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绿红妆之军营穿越》
作者:金子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百花文艺出版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4-4


     我们的穿越型人才--叶想,在研究生毕业前夕的严格军训中被一个晕倒的同学“砸”回十年前。她的年龄并没有减少十岁,她的父母还是原来的父母,但是她的生活却变得天翻地覆……
    叶想交到三个知心的死党,有真心的友谊陪伴她成长。更重要的是,她遇到了这次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原来的魔鬼教官孙国辉,性格仍然冷峻内心却热情如火;潇洒率性的林晃,情感世界一片空白,似乎专程为了等待叶想的到来。这个世界有多矛盾,就有多精彩。钢七连中的袁朗和吴哲同时期待叶想的爱,她要如何选择?

    第一章 怎么就穿了
    “五分钟,又一个五分钟,哈哈……再忍一个五分钟就到时间了。”叶想同志的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着。她发现这种时间倒数安慰法果然有效,时间也仿佛过得快了些。
    四周感觉很安静。今天天气不错,偶有一丝寒风吹过,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如果没有教官们走来走去的喝斥声以及身旁那个胖胖的女生越来越粗的呼吸声,叶想甚至觉得自己可以睁着眼睛睡一觉。
    她把眼珠悄悄地转了一圈,发现自己四周站军姿的女生们都有着摇摇欲坠之势,要么脸色苍白如鬼,要么气喘如牛,就连一向骄傲的班花,那腿也好像上了弦一样地哆嗦着。叶想心里不禁感叹着现在的孩子真是娇生惯养,一代不如一代。不经意间她看到了不远处宿舍里探头探脑顺带喝茶聊天的带班老师们,心情立刻就灰暗了起来。
    为什么那些大叔大婶就可以在屋里取暖,自己这个所谓的助教却要和学生们一起站军姿?咱好歹也是读研到头、眼瞅就要毕业的人了,怎么会被划为需要再教育的大学新鲜人,和这些毛丫头一起受苦受累?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叶同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自觉地开始思绪飘荡……话说自己就读的那个某某某大学,教育水平与名声属于不上不下中不溜的那种,该学的东西只要你想学,还是能学到的,但是,想要偷懒也没人拦着你。
    叶想还算不错,除了大一的时候疯玩疯闹了一年,其余的岁月也算得上是个好学生,最后还弄了个本校保送研究生。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个结果,虽说自己的学习成绩不错,可是系里的能人还是不少的。可偏巧那年,能人们出国的出国,要不就是横下一条心,考不上清华北大就一头撞死在校门前,结果那仨瓜俩枣儿的名额居然落在了叶大小姐的头上。
    当时宿舍的姐妹们还笑着说:“你这家伙真是走狗屎运,要不是看你出身市井,品行也算端正,还真怀疑你是不是用什么特别的办法贿赂了系主任。”至于叶想,她兴奋得只想尖叫,哪里还在乎这些酸不溜丢的话,一路扶着自己五百度的近视眼镜,飞奔回家报喜信去了。
    叶想当初考这所大学的理由之一就是离家近,散个步的工夫就到了,可以名正言顺地赖在老爸老妈身边。“有的大学太远了,咱家又没车,难得的休息日都要浪费在路上,好多家在本地的学生不愿意回家就是因为这个,时间久了会伤感情呀,看我多孝顺!”
    可当时自己的老妈只哼了一声,“是啊,我倒是想咬牙买辆车开着去清华北大接你呢,你也得考得上啊。”一句话打击得叶想小朋友灰头土脸地复习去了。倒是叶爸爸比较开明,说只要有个大学上就行,以后的生活还长着,又不是靠着一张名校文凭就能吃一辈子,你没听说那个某某某也是某某某大学毕业的,现在还在干某某某工作呢……
    就这样,在自己老爸“某某某”理论的支持下,叶想考上了现在这所大学,借用电视剧里的一句话,大学的那四年还真是年少轻狂,幸福时光,直到读了研究生之后,就业等等严肃的问题才开始在叶想同学的脑子里转。
    眼看着同学们出国的出国、找路子的找路子,家里父母都是普通人的叶想,还真没有什么歪门邪道好想。论文也快搞定了,就等着找到一份实习工作,然后答辩领证了。她在想自己要不要再去学校的小店里把简历加印个一百份,虽说小广告都是骗人的,可为什么还是有人信?就是因为印得多!
