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文苑书社 >> 文学欣赏 >> 长篇小说 >> 正文  
        ★★★★ 【字体:
《婚内婚外》
作者:瑛子    出版社或文章来源:昆仑出版社出版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12


   放弃爱情,选择了财富的年轻貌美的女子程雪逸,在她拥有了平常人所难以企及的财富之后,却发现心灵的空虚与苍白,对于爱情的渴望使她重新走向抛弃了的男友韩若定,而这个时候的韩若定正在享受着与妻子莫荔幸福而温馨的婚姻生活。
  面对他人的幸福,程雪逸几近疯狂,韩若定与莫荔的婚姻也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在一系列紧张激烈的矛盾冲突中,程雪逸、韩若定、莫荔等人物的性格栩栩如生地呈现出来,宛如就在我们的面前。面对他们跌宕起伏的命运,我们也禁不住对自己心灵的拷问:在爱情与财富之间,我们应该选择什么呢?

    婚内婚外 第一章

    ——如果说我不爱你,这不真实。如果说只爱你,也不真实。
    ——很想告诉你,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就在你身边……
    1
    深圳,一个平常的日子。
    一个美丽的女人,心情却无法平常。
    从医院出来,程雪逸来到海边,关了手机,坐在礁石上凝神静思。
    卷着淡淡海腥味的微风像一只柔软小手,轻轻抚着她如雪的肌肤,撩着她白色的裙裾。波动的海面在春日明媚阳光下闪耀着钻石样的光芒,而在程雪逸眼里,即便真的钻石,此刻也失去了它的吸引和美丽。
    看上去,美丽的女人在享受浪漫,品味孤独。看上去,面容平静眼神却流露着丝丝悲凉的女人,更像哪根神经出了问题。或者神经活动量太少,才对着大海发呆?
    第N次去医院了。
    有一阵总觉得头痛,胸闷,去检查,医生说神经衰弱,开了些调节神经的药。很奇怪,那天从医院走出来,头不痛了,心情也好起来。过了一阵,吃饭时忽然感到恶心,又去抽血,化验肝功,结果一切正常。再过一阵,偶然看到一个腰椎肩盘病人痛苦地走路,她竟也觉得腰部不适、双腿沉重。又去医院,索性做了全身检查,X光、胃镜、心电图、核磁共振,结果仍是一切正常。她既喜又忧,喜的是一切检查显示她是健康的,忧的是为什么常常浑身上下不舒服。
    这样就到了一个月前。那些日子又觉头痛,莫名地晕眩,失眠,无精打采……怕是真的病了。迟宗志说,动不动往医院跑,疑神疑鬼怀疑得了绝症,你是不是还觉得活着不如死了好?她恼怒地说,你就盼着我死,我死了你们全家就可以过舒心日子了?迟宗志哼了一声说,这次你一定看神经科,神经病就这特征……她砰地关了卧室门,懒得跟他吵。
    她又悄悄去了医院,又一次从放射科拿了检查报告。这次报告与往不同。医生十分郑重,充满关切地问她,家属来了吗?她忍着即将奔涌的眼泪说,您直接说吧,我挺得住。
    报告显示大脑里长了异物。医生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和惋惜。毕竟,她还年轻,尚且美丽,这样的事实无论对谁都太过残忍。虽然对此恶果她早有所预感,但仍如晴天劈雳,眼前漆黑,大脑一下子断了电。她不愿相信噩运就这样降临,但这张来自权威医院注明“脑膜占位性病变”的报告结果,不容置疑地将她推入了深渊,也让她终于找到了长期头晕胸闷的根源。
    尽管医生说,目前还不能最后确定,最终确诊需要手术进行切片病理报告。但程雪逸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冷静下来她的大脑里只剩一个可怕的问题:脑袋里长了东西,人还能活吗?还能活多久?
    按说,她应该把这足以令人崩溃的事实告知迟宗志。从法律角度讲,他是她的丈夫,从家庭结构讲,他是她的亲人。帮她解除痛苦,替她分担突如其来的忧虑和恐惧,这不仅仅是人之常情,更是法律赋予他的责任和义务。记得那天晚上,当伤心欲绝、辗转反侧的她终于等回了晚归的他,当她正准备把这骤然而来的灾难告诉他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接了。他从容地走到阳台上,用安慰的语气小声地对手机里的人说话。话的内容程雪逸没能听得清楚,但他的语气深深刺激并刺痛了她。她已无心琢磨藏在他手机里的那个女人,她被悲伤和冲动支使着,从床上跳起来,冲到阳台上,要从窗口跳下去。他飞身把她拖回卧室,责骂她太不懂事。她悲愤地指责他卑鄙、无耻、不忠、虚伪、欺骗她的感情、背叛家庭利益。他反手给了她一个耳光,低吼着说他早就受够了她,不愿过就滚,财产她可以随便叫价。他说,他最大弱点就是心太软,像她这种冷血动物,性冷淡,换了别的男人早就扫地出门了,等不到今天。他还说,她根本不是正常的女人,动不动冲阳台跳楼,跟这种女人继续生活至少折寿二十年。
