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女心理医生》
作者:陈玉春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9


   本书反映的是现代人抑郁自杀的社会问题,小说以非常生活化的情节和故事向我们展示了几位职场女性的各自独立而又紧紧缠绕的婚恋沧桑和因生活事件而诱发抑郁症所带来的种种遭遇。
  心理医生奉安安因向往富贵和虚荣抛弃了初恋情人,很现实地嫁给了自己并不爱的官宦弟子王刚,一向有优越感的王刚并不爱安安,两个怀着各自目地的人为婚姻而凑合在一起,过着冷漠平淡而古怪的日子,王刚生活上斤斤计较、苛刻、挑剔,金钱上勾心斗角,这种变态无聊的生活方式让安安觉得压抑、紧张、窘迫和愤怒。


    女心理医生 第一章
    许多人走了,又有许多人留下来,留下来的人又开始说谈着往后的人生,并再次迎向那遥远的旅程,这段旅程会什么时候结束,或者有哪些事在等着我们,一切都是未知数,也许生活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艰难,但是只要往前走一步,总有一天会在这段旅程中找到另外一种幸福!——作者
    春夜的南国宝城,笼罩在一片如烟似梦的雨帘中。
    宝城剧院,宝城第十六届职工文化艺术节在欢快、热烈的气氛中拉开了序幕。剧院里座无虚席,观众们正凝神屏息地看着台上一位年约二十九岁、相貌秀丽、手抱吉他自弹自唱的女子,她叫奉安安,是宝城市宝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心理科的副主任医师、医学硕士。
    奉安安弹唱的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她那好听的女中音和着优美的弦音传达出一种诗意的爱、宁静与淡淡的忧伤,凉凉地、柔软地在剧院里回荡,她的神情淡定而又自然,毫无造作之感,仿佛进入忘我的世界,台下响起一阵阵如潮般的掌声和尖叫声。
    落幕后的奉安安有些兴奋地奔往后台,在堆放着衣物的化妆间里往涂着油彩的脸上抹凡士林。
    这时,奉安安的手机骤然响起,原来是好友陈菲尔打来的电话。三十三岁的菲尔担任宝城市宝城区区委书记一职,同时兼任区人大主任,成为宝城市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话筒那边传来菲尔焦急的声音:“安安,你演完没有,演完了赶紧到许晖这里来一趟,我现在在她这里,你快过来一下。”
    菲尔超乎寻常的紧张让安安觉得奇怪,平时不易接近的菲尔怎么对一个电视台的记者如此关心?安安来不及多想,忙问:“她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你过来就知道了,电话里说不清,快一点啊。”
    来不及把妆卸完,她就匆匆打的到了许晖家。
    二十五岁的许晖是宝城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跑腿记者,她在美景花园供了一套二房一厅的房子。三年前大学毕业,抱着改变自己生命轨迹的期望从南方的一个城市到这里来落脚。
    许晖毕业后在上海一家电视台工作。起初找工作时费了很多周折,也花钱找了关系,由于和上司的关系紧张,工作压力也大,常常睡不好,吃不好,胸闷,胃口也不好,怕光,人也变得懒怠,不修边幅……那时,许晖就患有抑郁症了,但是她自己不知道自己患了抑郁症,有几次去医院看病,由于医生对抑郁症缺乏应有的认知,误诊许晖是精神分裂症。许晖也因此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也不敢再去医院看病了,就这样一直拖了下来。
    安安下车后直奔美景花园,按响许晖家的门铃,菲尔忙迎上来,焦急地把安安拉到门外小声说:“你去看看许晖,不知她是不是得神经病了,把窗户都用毛毯蒙上,有床不睡,把床竖起,人就在地上铺上褥子被子睡,我来拿东西,就进来了。”
    安安诧异地说:“这样啊!我进去看看。”
    说完,两人来到许晖的房间,房间里有些凌乱,窗户用毛毯紧紧蒙着,墙壁上写着醒目的大字“龟居室”。许晖见她们俩进来,忙把身子侧到一边去,闭上眼睛。
    许晖对安安的到来表现得如此冷漠和不可思议的“怪异”,让安安心里一惊。她虽然经常接诊心理病人,但像许晖这种情况从没遇见过,她脑海里首先想到的是,许晖是否是精神分裂症?关门闭户,用毯子蒙窗,在室内贴上“龟居室”三个字,有舒服的床不睡,偏偏要睡地板,这不是行为怪异、思想荒谬吗?
    菲尔悄悄对安安说:“你仔细给她诊断一下,看看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得了神经病,要不要送她去医院,我还有很多事,秘书打了好多次电话过来,我马上就要走了,辛苦你帮我照看一下,情况如何,你回头给我一个电话。”说完,就拔脚匆匆离去。
    安安忙蹲下关切地看着神情有些倦怠憔悴的许晖说:“怎么,不舒服呀!”
    许晖说:“没有,只是觉得很疲倦,不想动。”
    安安又说:“吃了饭没有?”
    许晖忙坐起来,表情忧郁地说:“不想吃,没胃口,不觉得饿,心情也不好,胸口感到有东西压着一样。”
    “这种状况多长时间了。”安安说。
    “好多年了,好像每月都有十来天左右,总是心情不好,之后心情又好了,又和平常一样了。”
    安安试探地问:“你怎么把窗户也关上了,还用毯子盖上呀?”
    许晖说:“窗外光线强,刺激眼睛,我对光线特敏感,所以关上窗户,用毛毯盖上窗户,使屋内光线暗些,眼睛好受些。”
    安安又说:“怎么有床不睡,睡在地上呢?这样睡不舒服呀。”
    许晖说:“我小时候经常把被褥铺在地上睡,很舒服,这样睡好像又重新找到了童年时候的那种感觉。”
    安安又追问道:“你以前也都是这样睡吗?”
    许晖说:“不是,心情好些就上床睡了。”
    这时,许晖的心情似乎开始好起来,她定定地看了看安安,笑着说:“你干吗呀,怪怪的,别把我当神经病啊!”
    安安又疑惑地问:“睡在地上怎么能够使你的心情好些呢?床上睡不比地上舒服吗?”
    许晖说:“这还不明白,睡在地上,我能找到童年睡地上的那种感觉,这样真的心情会好一些。”
    安安又仔细询问:“你为何在墙壁上贴上‘龟居室’,什么意思呀?”
    许晖边穿衣服边站了起来,说道:“龟居室是一种比喻呀,比喻自己要像乌龟那样龟缩在家中。”
    “在家中干吗呀?”安安说。
    “想怎么自杀啊,看看用哪种方法自杀又快又没有痛苦,说真的,我有时觉得好累,累得都不想活,人活着,其实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不想上班,我看到台里那些人都怕,真的。”
    说完,她又对安安说:“你先去客厅坐,我去洗手间。”
    安安急忙跟在许晖后面,许晖笑着说:“干吗跟着我呀,我不会自杀的!”
    安安来到客厅坐下,一会儿,许晖走进客厅,安安试探地说:“你经常有这种自杀的想法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逃城》
    《真相不白》
    《京城一哥》
    《卫嘴子》
    《村干部》
    《老板娘》
    《欲望之门》
    《桃花鱼》
    《怎样才算情深》
    《薄荷的诱惑》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