    再说学校小店里印得便宜,一毛一张,生意火得很,尤其在期中期末考的时候,可就是得看学生证,要是外人就不是这个价钱了。趁现在证件还没失效,有便宜就得赶紧占。
    那个开店的胖女人眼睛贼得要命,拿过期的学生证你能糊弄图书馆的老师,可却糊弄不了她,听说原来夜大的学生证她都不认,比社会上那些单位还要歧视人家十倍。后来夜大学生闹到了学校去,说是区别待遇,大家都是缴学费的,凭啥歧视俺们,最后学校出面,她才认了。后来又听说,她是学校某老大的远远远房亲戚。
    叶想走到半路上,系主任突然冒了出来,一脸和气地说:“小叶你还没找到工作吧?现在工作很不好找啊,呵呵……不过我看你的一贯表现都是很不错的,我就欣赏你这样忠厚老实的学生,要是别人我还不给这个机会呢。要不要去给本科那边的老师帮帮忙呀,呵呵呵……虽然只是个临时工,但是履历上还是可以写上曾经助教过,这样也比较好听嘛,你说是不是?呵呵呵……”
    看着那张和蔼可亲的肥脸,叶想真是感激涕零,心里也暗自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天生就有狗屎运,关键时刻总有贵人相助。虽然说是临时的,那这就是个机会啊,说不定以后咋着呢……那回头要不要买个彩票试试?思想越来越往歪路上走的叶同学一蹦三跳地来到了本科楼,突然觉得四周乱糟糟的,人来人往,人声鼎沸,人五人六……不禁有些纳闷,期末考试不是都结束了吗,怎么还这么热闹?
    “叶想!”一个可以称之为尖叫的声音让叶想吓了一跳,眼前一花,本科时的班主任赵老师踩着一双细高跟儿蹿了过来,“主任果然把你找来了!”叶想一愣,果然?果然是什么意思?这话听着有点儿古怪……她心里正犯嘀咕,啪的一下,自己的手里多了一堆东西,然后就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赵老师鲜红的嘴皮子不停顿地在眼前上下翻飞着……
    醒过神来之后,人已经站在了教学楼外,叶想欲哭无泪地看着手里的迷彩服,什么狗屁助教,分明是他们很多老师不愿意放弃难得的寒假去受这个罪,就下了个套给她这样的“闲人”,那个肥老头系主任……
    “那个死胖子!”一声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诅咒突然从背后传来,叶想回头看看,发现还有几个和自己一样面色阴沉的同级同学,正捧着一样的东西在那边咬牙切齿。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叶想最后冲他们手里的东西扬了扬下巴,问了句:“你们也属于忠厚老实的?”那几个同学面面相觑后苦笑着说:“忠厚老实!”