    已经熟睡的儿子迟星宅被惊醒了。他还只有五岁,尽管父母的不和早已像幼儿园晃晃悠悠的秋千架那样司空见惯,但如此恶吵还比较罕见。星宅光着脚,满面惊恐地躲在门缝里,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程雪逸悄悄收起CT报告。她的心寒到极点,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再找回一丝温度。既然两颗心已经离得那么远了,还有必要告诉他吗?换得同情?怜悯?他都说了,她可以随便叫价。他一个精明绝顶的商人,居然都喊出了这样的话,可见他对她、对这个家已不耐烦到了何种程度。他急于摆脱,他迫不及待。她为什么不成全他?她已经如此没指望了,为什么还要让他像她这样没指望?惩罚谁吗?日子过到这般田地,再去追究谁的责任或惩罚谁,还有什么意义。
    程雪逸和迟宗志平静地离了婚。的确,她很平静,平静得有些不太正常。就像得知生命不可救药地走向倒计时的噩耗时,她没有崩溃,更没有像别的罹患绝症的人那样呼天抢地、悲痛欲绝和天塌地陷。也许只有她自己清楚,内心里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接受现实的艰难过程,这个过程已让她身心交瘁,筋疲力尽,也让她失去坚守婚姻的兴趣和耐心。是的,她并不怕失去婚姻,因为有钱。钱不是万能,但至少可以使她不必再违心地生活。
    相反,不平静的是迟宗志。他拿着离婚证书,坐在门外的台阶上,神情沮丧。迟星宅紧张地望着爸爸,伸出小手给爸爸抹泪。迟宗志一把搂住儿子,良久,又轻轻推开。他说,去吧,跟妈妈走吧,以后要听妈妈的话,想爸爸了打打电话,爸爸二十四小时开着手机。迟星宅哇地哭了,爸爸不要我了?迟宗志长叹一声,儿子,咱爷俩的缘分大概只能到这儿了……
    迟宗志与养子星宅的缘分的确到尽头了。他无力挽留什么,也无心挽留,也许这才是最好的解脱。程雪逸拎着箱子,扯起儿子的小手,任凭儿子的哭声切割着她的神经,钝锯着她的骨头,硬着心肠把他塞进汽车,拉走了。身后传来迟宗志捶胸跺足的声音:上辈子我没掘人家的祖坟吧?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啊,这不是脑膜炎吧?
    瞧,他都怀疑脑子有病了,她还忍心把自己的病说出来去摧残他做人的良心吗?当然,她相信他不会幸灾乐祸,更不会落井下石,但如果他因为责任而维持下去,以后的日子里,他又以施舍的眼神注视着她一点一点把生命消耗到尽头,对她又有什么意思。她也相信他的同情不会很虚伪,但那毕竟不是她想要的。看得出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要不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提示:本站部分内容由网友推荐或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进行相应处理。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非常错爱》
    《三十不嫁》
    《幸福阶梯》
    《婚后无战事》
    《军校里的那些花儿》
    《牛胆神偷》
    《不曾放纵的青春》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别动我的男人》
    《紫藤萝》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文苑书社
    Copyright © 2007 - 2009 wyss.net.cn.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 京ICP备07026533号