖金,洁洁再两年就要上小学了,我想把她送出去读书。”
  “为什么?!”严平阳吃了一惊,一把揭掉了江静宜头上的被子,生气道,“女儿才那么小,你舍得把她送出去?!万一在外面有些什么事,你顾得过来吗?”
  这句话让江静宜又跳了起来,隔着被子就在严平阳的身上乱踢一气,边踢边哭道:“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都是因为你!女儿在幼儿园回来和我说,小朋友都说她爸爸妈妈离婚了,爸爸不要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人家做父亲的,离婚了一心争取探视权。你倒好,给你看也不要看!你知道那天晚上女儿和我看一出争取探视权的电视官司时,女儿是怎么说的吗?她问我是不是我阻止你来看她?你让我怎么说?你要我告诉她是爸爸不愿意来看她吗?你要我告诉她爸爸不喜欢她吗?你说啊!说啊!”
  严平阳抓着江静宜的脚的手松开了,他直起身来将哭得乱七八糟的江静宜罗在怀里,叹了口气,低低说道:“对不起,静静,对不起,明天我来带洁洁。”
  “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江静宜抬起满是泪水的脸,伤心地说道,“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把睡衣藏在枕头底下吗?我告诉你,就是因为女儿的缘故,我加班出差的时候,把她送到外公那里。可是女儿非要和我一起睡,我不在,她就抱着我的睡衣在床上等我,有时候等不到,她就生气咬衣服,家里的睡衣都被她咬坏了,我没办法,才藏起来的。怎么样,你听着有趣吧?好玩吧?”
  严平阳默默无语,将江静宜的头按在自己怀里,然后慢慢俯下身去,一点一点吻着她脸上的泪痕。一边轻声说道:“明天,你把洁洁接来家里等我,我带她去玩,啊?”
  江静宜又哭了:“不要你来看,不要你管,女儿小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管,现在长大了,你来做现成的爸爸吗?才不给你呢!”
  严平阳的手轻轻探进了江静宜的身子,轻柔地安抚着她:“静静,我知道是我不对,别生气了,洁洁需要爸爸,以前是我错了,可是你总得给我改正的机会吧,你替洁洁想想,啊?别赌气了!”
  爬在严平阳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曾经熟悉的气味,江静宜默默无语。严平阳有些心动,手慢慢朝她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晨雨风尘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婆媳一家欢》
    《三生有性》
    《离婚真相》
    《幸福旋转门》
    《冷暴力婚姻》
    亿万富姐
    《我拿婚姻赌明天》
    《浮尘女子》
    《非常错爱》
    《三十不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