    就这样,叶想和那几个同样忠厚老实的同学,乖乖地在过完春节黄金周之后就来学校集合了。她在家不知道已经诟病过多少次那个骗子系主任和学校新任的校委书记了,不过好在自己家在北京,还能过个踏实年。看着那些或是从外地飞速赶回来,或是一咬牙就没回家的学弟学妹们苦大仇深的脸色,叶想心里多少平衡了些。
    之前因为闹“非典”,好多该干的事儿都没干,譬如说新生军训。结果那个新来的校委书记听说之后,就坚持要补回来,说是现在学生太娇气,接受艰苦教育的机会本来就少,所以,春节年年有,军训就一回,补办!顺带一提,听说他是刚从某部队转业来的,又好像就是叶想他们要去军训的这支部队,只是好像……
    等集合完毕,一路折腾到了部队,刚进门时叶想就发觉这儿跟她大一那年去军训的部队一点儿都不一样。虽然还是列队鼓掌欢迎,但是这些军人给人的感觉,却只能用彪悍两字来形容,听说他们是什么野战部队的。回想上一次军训,那可真是军民一家亲啊,但那次好像是武警部队。
    叶想同学从来都分不清武警和军人的差别,只记得那时候站军姿也没有现在这么长,教官总是笑眯眯的,虽然纪律要求一点儿不差,但是让人觉得很开心,和和乐乐之间就学习了不少知识,虽然现在基本上已经忘光光了。另外,听说有几个女同学现在的男朋友或未婚夫也是穿那身马甲的,貌似他们也做过教官……
    “腿绷直,双手紧贴裤线!想什么呢!”一声低喝在叶想耳边响起,吓了她一哆嗦,刚才一直在云山雾罩地胡思乱想,根本没发觉有人走到了跟前。叶想赶紧挺了挺自己的身子,这才看清跟前矗立着的那个高大身影和……锅底般的脸色。
    孙国辉,孙老虎……叶想吓得脸色都有些白了。虽然来了没多少天,这个挂着两毛二的训练营营长的光辉事迹,已经被那些师弟师妹传得沸沸扬扬了。虽然不知道真假,可所有的学生在到达的第一天,都已经领教过他的威力了。
    而且叶想同学之所以会跟那些毛孩子一起在这里站军姿,跟他也脱不了干系。这头黑脸老虎好像从第一天就看她不顺眼,处处找茬儿,不论是练习三大步,还是饭前一支歌。
    那天刚到训练场,大家的行李还没整呢,就被那些刚才还在鼓掌欢迎的教官们拉出去给了一个下马威。本来如叶想之流只管打杂的,是可以在一旁和带队老师们共同享福的,可偏偏那天叶同学有些时气不顺,几个大喷嚏打出去,惹得正在和黑脸军官打哈哈的校委书记想不看她都不行。
    书记大人一扭头,就看见叶同学正吸溜着鼻涕,脚跺得山响,身上穿着巨厚的羽绒服,戴着巨厚的围脖、巨厚的手套,嘴里偏还嘀咕着:“什么鬼天气,这么冷。”她周围那几个炮灰战友也好不到哪儿去,又是嘘手,又是蹦跶的。那个黑脸军官嘲讽地看了他们一眼,就和书记玩笑似的低声说了句什么。
    当时叶想就觉得气氛多少有些不对头了,结果晚上的教师会主题就是《论教师的自身素养及体质关系》,结论就是没有好身体怎么能上好课!为什么有的人年纪轻轻的身体那么差,让部队的同志们笑话。同志们,你们说该怎么办?
    看着慷慨激昂抛出疑问就甩手而去的书记,所有的老师都瞬间黑了脸。“我们能怎么办,总不能让我们这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柔弱书生们去和那些年轻学生一起军训吧。他们火力壮无所谓,您就不怕回头我们这些优秀教师里面因为心脏病、类风湿突发等因素,出现非战斗性减员,耽误了教书育人的大事?”
    老师们七嘴八舌地炸了锅,叶想和那几个伪助教就在一旁龇牙乐、看笑话。老师嘛,通常都是嘴皮子利索,那个身体素质确实不咋地,这要是操练起来可就……炮灰们笑得都很猥琐。可结果证明老师里面还是有精明人的,想想白天发生的事,再这么前因后果地一联系,顿时目光都放在“助教们”的身上了。“本来嘛,要不是你们咳嗽喷嚏流鼻涕的,书记怎么就怒了?所以,书记说得对,你们确实应该加强锻炼,明天就作为我们教师的代表参加军训!反正你们也算是助教。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csmiaomiaocs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